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如我疯狂

  末世丧尸梗,开学最后一篇,可能也是今年最后一篇,咸鱼一条,不值得大家关注,谢谢各位喜欢……


  六千八字  祝食用愉快!


  

  违逆自然,是为罪;抗逆死亡,是为罚;妄想算天改命,唯有绝望。


  公元2X20年8月11日深夜,日本某研究所“出逃”了一个实验体。其人外形与常人无异,多年接受人体改造智商出众,在他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了层层检查,登上了去德里的航班。


  没有人知道他身上携带着不定时炸弹,所以在航班落地,打开舱门的一瞬间——


  末世降临。


  史书这样记载:公元2X20年,是为人类史划时代的一年,同时也是末世纪元第一年。在日本飞往印度的航班上爆发了著名的“甘地航线丧尸事件”。事件引火线是非法人体研究,病毒携带者在潜伏期通过安检,且在落地前病发,失去理智攻击旅客,病毒传播途径是血液,故被病毒携带者攻击受伤的旅客会在短时间内转化为病毒者。


  病发症状是皮肤青紫双眼充血,指甲尖锐,行动较常人缓慢但富有攻击力,无知觉痛觉,通过特殊方式锁定普通人类进行袭击。


  由于无法解读病毒成分,人们通常称其为丧尸病毒。


  丧尸事件由机场候机人员上传到网络,引爆全世界的惊慌。更可怕的是,从那一天起,各大陆接连发现了不同的病毒携带者,世界震惊,在追查之下,发现这是由一个秘密科学家组织共同完成的病毒,在被发现的第一时间他们已经销毁资料自杀身亡。跨国家、跨大陆、跨人种,这个丧心病狂的实验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展开了,为时已经过了三个月。


  早已是人间炼狱。


  在人流量极大的国际机场爆发丧尸病毒,使得丧尸群数以百计地增长,其他病毒携带体在各大城市爆发惨状更为恐怖。交通瘫痪、电路被毁、物价飞涨、货币体系崩溃……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降到了冰点,正常社会秩序在这时候崩塌离析,强权和实力至上,人性的黑暗丑陋面被发挥得淋漓尽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弱者为了捉住活下去的一线蛛丝,出卖肉体、抛弃自尊依附于强者的事例比比皆是。


  末世第一年,率先兴起的势力是各国掌控军队实权的人,令行禁止、忠心耿耿的军队是扩张实力的最佳保证,有了权就有地位,有了钱就能招兵买马,调度物资,开始组建人类的防御堡垒,丧尸病毒像阴影一样笼罩全球,乱世出英雄,在经历了极度恐慌的最初三个月,人们已经开始着手反击。


  丧尸围城,铁血清剿,国家核心科研人员被大势力保护在堡垒中,专门研究对抗丧尸的武器和抗体,丧尸没有痛感,无论子弹射击身体多少次都无法杀死他们,只用直接割掉或破坏大脑才能让丧尸停止动作。热兵器在末世变得无用,冷兵器再度占据上风。


  真正的弱者早已在末世初期就被丧尸转化为同伙,世界人口基数一下子变小,在反击时期存活的人类多是身体强健、心智坚韧的年轻人。


  在经历了末世之后,老旧的观念被摈弃,只有强大才是唯一的依靠。


  在末世中活下来的人,根本不相信爱。


  末世两百年。


  有人说,既然日本是病毒的起源地之一,为何不组成搜查部队去研究所获得当年的研究资料呢?事实上,末世第八年,在基本稳定人民生活安全之后,各国第一时间取得联系,放下国别和成见共同合作,前往日本京都。没有预料到的是,在研究所附近出现了成批成批的变异丧尸,高敏捷高伤害,游荡在研究所附近,只要别人踏入研究所范围百里,立即被丧尸袭击。


  这个意料之外的变数立刻被领队重视起来,牺牲了一个队的精英杀死了一只变异丧尸,带回基地研究。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对比,科学家拿出了令人震惊的报告:在研究所出现的丧尸与在世界肆虐的丧尸病毒不同!


