— 千樱寄 —

【idolish7/97】天陆生贺·秘密

  食用提醒:亲情爱情看人理解,刀不刀看人角度。


  生贺,四千五字,祝食用愉快!


  00

  

  我的世界里,永远有你的二分之一。

  

  01

  

  小时候,陆对于童年的印象多数是家人和病痛,无法接触到外面的世界让他对天的依赖程度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我拥有的东西你都有,我了解的东西你也知道,偏好的口味,青睐的事物,憧憬的偶像,无论什么对方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即使是大家一同聊天,两人也会时不时地蹦出同一句话,话语刚落,两人望向对方眨眨眼睛,像是同时拥有一个小秘密一样地笑了。

  

  这种关系无人能插足。

  

  但是年岁渐长,陆认识到还是有差异的。

  

  有一次,一个同龄的女孩子来家里找天,因为难得有人来家里,陆躲在楼梯转角处好奇地观察,这是他不认识的面孔。天和那孩子站在玄关处讲了几句话,接着回房间拿东西给她,恰好被天发现陆不穿外套就跑出来,拧着眉故作生气,陆吐吐舌头,赶在天开口先道歉一路小跑回房间。

  

  他在踏上楼梯的时候隐约听到了那女孩的呵呵的笑声,“这就是天君的弟弟么?好可惜没能在学校认识他。”

  

  天的回答陆没有听到,他踩楼梯的步伐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走。

  

  是啊,他们的差异是:陸的世界是不完整的,缺了学校的那一块碎片。

  

  即使天にい每天都在和他讲述学校发生的事情,那也只是弥补了他对学校认知的空白,他并没有机会参与其中。

  

  在回到房间之后,陆先是乖乖地捞过一件暖黄色针织开衫披好,然后随手拿一本书,挪到窗台处,借着窗帘和书本的掩饰偷瞄楼下的情况,天将那女孩子送到门口,打算最后寒暄几句作为话题的结束。那个女孩在意识到两人即将分别,一直强装淡定的她还是慌了,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单纯为了借笔记。陆看到女孩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最后深呼吸一口气,红着脸,往后退一步,深鞠躬递出一早就准备好的粉红色信笺。

  

  灼烈的夕阳烧起大片的天空,漫天漫地的暖红为这个场景增添了浪漫旖旎的氛围,清风吹拂,衣袂纷飞,所有的声响都在此刻归于静谧,青涩时光的动人之处,也不过是如此罢。

  

  这个场景陆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天似乎愣住了,这种情况他并不是没有遇过,但是跑到家里递情书的这是第一个。

  

  陆拿着书的手也收紧了几分力气,看着女孩颤抖的指尖捏住的信封,自己却有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像是被人闷头敲了一锤。

  

  天にい会接受么……陆觉得偷看他们的自己像做错事了一样。

  

  天看着那个脊背都在颤抖的女孩,轻声叹了口气,双手接过了信笺。

  

  在天接过情书的时候女孩子猛然抬头,清澈明亮的眼睛中包含着最真切的爱慕之情。被黄昏晕染的眼眸是最美的橙红色。

  

  天看到了美丽的橙红色。

  

  陆瞪大了眼睛,唯恐错过最重要的回答。

  

  天开口了,陆只看懂了天的第一句话的口型。

  

  对不起。

  

  躲在窗帘后的陆突然松了口气。

  

  陆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天にい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自己的哥哥如此优秀,有人喜欢那不是很正常的么?可是天にい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他从没想过两人会分开,他也不想放手……陆的心被提了起来,自己这种心理简直太……天尼知道了会不会讨厌这样的弟弟么?

  

  会不会……离开我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陆开始害怕,他的世界太小太小,满心满眼都是天,只有天知晓他所有的心绪秘密,是父母也不能比的亲密。

  

  在陆煎熬辗转、心思杂乱如麻的时候,天已经和那个女孩子讲清楚,送回家了。尽管女孩的眼眶内滚着泪珠,双手揪着裙裾,单薄的身影看上去分外惹人怜。天还是对她说:谢谢你的喜欢。

  

  但无法接受你的爱慕。

  

  他在敲门进房间之后居然难得地看到陆在皱着眉,还以为他身体着凉了,走过去拢紧陆披在肩上的针织衫,问:“怎么不好好穿衣服呢?”

