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凤BG】夏日暖光 chapter1、春始

 食用提醒:1、原创女主注意

              2、凤BG注意

              3、人物可能有OOC,但我会努力避免注意

 祝你们食用愉快~

  chapter1、春始

  一年复一年,又是一年樱花节。

      冰帝学园,二年C组。

      “叮咚——叮咚——"

      “同学们,上课了,请坐回座位。”有着甜美声音的上野绿子老师在讲台拍手示意。

     “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回应。

     等全部学生安坐好后,上野老师笑着对学生说:“这个学期,将会有一个转学生加入到我们班哦。”

     然后转身对门口说:“夏川同学,你可以进来了。”

     “哗——”一阵拉门声,然后走进一个身穿冰帝制服的女生。

     女生有着一头柔顺乌黑的头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好像眉目也是淡淡的,并没有太突出的五官。

     向上野点头示意后,那女生走到黑板前,用白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名字:夏川  流光 。

     字迹很清秀,有些偏修长。

     转向面对全班同学,夏川流光开口了,声音偏冷,有些不近人情的感觉“我叫夏川流光,请多指教。”

     面对这样的新同学,二年C组的学生有些说不出套近乎的话。

     见场面有些冷场,上野老师呵呵地打圆场“呵呵,现在夏川同学刚来到这个班级,大家都有些陌生,大家可以在下课后去认识认识呢。”

     张望了一下教室,上野老师对夏川流光温柔地说“夏川同学,你就坐在凤君前面吧。”

     夏川流光漠然地看向教室,见到有一个个子非常高的男生站了起来向她招手,笑的温和,甚至有些腼腆。

     凤君?是……凤长太郎?

     但夏川流光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有太多情绪变化,只是提着书包,伴着轻慢的脚步,走到自己的位置,向凤点点头,拉开椅子就坐下了。

     凤和熙地笑了,随后也坐了下来。

     上野看着这个“内向”的女生和凤坐下后,呵呵地笑着“好了,同学们,现在开始上课了,请翻来国语的第六页……”

      ……………………

      “叮咚——叮咚——”下课的铃声终于响起。

       “好了,同学们,今天就上到写吧,要记得写家庭作业啊。”

       班长“起立!”

       全体学生都站了起来“谢谢老师——”声音整齐又拖着尾音。

      上野老师走了之后,二年C组的同学都活跃起来,在各自的小圈子里又有说有笑,但也有一部分人在悄悄关注夏川的动静。

       夏川流光似乎不紧张也不在意,因为坐的座位是靠窗台的,她正用右手撑着脸颊,看外面开的绚烂的粉白樱花。

       “那个……夏川同学……”耳边听到了一个细弱的女声。

       夏川流光放下了右手,把视线从飘零的樱花转到身旁。

       是一个看样子很纤细文静的女孩子。细小的骨架,栗色卷发,精致的脸孔,这样的女孩子会很容易让男生引起保护欲的吧。

       夏川并没有说话或提出疑问,只是看着那个女孩子。

       那个女生被注视的有些紧张,双手绞在一起,半天才磕磕绊绊地说出一句话“夏,夏川同学,我,我是矢泽漫枝子,你好!”

       说完后低着头也不敢看向夏川。

       夏川流光没有接话,仍然直直地看着这个矢泽漫枝子。

       凤在后面看得有些着急,夏川同学才刚来就这样对待他人,是会交不到朋友的。

      可是,他并没有立场说任何话。 

      最后,夏川冷冷淡淡地说了句“你好。”

      之后,就转头在看窗外的樱花了。

      夏川冷淡的反应让矢泽漫枝子有些难堪,这时刚好上课铃响了,扯出一个有些委屈又柔弱的笑容说:“夏川同学,上课了,那,那下次再聊吧。”

       说完也不等夏川说什么,自顾自地低着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了,刚坐下来,旁边的女生就上去拍拍她的肩安慰她了。

       虽然夏川也不会说什么。

       呵,演的还不错。

       夏川流光在心中如此评价。

       这女生,其实不是来找她的吧。弱者总能让人怜惜,无论如何。

       低头的时候,看得不是地面或脚尖,而是,凤长太郎。

       她是想让同学误解她还是说想通过她让凤长太郎看到她可怜的一面? 

       她不想理会这些事情,也没精力理会。

       就这样,一个上午过去了,除了凤偶尔交谈一两声,再也没有其他人来认识夏川流光。

       到了中午的午餐时间,班上的人大多去了冰帝的学生饭堂用餐,少数女生带着便当去校园优美的地方解决午饭,但,冰帝这种私立贵族学院,在这里的学生非富即贵,有一部分还有权有势,即使是便当,也是豪华奢侈型的。

       夏川没有去饭堂,而是等,想等教室的人走光了再去。

       她或许没想到,还有人没走。

       “夏川同学,你不去吃午饭吗?”    

