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研绫】金木教你怎么泡咖啡和美少年(≧ω≦)

食用提醒:1、人物可能OOC

                     2、虽然题目很逗比但内容绝对正经向(雾)

        祝食用愉快!

  绚都最近迷上了咖啡,本来他对这种“喰种除人肉外唯一能接受的食物”不屑一顾,那种用速溶咖啡泡出来的东西真的能喝吗?恶心得倒胃口。

  但是现在……绚都在一脚踢开破烂的门后毫不客气地拿过放在桌子上的咖啡机,又拿过桌子上的印着兔子图案的马克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完全忽视了坐在生锈的椅子上的白发青年。

  青年看到绚都的举动眼皮都不抬一下,依旧沉默淡然地坐在椅子上,偶尔拿起自己的白色骨瓷杯小啄一口自己磨了很久的“劳动成果”。

  绚都不屑地“切”了一声,大大咧咧地拖过另一张落灰的椅子,擦也不擦就直接坐下了。

  不屑归不屑,但绚都还是拿起马克杯轻轻地吹了口气,一丝热气随之飘散开来,遮掩了绚都同时变得满足地眯起眼睛的表情,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微微抿了一口咖啡,香醇浓郁的咖啡瞬间在绚都的舌尖散开,苦涩的香气挑逗着绚都的每一个味蕾,绚都一点都不喜欢添加奶精或方糖,只有苦到让他皱眉的黑咖啡才是他唯一的认可,黑咖啡虽然入口苦涩得让人难以接受,但第二口就慢慢变得甘苦香醇,此时若用舌尖扫一扫上腭,还能尝出微末却不容忽视的酸味,直到第三口,苦涩的黑咖啡泛出了点点清爽的甜味,黑咖啡就如同它的多重味道一样,只有慢慢品尝,才会发现它的深邃和迷人。

  白毛混蛋还算有点用处。喝到了自己满意的咖啡的绚都现在看那刺眼的白毛也顺眼了不少。

  金木不知道自己用一杯咖啡就将炸毛的绚都顺得服服帖帖的。

  “喂,白毛,给我再弄一壶热的。”绚都在慢慢品完一杯咖啡后将自己的杯子放好,然后背用力靠在椅背上,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椅子的后两条腿上,包裹在黑色皮裤下的腿微微一蹬,连人带椅子就这样“吱呀吱呀”地在这个空荡幽黑的地方摇晃了起来。

  金木闭上眼静静地听绚都摇晃椅子的声音,淡淡地说“绚都真像小孩子。”

  “砰!!!”老旧的椅子被暴力地摔在地上,终于不堪重负地寿终正寝了。

  “你这混蛋说什么?!”绚都恶狠狠地剐了金木一眼,恨不得将他那张淡漠无痕的脸皮扒下来,他最恶心的就是那个白毛永远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他,仿佛他弱小得……不堪一击。

  “这值得珍惜。不是么。”金木空洞的灰色瞳仁终于有了一瞬感情,但它实在太快,绚都甚至来不及分清那是什么意思。

  直到很久以后,绚都才从慢慢有了色彩的瞳孔中分辨出来,那种感情,叫宠溺。

  “哈?你脑子有问题啊?谁要你随便给我下乱七八糟的定义!”火气大的绚都听到这句话后依然生气,但好在压下了暴打他一顿的念头。

  “感慨一下。”金木依旧惜字如金。

  “你……”

  “还想看我怎么泡的吗?”金木淡薄一笑,活生生地把绚都给噎死。

  “哼。”绚都没有答复。

  金木也不管绚都的答复,他踏着轻慢的步伐来到这层楼唯一的简陋“厨房”中,金木先烧了一壶水,然后走到平常放咖啡豆的柜子前,拿出了一小袋未研磨的咖啡豆,又拿出一个惯用的一孔滤泡式咖啡壶,滤纸,滤壶等等一系列工具,绚都抿着嘴看金木有条不紊地做这些事,居然……有一种很赏心悦目的感觉。

  怎么可能啊!绚都奋力摇了摇头。

  在绚都心中天人交战的时候金木已经开始研磨咖啡豆了,金木用的是新买的磨子,其实用石杵和石臼研磨的咖啡豆是最香醇的,但人类在进步,而原始的方式在逐渐被遗忘。

  金木看着一粒粒细小均匀的咖啡粉慢慢成型,抬眼一看正在皱着眉的绚都,猜到肯定又在独自纠结了,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金木没有出声,所以等到绚都回过神来时被一直盯着他的金木吓了一大跳。

  “你,你神经啊!”