  研究所出现的丧尸有着极高的攻击力,却没有普通丧尸的传染病毒的能力!它们不会主动攻击别人,就像是研究所的护卫,在保护着研究所里面的东西。这个猜想一提出来,再度掀起波澜,更重要的是,有人指出这个研究所主攻的研究方向是新型能源和人类基因,新型能源这个词刺激了高层,末世中最稀缺的就是物资和能源,有了能源就想当于有了改变世界格局的筹码。


  但是没有任何势力能与成千上万的变异丧尸军队正面交锋,各方势力只得暂时按下计划。随着人类尖兵战斗力逐渐增强,武器研究越来越先进,在两百年间前前后后进行了十次清剿行动,终于在两百年后将所有变异丧尸全部解决掉。


  一队人出现在灰白门扉的前面。


  他们就是自此前来夺取资料和能源的各方势力代表。两百年前固若金汤的合金门在新型武器下不堪一击,爆破后在几秒内轰然倒地,引起尘土飞扬,浓重的灰尘久驱不散,黑黢黢的走廊就像妖怪的洞穴一样诡异。


  等到尘埃落定,负责开路的人小心翼翼地踏进一步,为了突破丧尸防线他们就花了两百年,现在出现什么等级的丧尸都不奇怪。小心翼翼地走了一百米、两百米、五百米……走到研究所地下一层的时候他们甚至在想这个地方真的是研究所的真正地址?


  但是当他们走过一间间的研究室之后又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那些一个个培养槽可不就是铁证么?


  根据前人留下来的图纸,研究所的核心在地下二层的最深处,是一个名为百夜米迦尔的科学家的研究室。


  资料显示他沉迷于大脑意识封存以及人体复活研究。队伍中间的一个栗发少年在回忆出发前看到的资料,搜查队当然不只是有武者,科学家和学者也在这个队伍当中。他是这次领队科学家的助手,负责收集整理资料。


  他从浪漫派学者的口中得知,这个疯狂科学家是个恋尸癖。


  没有任何阻碍的,在近乎诡异的顺利下,他们抵达了地下二层的研究室。


  在警惕又警惕地用切割机器打开大门,神秘的实验室终于重见天日,他们一看……黝黑一片,两眼一抹瞎,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电早断了。小队有人打开探照灯,四处照射,发现这是一间无比宽敞的实验室,电子屏幕镶嵌了满墙,书本和资料随意地堆了一地。有人踏出一步,似乎踩到什么发出了声响,他立刻打开小手电一照,才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张写满计算公式的草稿纸。纸张被封存在这里太久,一下子接触新鲜空气变得脆弱无比,本就发黄变脆的纸张在践踏之下竟然碎成片状。


  “啊——”有人爆发出了惨叫声。小队的武者紧张地望过去,以为是隐藏的丧尸。没想到一看是一个头发花白的瘦小男人在痛哭,指着他们粗手粗脚的动作谴责道:“你们给我小心一点啊,资料少一点就没了啊!”


  栗发少年呵呵一笑,领队是个典型的疯子科学家,他对于丧尸和危险根本不在意,就算身体孱弱也要挣扎着前来。领队看到满屋子的资料先是心痛,然后跑到资料那边开始尖叫,兴奋得忘乎所以,看他痴迷的样子,下一秒说出要在这里开展研究少年也不会大惊小怪。


  而年纪较小的助手对这件研究室的布局更感兴趣,小队的人已经重新安装了灯光,所以现在研究室一览无遗,除了满墙的电子屏幕,他还发现在各种机器旁边放了一个巨大的培养槽,不过和断电的研究室一样,这个培养槽早就干涸没有任何液体了。发现这个培养槽之后,栗发少年疑惑地摸着下巴,一般会有人把培养丧尸的东西放在自己研究室内吗?