       凤转头温和地询问夏川。

       夏川流光正在笔记本上随笔画画窗外的樱花,不怎么浓重,寥寥几笔而已 。

       听到凤的询问,停了下来,放下笔,平淡地回了句“一会儿再去。”

       然后,无声的看向凤。

       凤长太郎并不经常和女生交流,想着,难道,是在问我?

       凤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说“啊,我是在等网球社的人一起去吃午饭。”

      疑问得到了回答,夏川流光收回了眼神。

      凤直觉的想和夏川再聊几句,即使夏川很少答复。

      “没说过呢,我是网球部成员。”凤在找话题聊天。

      不得不说,凤你真的蛮少和女生聊天的。

      夏川眨了一下睫毛,“嗯,我知道,你是正选。”

      知道么,这让凤有些高兴。

      “是吗?……”凤还想继续说,可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

      一个低沉惑人的声音开口“凤。”

     同时开口的还有一个声音“长太郎。”

     凤长太郎转身看向教室门口,有一个深蓝发色的人靠在门口,一副眼镜遮住了满是算计和魅惑的桃花眼。

     另一个人则现在门口,栗色短发,戴着普蓝色的帽子,一脸拽拽的样子。

     凤站了起来,带着敬意地对他们笑:“忍足前辈,宍户前辈。”

     忍足推推镜框,“啊,凤。一起过去吃吧。”

     宍户抚着帽檐,酷酷地开口“嗯,走吧。”

     “……嗯?”凤有些难为地看向夏川。

     夏川流光提出了自己的便当,对凤说:“你也去吃午饭吧,我要出去了。”

     凤挠挠头,有一丝不好意思地开口“是吗?”

     “嗯。”夏川流光解开了包裹便当盒的淡紫色丝巾,露出盒子。

      夏川流光的便当盒不大不小,有两层,便当盒是淡绿色的,表面点缀着一两朵粉色樱花。

      然后,提着便当,从后门走了出去。

      凤看着夏川走了之后,抱歉地走向忍足和宍户“对不起啊,前辈,麻烦你们来叫我。”

      忍足的桃花眼一转,呵呵地笑了“没有关系。”

      宍户则习惯性地说:“……逊毙了。”

   ……………………

      等午休过后,凤回到座位时,夏川流光已经回来了,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午后的金色阳光洋洋洒洒地铺了满地,光线打在夏川流光的脸上,使夏川流光的面貌突出清晰起来。

        凤看着夏川,小心翼翼地观察,从早上夏川来的时候,凤也没有认真看清夏川的脸,现在,班上的同学还没有回来,让凤有些想观察夏川的好奇。

       夏川同学也很漂亮啊,凤有些感叹。

       不是浓郁如玫瑰花一样夺目刺眼,而是微凉如雨中樱花一般让人莫名的心疼,惋惜。

       也许是太长时间的注视,让夏川流光感觉到不舒服,眉头轻皱,细长的睫毛正慢慢地扑闪着,似乎挣扎着要醒来。

       凤反应了过来,他,他是在干什么啊?红晕染上了耳朵,枕着头的动作变得手忙脚乱,在凤慌乱的时候,夏川流光已经醒了。

       “凤。”女生的呼唤。

       凤尽量让自己正常一点,说:“夏川同学……你醒了……”

       夏川似乎正在调整刚醒的状态,淡淡地说:“醒了。”

       然后,夏川流光像神来之笔一样,说了一句话 :“凤,你可以叫我夏川。”

       凤这时才发现,夏川好像一直都在叫他“凤”,而自己却叫“夏川同学”。

       凤尝试地开口“……夏川……”

       夏川还是一样没有什么表情,平平淡淡“嗯。”

       凤却感到很欣喜,因为,互称姓氏表示关系已经是朋友了吧?

       …………放学后…………

      “夏川同学,这是入团申请表,你可以选一个你喜欢的社团加入,尽量在明天下午前交给我。”

       一个戴椭圆眼镜的男生在放学后,来到夏川的位置前,自说自话地说了一堆,最后把两张表格留了下来就走了。

      “啊,忘记说了,我是班长,平井远。”最后一句话是这句。

       夏川并不在意他的“失礼”,与我何干?

       凤因为社团活动已经先走了,夏川流光慢慢地看着其中一份社团介绍,真的不得不感叹,冰帝的社团项目真多。

       夏川流光在浏览的同时,也在想,她在做梦吗?到底,她是许流光还是夏川流光?

       许流光是一名普通的高一生,成绩中等,运动普通,为人孤僻导致朋友更少。

       好像是烂俗的穿越了,夏川流光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

       许流光是……怎么死的?

       居然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这个“夏川流光”好像是因为胃病淋雨才导致重症入院的,现在,消失了吗?

       大略浏览一下,漫不经心地在“铜管弦乐器部”后打了个勾。

       真想去教堂听听看。

       填好另一张表格,夏川流光就提着书包离开了教室。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