  

  “啊……天、天にい,我这就穿好!”陆被吓到了,自己想得太深居然没听到天尼进来,扯下外套好好穿上,天这才满意。

  

  “呃,爸爸妈妈还没回家,今天是轮到我做饭了么?”陆尝试以家常作为话题的开始。

  

  “是哦,待会我也去帮你做吧。”

  

  一般来说,家里来了客人,陆总会缠着他问是谁,想由此拓宽一点点自己认识的小世界,而今天,陆什么也没有说,甚至在躲避他的眼神。这细微的情绪波动并没能骗过心细如发的天,天很快就反应过来原因出在哪里。

  

  于是他拉着陆的手坐在床边,主动提起:“今天来借笔记的是班上的同学,老师托我照顾一下她的学习。”

  

  诶——?!天にい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陆惊奇地盯着天的眼睛看,这样可爱的反应让天忍俊不禁。

  

  “陆想太多了哟。”天勾唇,坏心眼地捏了一下陆软嫩滑手的脸颊,嗯,手感极佳。

  

  “我不会喜欢别人的。有陆就足够了。”

  

  陆的呆毛一下子耷拉了下来,抱着书挡住自己的脸,闷闷地说:“对不起我偷看了。”

  

  “嗯,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天眼带笑意,故作板脸。

  

  陆捏着书的手不自然地曲起来,书本背后的脸比之前更失落了。

  

  最重要的秘密,还没有坦白。

  

  02

  

  陆没想过,自己的胡思乱想有一天会成真。

  

  即使有了约定,原来也是会毁约的么?

  

  天离开之后,陆被父母带回家,接着就是整整在房间躲了一天没有出门,任谁敲门也不理。陆蜷缩在他们一起躺过的小床上,搂着天送给他的玩偶熊,陆不会大声哭,只是捂着嘴啜泣,偶尔的抽噎声也让他惊慌,怕让父母担心,如此反复,最后哭累了陷入沉睡。

  

  他一直在期待醒来之后就能看到躺在他身边的天尼,每一次他躲着哭,身为双生子的天似乎都能感应他的情绪,然后悄悄从他房间来到陆的房间,轻手轻脚地爬上床,搂住哭泣的陆。

  

  每一次天都会说:快睡吧,睡醒我有礼物给陆哦。

  

  泪水洇湿的枕头会被天贴心地换成新的,而他则充当玩偶熊的陪伴,轻声抚慰着陆。

  

  没有了,天にい已经不会偷偷来陪自己入睡了。

  

  他的房间内并没有很多毛绒类的东西,不大的房间内安置了一个棕红色衣柜,紧贴着另一面墙的是一个大书柜和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书桌上都是陆自学的课本。他的床头放着零零碎碎的几样小玩意儿和一本绘本,都是天送给他的礼物。这个房间充满了天的痕迹。

  

  原本温馨舒适的房间此刻却让陆感到如此阴冷,错以为回到了无人陪伴的病房深夜。

  

  是自己的错,让天にい离开了。

  

  黑暗中传来了无意识的呢喃:“呜,天にい……”

  

  即使你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天にい也好,……不要丢下我。

  

  再如何挣扎难眠,哭了许久的陆浑浑噩噩地睡着了,尽管周身冰冷,尽管无法挽回自己最爱的天にい。

  

  第二天,父母就早早来到了陆的身边,陆看到母亲的眼睛略微红肿,父亲的眼底带着一抹青黑,很显然,昨晚一家人都没有好眠。陆心疼地看着父母,父母为了他的身体折腾了多年,天にい更是因此离家。

  

  母亲搂住陆,努力地挤出微笑:这不是陆的责任,这是天的想法。

  

  无论是交易,还是深造。

  

  那时候的陆还不能接受这个答案,即使同意接受更好的治疗,依然不能释怀。

  

  直到他身体逐渐恢复,能和同龄人一样上高中的时候,放学和同学结伴回家,经过商业区,不期然一抬头,撞入眼帘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庞。

  

  巨幅海报上的是三个帅气的青年,不,准确的来说是两个青年一个少年,站在C位的少年面容俊秀,嘴上适当的弧度任谁也不会反感,伸出的手纤长匀称,明明是一身帅气的黑色制服,他却穿出了令人心往的圣洁感。

  

  海报上用苍劲霸道的字体上书几字:TRIGGER,席卷今夏。你,心动了么?

  

  03

  

  两人有互送生日礼物的习惯。

  

  喜好相近的两人在送礼物这一方面格外心有灵犀。同一对杯子一人买了一个,同一款T恤一人买了一款,同一张CD在送出手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陆在天离开之后,从天送给陆的一堆生日礼物中找到了一个精美的玻璃罐。软木塞处绑着红色的丝带,系成蝴蝶结的样式,瓶子内装着满满的千纸鹤。

  

  七彩缤纷,花色各异。是天亲手一只只折好放进玻璃罐,一只千纸鹤代表一个愿望,希望陆的身体健康、希望陆每天开心、希望陆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个一个都是天心尖的渴求。

  

  他许的最多的愿望是:愿陆无病痛缠扰,百岁无忧。

  

  陆并不知道这个罐子是在哪里买的,于是抱着一罐子千纸鹤,跑遍了所有天可能去的店,小到他们逛过的跳蚤市场,大到离家颇远的大型商场,陆一间间店去问,锲而不舍地寻找这个罐子的下落。