  在研究科技武器之余,他的兴趣是研究人类的历史,尤其是末世爆发前的重大历史事件。所以才会对这个疯狂科学家的事迹很有兴趣,加上又精通日语,所以才能进入这个搜查小队。


  栗发少年围着培养槽走了一圈,发现有一本不起眼的黑子本子落在了培养槽边上。


  他看到黑子本子之后立即戴上硅胶手套蹲了下来,将那本本子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他心头一跳,莫名有种预感……或许他会接触到真正的历史。


  入手之后,栗发少年先是认真查看了黑色皮质的封面,无字样很普通,然后才轻轻地翻开来——


  【2X20年1月2日】


  今天,我要怎么定义今天呢……看到小优倒地的那一瞬间我可能是疯了吧,这让我想起了在研究室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也是满身伤痕,那时候的小优就像豹子一样对所有人都有敌意,身为一个新人的我却深深地记住了那双不认命的眼睛,很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一双眼睛。


  后来我费尽心思从其他项目小组中把你抢了过来,你当时第一反应是要甩掉我的手,还说不许碰你。好不容易将你的伤口处理干净,看到你累到睡过去的时候,我的心揪成一团,满脑子只有实验数据的我心中从此多了一个你。


  用了快一年的世界我们才走上正轨,以为你在他们心中早就可有可无。我却低估了人类的劣根性,极佳的实验体被新秀抢走,那些人怎么会善罢甘休呢?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离开研究所一天,那些人居然敢对你下狠手!


  小优,小优……抱歉我回来迟了,地板一定很冷吧,我抱着你就不会冷了。


  你放心,那些害你的人一个也别想逃。


  这是一本日记本,栗发少年下定义,而且还是百夜米迦尔的日记。本子很厚,即使不翻,通过纸张卷翘的程度也知道写得满满的。字体苍劲有力,很好看,栗发少年在心中称赞一句,继续看。


  【2X20年1月3日】


  今天申请到了独立的实验室和专项资金,毕竟那些人类对于长生和人体复活可是无比痴迷啊,那几个动手的人已经被扔到另一个人体实验项目中了,听说项目负责人是个疯子,最喜欢折磨实验体,听起来会让他们很愉快吧。


  小优今天被我全身上下都洗干净了,伤口也涂了药。如果不想被调戏的话要赶紧起来哦。


  如果能杀了他们多好……


  【2X20年1月4日】


  抱着小优在冰库睡了两天,以后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这样睡对身体不好。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亲手将小优放进培养槽,小优最讨厌被束缚了吧?我真是个不合格的男友啊。


  这个项目加入了其他人,不过没关系,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类。


  栗发少年一页一页地往后翻,他在一天天的琐碎记事中发现这个百夜米迦尔对“小优”的执念是何等的可怕,为了救活他,百夜米迦尔接受了秘密的实验,获得了专属的研究所和专项资金,他主攻头脑科学和人体复苏,其他助手则有分配其他的实验……每一天都是百夜米迦尔对“小优”说的话,细细读来不禁悚然。


  【2X20年3月15日】


  小优,今天的天气很暖和,研究所外的樱花开了,有樱花瓣飘进来,我捡到一朵夹在书里,你醒来后就给你看。


  上面让我交出新型能源的研究报告,我直接扔给助手了。说起来要不是一进研究所就取得了这个成果,我也不可能这么快成立新的项目。


  说一件扫兴的事,同在这个研究所的一个女人,妄想借着自己的身份爬上我的床,简直想死,小优你会不会吃醋?我很想念你生气的样子……


  【2X20年3月25日】


  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通过关系又回到这个研究所,还专程调来我这个项目,有时候真是烦恼人类社会的秩序,不然就不会造成这么多事情发生了。


  小优,我还是很痛恨自己实力不足以保护你。


  【2X20年4月9日】


  小优,今天有人来试探我的口风,稍微有些烦人。真是可笑,恐怕是他们的人体实验到了瓶颈部分,我又在钻研人体复苏,想要拿我的资料吧。


  天气逐渐回暖,让我想起之前说好要一起去玩水钓鱼的事情,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下,一定很开心。


