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凤BG】夏日暖光 chapter2、暖春

chapter2、暖春

       走在冰帝宽阔到可以让几辆车并行的主校道上,现在两旁都种上了樱花树,微风抚过,卷起一阵纷纷扬扬的樱花雨。

       现在还是社团时间,所以在校园随意行走的反而很少。

       夏川流光在樱花树下慢慢地走着,

她的记忆中关于夏川流光的记忆少的可怜,在医院里修养了将近三个月,今年一月才正式出院。

       拿着派发给新生的学院简图,夏川流光打算先在校园里走一走,了解一下大概的方位。

       主教学楼,实验楼,植物园,篮球场……

       只是走了一小部分的校园,夏川流光就感觉身体有些受不了了。

       长期的胃病再加上寒冬淋雨落下的风寒,这夏川流光的身体早就被耗尽了心力。

       “真是一个病秧子。”流光低语喃喃道。

       看看周围的地方有什么可以坐下休息一会儿的,夏川流光眯了眯眼睛,好像看到前方的樱花树下有一张长椅。

       夏川流光走了过去,轻轻拂去飘落在椅子上的花瓣,将书包放在一旁,最后坐了下来。

       也许真的是太累了,本想眯一会儿眼,小憩一下的流光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流光……许流光……

       唔……谁?……谁……还记得我?

       流光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处于一片白光之中。

       “对不起……”后方传来一个冷清的女声,很熟悉。

       流光闻声转身,“谁!”

       然后,看到了,许流光。

       不是夏川流光,而是许流光。

  对面的女孩子流光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同样是尖尖的下巴,但眉眼更加平淡无奇,唯一的出彩就是有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和浓密纤长的睫毛,流光曾在镜子中看到过自己挑眼角的样子,在那一瞬间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只是在流光的刻意掩盖下从来没有人注意到过。

       那个“许流光”微微勾起嘴角,有些无奈和歉意。

       “我是流光,夏川流光。”

       流光顿时睁大了眼睛,什么?!

       夏川流光缓缓道出事情的始末:“我们其实都没死,只是深度昏迷而已。”

       “却不知道为什么,……灵魂互换。”

       “你现在在我的身体里?”流光一语问出最重要的问题。

       夏川流光点点头,“嗯。”

      流光低头让长发掩住自己的表情,问 “……难受吗?”

  夏川流光噎了一下,苦笑道“有一点。”突然间世界全部天翻地覆,一夜之间被迫成长,三年的空白期,陌生的人生,莫名的语言,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感到害怕,心理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

       “……”

       流光停了很久,问出一句话“我爸爸妈妈呢,还好吗?”

       夏川流光轻轻地开口,眼神暗淡而苦涩,似乎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对我很好,……抱歉,抢了你的父母。”

       流光闭上眼,似乎看到了严厉的爸爸,和唠叨的妈妈还在身边。

       流光感觉到,回不去了。

       “……你的父母,离婚了。”流光淡淡地对夏川流光说。

       夏川流光眼睛里有一丝伤痛,苍白地说:“嗯……我知道了。”

       在交谈的过程中,夏川流光的身影在慢慢残破,一下子闪现不全。

       夏川流光强撑着冷清的样子,对流光说:“谢谢……”

  “希望你活出自己,我也会加油的……”

       然后,夏川流光,不,现在的许流光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化作星星荧光,最后,消失在这白色空间。

       在许流光消失后,夏川流光感觉到心头一重,一下子瘫倒在地,这个白色空间陷入黑暗,流光沉沉地睡了过去……

       ……………………

       与此同时,网球部正选一行人正在走过这个樱花林。

       他们是多么骄傲的少年啊,青春澎湃,执著梦想,拥有美好的梦想和志同道合的朋友。

       “唔,下次去北海道合宿吧!迹步~”一个长相精致的妹妹头男生一蹦三跳高地高呼。

       “岳人你是想吃烧烤吧。”有着魅惑人心的声音的关西狼无奈地看着自家搭档。

  妹妹头的男生涨红了脸,气极跳脚地嚷嚷道“啊啊,侑士你怎么说出来了啊!!”

  永远都睡不够的浅色卷毛的男生有着一边眯眼一边走路的特别技巧“呼呼……”

  银灰发色的清俊少年谦和地说“呵呵,向日前辈很贪吃呢。”

       一个不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切,逊毙了。”

       “下克上。”

       走在最前面的高傲男生脚步停了下来,一个华丽到让人迷醉的声音发自口中:“啊嗯?岳人这个提议不错,下一次合宿,就去北海道吧。” 

       向日岳人最快反应过来,“嗯嗯?真的?太好啦!!”

       还有某只小东西也醒了过来,“……迹步……蛋糕……呼呼……”

       一直走在众人后面凤温和地笑了:“芥川前辈。”

       然后,一行人准备走过樱花林的时候,凤在一闪而过的瞬间,看到了有人倒在了树下的长椅上!

       “等等!”凤急急忙忙地叫住网球部的人。

       宍户疑惑地看向凤:“长太郎,怎么了?”

   凤不安地皱着眉,不知道是谁发生了意外“那边好像有人倒下了!”

       迹步一挑眉,“啊嗯?那就过去看看吧。”

   凤用力点了一下头“嗯!”

       凤率先大步走了过去,脚步太过急促以至于校服的衣角都扬了起来。

       赶到长椅旁,才发现,倒下的是一个女孩子,凤定睛一看,竟然是……夏川!