  

  如果我们真的心意相通,那么我一定会找到它在哪里。

  

  04

  

  从商业区的那一眼之后,陆再也没有表露出自己反对天にい所谓的借口,因为海报上天にい的眼神,正是他看过无数次的眼神。

  

  因为家庭原因,他们从小就接触音乐,两人都表现出在音乐方面的才能,天聪慧伶俐,学什么都很快上手,陆的声线纯净无暇,令人沉醉。他们自会说话开始就喜欢听歌唱歌,呀呀儿语,哼着跑调的童谣旋律;再长大些,两人会躲在房间排练曲目,煞有其事地围着用野餐布充当的披风,拿着儿童玩具的话筒,天马行空地畅想两人一起站在大舞台唱歌的那一天。

  

  然而,陆的身体让他逐渐埋下这个最初的愿望,但天并没有。

  

  陆变成了TRIGGER的头号粉丝,把自己几年攒下的零花钱压岁钱全都用来买TRIGGER的周边,其中尤其是天的周边每出必买,小到挂坠大到抱枕,只要是天的,陆都乐此不彼地收集,一点点一滴滴,陆的房间以另一种方式重新被天的痕迹占据。

  

  尽管陆的身体大好,但是定期的检查、服药还是无法逃避,医生也叮嘱过他不能往人多杂乱空气混浊的地方跑,这句话直接浇灭了他想偷偷去看天的演出的小心愿。

  

  不能在现场看到天にい,不能亲耳听到天にい唱歌,这个事实让陆很沮丧。

  

  新的转机出现在陆的面前。

  

  在TRIGGER发布新曲之后,陆在反复听反复琢磨之后,已经将这首歌牢牢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有一天哼着歌去帮母亲采购食材,经过家里附近的小公园,小公园内只有简单的游乐设施,多年磨损也快被废弃。

  

  但这地方也曾经见证过两个小孩子的小小演唱会。

  

  看着锈迹斑斑,铁皮剥落的秋千,陆怀念地走过去,一点也不嫌脏地坐下了,将食材放在自己脚边,手扶着猩红发黑的铁索,轻轻一蹬脚,秋千就发出了呀咿呀咿的声响。

  

  都过去好久了呀。

  

  陆不由得轻声哼起了歌,先是小时候和天にい合唱过的小星星,最开始学会的儿歌就是这一首,藉由这一首歌才展开了他们的故事,本来哼歌的陆越唱越开心,他对于唱歌的喜爱并不比天少,但目前来说,他仅仅是喜欢唱歌,而天早早定下了自己的目标,为喜欢自己的粉丝而唱。

  

  陆又想起几年前来家里表白的女孩,现在想来,当时天にい的下一句回答应该是:我无法接受别人的爱慕。

  

  他是活在粉丝心中的人。

  

  这就是九条天,当之无愧的完美偶像。

  

  一边想,陆已经不经意地将TRIGGER的新歌唱出了口,本来帅气勾人的歌因陆苦涩、略带感伤的心境,演绎出了另一种感觉,这恰好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

  

  一个温文尔雅,抱着一只奇怪白毛兔子的男人出现在陆的面前。

  

  陆疑惑地抬头。

  

  他微笑说:“你好,请问有兴趣参加偶像选拔么?”

  

  05

  

  多年后的第一次再会,是出乎意料的地点和时间。

  

  陆在看到天的第一眼是呆滞。

  

  他为了追逐天,了解天的追求,奋不顾身地踏入演艺圈,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见到天にい。

  

  陆呆了好几秒,在灯光下的脸尤为苍白。身边的人发现他的情绪不太对劲,还没问出口,陆已经带着哭腔说出了那些违心的话。

  

  绝对不原谅你。

  

  他心如刀割。

  

  当年推开天にい的手已经是追悔莫及,现在见面的第一眼依旧如此。

  

  他清楚知道天にい说的话只是担心他的身体,但是他无法忍受在认清自己的梦想之后还要因病痛再次放弃。

  

  想追逐他的身影,想要与他同行。

  

  想要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

  

  无论是为了喜欢自己的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很任性的做法,但是是他的真实愿望。

  

  想要告诉他,自己找了好久好久,终于找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玻璃罐,自此之后,每一年的生日他依然会为天准备一份生日礼物,除此之外,他会另外折一只千纸鹤放进玻璃罐中。

  

  一只千纸鹤,代表一个愿望。

  

  我私心的愿望,祈求能够实现。

  

  从那一个冬夜之后,他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是同一个:

  

  希望天にい回到他的身边。

  

  然后告诉他很久很久以前,他没有坦白的秘密: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你。

  

  END


评论(5)
热度(119)

2017-08-17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