  我不想管其他人类,只要小优能醒过来。


  对于百夜米迦尔,这个被曝光疑似是病毒研究者的科学家,两百年来一直遭到了不少人的非议,有部分人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这人肯定是不可理喻的疯子,不然怎么会疯狂到传播丧尸病毒呢?但……看着这本日记,栗发少年有了新的猜想……


  【2X20年4月26日】


  小优,今天我出门了一阵子,回来迟了对不起……不过我有买你最喜欢的草莓蛋糕,你可要早点醒来吃。


  不过,我的资料被别人动过了,就连核心数据或许都被偷走了,看来是时候将那些助手换血了……那个女人很快就会被调走了,小优别生我的气。


  果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栗发少年发现了蛛丝马迹。


  【2X20年7月30日】


  那些人动了我的资料,似乎在进行着什么不要命的实验呢,真是愚昧啊,逆天而行……哈哈,我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啊。


  不论将来变成什么样,我一定会让小优活过来的。


  栗发少年发现,这一页的有几个字被打湿了,晕开模糊了字迹。


  【2X20年8月11日】


  小优,这一天终于到了,有只老鼠从研究所跑了出去,估计他们的计划开始了。


  【2X20年10月16日】


  小优,生日快乐!


  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那些人在末世来临的时候逃的逃,死的死,上面也没办法来这个荒郊野岭。不过我还有储备了不少压缩食物和营养剂,能支撑我继续就好了。


  今年没有什么好的东西能做礼物,蛋糕也没办法买回来,先欠着好不好?


  【2X20年12月28日】


  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敢来这里,让我出去为他们破解丧尸病毒?真是无聊的念头,病毒发展到现在已经无法控制了,我为什么还要帮助人类呢?


  最不可饶恕的是竟想对你下手!以为我是研究丧尸病毒的领头人?别开玩笑了,小优和那些行尸走肉可不一样。


  小优,如果他们下次还想对你动手,我就建造一个军团来保护你怎么样?反正那些家伙的资料在死之前就被我拿到手了。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再继续看了,栗发少年确定,丧尸病毒出自这个研究所,但不是百夜米迦尔弄出来的东西。在现有资料中做进一步推测,百夜米迦尔为了巩固两个人的堡垒,特意制造了不同于普通丧尸的守卫丧尸……栗发少年心中震惊,如果两百年前这个人愿意为了人类苍生去破解病毒,会不会……


  这个疯子!!宁愿守着活不过来的人也不愿拯救其他人!


  栗发少年对于后面的日记只是粗略翻看,大多是与“小优”的日常对话,偶尔提及自己的实验进度,虽然不说,但栗发少年身为一个科研人员知道字里行间都是深深的绝望,让死者复苏,难于登天。


  不过就算自己的研究再不切实际,这个百夜米迦尔也没有想过从丧尸病毒下手,栗发少年相信凭百夜米迦尔的能力,将死人变成能行动的丧尸不成问题,但从这个疯子的日常看来,他怎么可能会用自己最爱的人做实验,他的实验难以取得进展就是因为没有大量的人体给他做实验体。


  “快来看!这里有个隔间!”小队的人都在分头寻找百夜米迦尔的核心研究资料,这时候突然出声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栗发少年将日记本收进密封袋,快步朝左边走去,那里已经围了几个人,少年走近一看,愣住了。


  这是一个隐藏在实验室旁边的隔间,只有找到开关才能打开,但他们依旧没能进去,有一层透明的隔阂阻拦了所有事物。隔间内占地空间很大,甚至还有光亮,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里面的布局,不是像外间一样冷冰冰的工作室,这间房间就像普通的卧室一样,壁纸色调是浅绿色和浅蓝色,还有各种生活用品,颜色明快温暖。


  让栗发少年愣住的不单是这间房间,而是放在房间中的冰棺。


  原先应该放床的地方,放了一个巨大的冰棺。


  小队所有人都跑过来看了,也和栗发少年一样震惊不已,一个猜想是不是所有核心资料都在冰棺中,一个反驳说看样子不像,传闻百夜米迦尔是个十足十的恋尸癖,今日一见才算明白。


  在所有人苦恼要不要强行破坏的时候,栗发少年突然想到了日记本,他掏出日记本快速翻,眼睛不停地左右扫动,书页翻动的哗哗声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正想要不要打断少年质问这是什么的时候,栗发少年停下来了。他指着上面的字,说:“不要动里面!不然我们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众人震惊,一路顺顺利利的,你和我说要是打开这个隔间就会死?