  “是绚都太入迷了。”金木拿起刚磨好的咖啡粉放到滤纸上,将凉至92℃的开水倒入细口冲壶中,不紧不慢地说“接下来我会一步一步告诉你怎么泡。”

  绚都挣扎了一下,还是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走到金木身边观摩。

  正在闹别扭的绚都自然没有看到金木微微翘起的嘴角。

  “首先要将滤泡壶架好,将咖啡粉放在滤纸上,记住,现磨的咖啡粉最好在一两分钟没泡,不然会香气会挥发。”

  绚都挑起了左眉,怪不得自己泡的难喝到死。

  不过,这是,绝对,不可能告诉白毛的!

  金木拿起细口冲壶,先往滤纸中间的咖啡粉冲水,然后由内而外,从左往右地打着圆圈儿慢慢冲,金木节骨分明的手握着细口冲壶的把手,灵巧地转动着手腕,仅仅是看着就是一种享受。在热水的泡冲下,咖啡的香气很快便飘了出来,咖啡也透过滤纸一滴一滴连续不断地滴到滤壶中,在金木声音淡漠而条理清晰地解说下绚都渐渐懂得了如何才能泡出一杯美味的咖啡。

  虽然很不爽,但是,白毛确实……有那么点厉害。蓝紫色头发的少年别扭地承认了白发青年。

  “算你还有点用处。”

  “呵。”金木轻笑一声,清澈地如同一滴水滴在了平静的寒涧中。

  “果然还是不爽你这个死白毛!”绚都龇牙咧嘴地像一只故作凶悍的小兽一样,企图扑倒强大的豹子,狠狠地撕咬豹子的血肉!

  金木只是浅浅地笑看着绚都,沉默不语,然而绚都却被看得忘记了生气,别扭地扭过头,然后……耳后居然泛起了诡异的红色!

  金木勾起一边的嘴角,看来,绚都果然只是个孩子呢。

  You smile and tol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绚都虽然不爱学习,但泰戈尔的这句诗他却一直记了很久。

  金木从加入青铜树开始就没有笑过,整一个死面瘫,这也是绚都讨厌他的原因之一。

  “绚都,咖啡再不喝就冷了。”冷不丁地,金木突然凑近绚都的耳边用冷淡的声音说。

  但……为什么我会觉得意外的色气啊!脑子中想了不太好的东西的绚都的脸上瞬间染上了红云,“滚,滚开点!”

  “嗯?”金木淡淡地开口,灰色的眼睛中带着一丝压迫。

  “我是说不要挡路!咖啡……泡好了吧……”绚都越说越没有底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对上白毛总是有种被压制的感觉,这让一直争强好胜的绚都耿耿于怀。

  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强!比任何人都要强大!这是绚都心中单纯而执拗的想法。

  “绚都,你知道吗,做人……”金木拉长了声音,故意吊着绚都。

  嗯?

  “要懂得感恩?”

  “哈?你又发什么神……!!”皱眉的绚都下意识地反驳,却没料到金木居然直接动手,一脚撂倒了好无防备的绚都,单手捉住绚都的双手手腕,就连绚都的双腿都用腿部紧紧地夹着不能动弹,这一突然的转变让绚都气愤,眼睛瞬间变红,眼白部分变成纯黑,红色的脉络爬满了眼角,背后的蝴蝶骨有些酥痒,这预示着隐藏在背后的羽赫即将展翅而出,绚都凶狠地盯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白发青年,低吼着“滚开!”

  然而金木似乎没听到一样,反而慢慢俯下身,靠近即使喰种化依然带着少年窒息的美感的绚都,第一次,淡漠的声音有了温度“我只是,去拿我应得到的东西罢了。”

  说完便俯下身子,亲吻了一脸凶悍样子的绚都的淡色的唇,仅仅是,很清浅的,一个吻。

  绚都的喰种化在绚都的震惊下慢慢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美得堪比十月红枫的红晕,绚都直直地看着已经放开他,却用用双手撑住地面牢牢包围住他的人,绚都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发出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艰涩的声音“你这是什么意思……”

  金木微微一叹气,“到了这一步,绚都还是不懂吗?”

  “……”他很想不懂,但……

  “我喜欢上了绚都,这样够了吗?”金木低下头,将自己的额头抵在绚都的额头上。

  绚都的心跳陡然加快。

  “嘛,这可是你说的……不许丢下我!”绚都闭上眼睛,即使一次也好,他再也不想被人抛弃了。

  金木笑了,很薄凉,但仅仅温暖一个人。

  绚都,我存在的意义,又因为你的存在而变得更加重要。

  Your seat in the inmost shrine of my heart already.

————

后记:1、你对我微笑,沉默不语,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了许久。

            2、你早已安坐在我心灵深处的圣殿。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