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失败者

   清晨,微凉的阳光洒在这栋苍白的建筑上,没有树木,也没有花草,眼中所看到的,只有单调的灰黑白。

  挺拔的赤发青年就是这样走出这个苍白的建筑的,当他走出建筑物的阴影时,阳光仿若圣光加持一样,为赤发青年双手恭敬地戴上最耀眼的皇冠,他是天生的王者,……却也是不折不扣的败者。

  赤司一如既往地在每天清晨来看黑子,他希望每天黑子醒来第一时间看到的人是他。

  【哲也,我来了。】

  【赤司君?早上好,……请问青峰君在吗?之前我们是一起出去的?】靠在枕头的蓝发青年茫然地转向声音的源头,但是眼神却非常空洞,那双清澈坚定的蓝眸仿佛是美丽的珍珠蒙了尘。

  【啊,大辉有事没来呢。】

  【是吗?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了。】黑子失落地垂下了头。

  “KOUKOU”过了半个小时,身着白大褂的绿间过来敲了敲门示意探望时间已到。

  【哲也,我明天再来看你。】赤司拉起黑子的左手,旋转着无名指上的一枚银戒指。

  【好,……可以和青峰君说我想他了吗?】黑子请求道。

  【嗯。】赤司不冷不热地回答。

  【谢谢赤司君。】黑子微微一笑,病态的脸显出一丝红晕。

  【……我走了。好好休息。】赤司穿上放在一边的西装外套,走了出去。

  【嗯,再见……】黑子微笑地听着赤司走出门口,直到——关上门的一瞬间。

  ……黑子空洞的蓝眸中泛起一圈儿水波,眼睛看起来有一瞬间的明亮,但却转瞬即逝。

  黑子摸索着,缓慢地将银戒指摘了下来,那是赤司征十郎亲手戴上去的。

  赤司君,对不起,我失约了……不能站在你的身边了。

  我再也无法看到你的光芒了。

  黑子所不知道的是,绿间真太郎一直都靠在门外,缠着绷带的手盖着向来冷静的眼睛。

  “输的一塌糊涂啊。”绿间真太郎无声地开口。

  ******

  “小赤司。”

  赤司看向站在他面前的黄濑凉太。“有事么,凉太。”

  黄濑俊秀的眉拧得紧紧的,他一脸肃穆地盯着赤司“你为什么不告诉小黑子真相。”

  “哲也不愿意。”

  “仅此而已。”赤司留给黄濑这句话后大步向前走,再也没有回头过。

  黄濑的肩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他低着头,痛苦地低吼“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黑子,我……”很想倾诉自己的心意啊……

  ******

  “青峰君,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黑子抬头看向身边那个感觉与平常不同的黝黑少年,青峰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很是紧张。

  他们正走在一条繁华的街上,黑子依旧拿着一杯百喝不腻的M记奶昔。

  “啊?那个……啊啊没事啦!就是想说件事罢了!”

  黑子停了下来,“是什么?”

  “那个,就是……”青峰吱吱唔唔地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黑子很有耐心地等着他说完。

  青峰看着一直都是淡定无波的蓝色眸子,心里的烦躁突然就消失了,我们是最好的光与影,有什么不可能呢?

  青峰拉住黑子的一只手,深呼吸一口气“阿哲!我喜欢你!是想要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黑子睁大了眼睛。

  喧闹的街头,不断走来走去的路人,在一瞬间全都听不了了,黑子震惊地消化着这个信息。

  他的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一双鲜红色的眸子。

  “我……”

  青峰紧张不安地盯着黑子。

  “青峰君…那个……”黑子木木地开口。

  “小心——!!!”动态视力极好的青峰用余光看到了一辆失控的货车正向着他们撞开,青峰不做他想,条件反射地将黑子向一边推开,自己……却来不及跑远……被迎面的货车撞上。

  “嗤……果然……不是一般地疼啊……”青峰最后的意识在吐嘈着。

  好不甘心,阿哲……

  青峰看向被撞倒在一边生死不知的黑子,终究是阖上了双眼。

  ******

  “呐,黑仔……如果说我想你永远和我在一起吃零食怎么样?”高大的青年却说着孩子气的话语,房间里没有开灯,单单靠窗帘外的阳光显然不足以照亮这个房间,他的身边堆满了如小山一样的零食,还有几十杯M记的香草奶昔。

  紫原咬着奶昔的吸管,语焉不详地说“果然很像啊,味道。”

  快要中毒了……

  “……我也是失败者。”

——————

后记:时间有些凌乱,先是倒叙,回忆,再回到现实。可能是心情有些烦躁,突然就想虐一下了,第一次写虐不要打我啊≥﹏≤

其实就是黑子因车祸失明,得了癔症(表面上的),对青峰的愧疚变成了强加的喜欢,实际上黑子是清醒的,他利用这一点让赤司离开他,青峰死亡,黄濑,绿间,紫原,赤司全员出局(T_T)/~~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