  其中反应最大的就是他的老师了,他瘦小的身体里爆发出洪亮的声音:“臭小子!都说了有重要价值的资料第一时间汇报!还有百夜米迦尔写什么了?!”


  栗发少年理亏地缩缩脖子,摊开那一页给所有人看:


  【2X28年5月20日】


  小优,今天是你睡着的第八年了,这里难得热闹了一会儿。有一批人类来了这里,恐怕目的是新型能源和丧尸病毒的资料吧。


  那些丧尸能保护多久呢,我想迟早会被突破的。如果我死了,要怎么保护你?我再也无法容忍有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碰你……


  这里的一切资料都可有可无,到了第八年,我已经很累了,很久没有抱着小优睡了,有些怀念呢。


  重点是最后两句,明显留给后人的两句话——


  这个研究所所有的资料都在进门第五块瓷砖的下面,条件是永远别动这里。


  如果你们找到了隔间,奉劝你们不要妄想打开,这间房间被我改造成试验所的核心,一旦被破坏,那就给小优陪葬吧。


  栗发少年又快速地和他们说明这个日记本的内容,领队给一个人打了眼色,那人立刻去门口数砖头挖资料,没有人敢随意乱动,直到那人掀开了瓷砖,拿出了一个黑色铁盒举给他们看,众人终于相信这个日记的真伪。


  所有人都心有余悸,一步错,全盘覆没。


  不得不承认,这个疯狂科学家自私到极点,也疯狂到极点。


  资料到手了,经过简单探讨后,众人决定离开这个鬼地方。领队本想让栗发少年放下那本日记本,但拗不过少年的坚持,说历史被封存了这么久,总要有人去写。


  在离开试验所之前,栗发少年最后一次回头看这个地方,寸草不生,满目冰冷,这个吞吃了无数人的研究室早就是一片坟地,写满了无数人的不甘。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能在自己的爱意中独活了这么多年?冰棺里睡着的就是他们两人吧,到底有多深的爱,才能至死不渝?


  从来不相信爱的栗发少年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懂。


  一阵强风吹过,干燥的冷风吹得衣物猎猎作响,栗发少年手中的日记也被翻开,哗哗地翻动,最后停在了某一页。


  【2X28年5月21日】


  小优,今天是521呢,你总是不肯直说自己的喜欢,不过我都知道的,闹大红脸的小优最可爱了。


  你以前说过我动怒的时候很可怕,蓝色的眼睛中烧着红色的火,做出的事情不让你知道你会闹别扭,当时我没有给出解释,但小优察觉到了。我想将一切美好的东西都留给小优,那些黑暗由我承担就好了。


  你说我耍人玩的时候嘴角上扬,皮笑肉不笑,你说这种笑很丑,还跑过来捏我的脸皮做鬼脸。看着小优一步步变得开朗坦率,我也似乎被救赎了……


  我的本性就是冷漠自私,小时候的微笑是为了活下去,长大后的微笑是讽刺。只有在小优身边,我才能感觉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才能真正地笑出来。


  正因为会杀红眼,我才会用这个地方锁住自己吧。驱逐了所有人,我也无法出去。我有做到小优劝我的事情,小优你睁眼看看我好不好……

  

  离我们第一次见面刚好足足九年,小优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刻在了脑子里,这就是让我活下来的动力。外界人说我天赋异禀,但我的目标从来都是为了你……


  八年了,如果小优不醒,那我就去找你了。


  就让我们的时间停在这一刻好么?


  END



评论(13)
热度(81)

2017-08-23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