       凤的心脏好像一瞬间被握紧了,呼吸似乎也变得困难。

       夏川流光就这样倒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地可怕,发丝无力地垂在脸颊旁,若不是还有轻微的呼吸声,简直让人以为她自己死了。

       凤忍不住出声呼唤流光,却不敢触碰她“……夏川……夏川!”

       可昏迷的女生不会回应他的。

       正当凤尝试再喊一声时,后面赶上来的忍足说:“凤,先送她去医务室吧。”

       凤这才反应过来,忙说:“谢谢忍足前辈!”

       凤轻轻松松地抱起女生,当凤抱着流光的时候,才发现,流光的手脚冰冷,指甲已经泛紫,嘴唇亦毫无血色。让人心惊的还有,夏川流光的体重轻的不像一个国中生。

  凤眉头深锁,在夏川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即使是昏迷的状态,流光的眉头也是紧锁着,一脸冷汗甚至濡湿了头发,脸颊边贴着几缕发丝,身体在微微颤抖,像是疼晕了。

      “夏川……”凤担心地看着夏川流光的脸色。

  “凤,你认识的人吗?”迹部如此问。

  凤皱着眉,神色间都是担忧“嗯,是同班的同学。”

    凤急着送夏川去医务室,不再多说,和迹步他们打个招呼就向医务室急促地跑去。

        被留下来的众人吃惊地看着这样的凤,什么时候凤竟然会对一个女生上心了?只有忍足侑士倒是笑得暧昧。

        “侑士,真是不华丽的表情。” 迹步景吾拧着好看的剑眉款步上前。

        忍足听到后不置一词,反而笑得更是暧昧不明。

       “很少看到凤这么紧张一个女孩子呢~”

       迹步挑高了右眉,“嗯?”以示疑问。

   忍足笑得眯起了眼,十足十的狐狸样子“呵呵,是个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女生呢。”

       迹步嗤笑了一声,手指轻轻一甩发梢,“呵,不过是只不华丽的母猫罢了。”

       忍足藏在眼镜后的风流眼一转,勾起一个迷人的笑容“哦?真的?”

       迹步像是受不了他的表情一样,丢下一句“给我收起你那不华丽的表情。”就向校道走去了。

      ……………………

      “唔……”

      躺在医务室的女生皱了皱眉,眼睫毛扇动了几下。

      白光……?又到了医院了吗?

      真是快受够了,这样的色彩。

      女生睁开了眼睛,看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

      头面无表情地转向另一边,发现……坐在一旁椅子上闭着眼的凤。

      是……凤送她来的吗?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也许是听到了轻微响动,本就睡得不深的凤一下子醒了过来。

      “……凤。”女生这样说了。

      凤楞了一下,然后惊喜地笑了,这样的笑容让相貌出挑的凤看上去有些傻气:“夏川,你终于醒了。”

      流光点点头,“是凤你送我来的吗?”

       凤腼腆地笑了,“是啊,当时看到你倒了下来很担心呢。”

       流光勾起一个小弧度的微笑,脸色仍然淡漠苍白,却让凤觉得舒适“谢谢。”

       呐,凤,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现在是多少点钟了?”转向窗外,已经是黄昏将尽了,窗外的景物都染上一层暖橙色,看起来分外温馨。

       “啊,大概……六点半吧。”凤有些不确定的说。

       转头看着浅绿色的隔帘,流光现在可以确定,她现在是在学校的医务室而不是医院了。

       凤体贴地问:“夏川,你现在还感到冷吗?要不要喝水?”

       冷吗?……凤。

       流光轻轻摇了摇头,谢道“现在好了。”

       流光在四周打量着冰帝的校医室,很宽敞明亮,窗台、桌子等小地方皆有绿色植物点缀。还有,医院里有的设备这里基本都有。

     “啊,校医现在已经下班了,她给你检查过了,说是醒来后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去了。”凤细心地说明现在的情况。

      “嗯,知道了。”

      低头看着苍白无血色的手,静默了一会儿,流光毫不胆怯地抬起头,直视凤的眼睛,平缓而坚定地说:“凤,谢谢你。”

      凤,真是如动漫中里的一样,体贴又细心,害羞又善良。

      凤面对着这样认真的夏川,温柔腼腆地笑着,带着暖人的温度,说:“夏川你没事就好。”

     又休息了一阵子,流光准备回家,在凤的一再坚持下,流光无奈答应凤提出的送她回家的提议。

      夏川流光的家境倒是挺优渥的,拥有几家大公司,只是夏川的父母亲都是事业型狂人,从小对夏川的关心就很少,也就养成了她孤僻冷漠的性子。

      父母离婚后,两人都没空抚养孩子,所以在日本各地留了几处房子给夏川,还有每月两人都寄来高昂的生活费,把这些当做是对夏川流光的补偿。

  夏天入夜迟,但路灯还是在准时亮了起来,凤在给家里打过电话说明会迟点回去后,陪着流光走在落樱满地的街道上。

  一路上两人都相默无言,凤是不想打扰夏川,而流光则是不知道该和凤聊什么话题。

  两个人都是习惯了安静的。

    在夏川流光的家门前,凤轻声温柔地告别:“夏川,回到家要注意休息。”

     流光轻轻地笑了一声,眼角柔和了一点“今天谢谢了,凤。”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的。”

     “嗯,还是谢谢了。”

     真心感谢你,温柔善良的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