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业渚】如果我说喜欢你

食用提醒*短篇业渚向

                 *考试后给自己发糖产物

                 *感冒后脑洞大开产物……希望明天就好起来QAQ

祝食用愉快!

“滴滴滴滴……!”六点三十分,恪尽职守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而在被窝中睡得昏昏沉沉的少年却没有按时起床。

  “滴,滴,滴……”在响过三遍后,正红色的闹钟终于放弃了叫醒主人的任务,秒针继续滴滴答答地向前走着。

  ………………

  “呜……咳咳……!”蜷缩在灰蓝色薄被中的少年辛苦地呜咽着。

  好痛……喉咙,就像火烧一样灼热,下意识的吞咽唾液却得到像被钝器划过喉咙一样干痛,鼻子呼出的气似乎挟带着火的热浪。

  “水……”蓝发少年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睛,向来平静的湖色眸子如清晨的湖面一样笼着一层薄雾。声音是出乎意料的难听,就像初学者鲁莽地拉奏小提琴只会得到沙哑刺耳的情况一样。

  潮田渚伸手摸着自己小小的突出,却可以证明他的性别的喉结,心下了然,这是感冒的前兆啊。

  潮田渚皱着眉,带着睡意的眼抬头看在床边的红色闹钟,七点四十七分?!

  ……完全来不及了啊。

  “唉……”渚探出身子去拿放在桌子边上的手机,简单和杀老师说明原因请了一天假,然后又倒在床上一点都不想动。

  有句话说得好,人一生病就喜欢胡思乱想。

  潮田渚很认真地践行着这句真理。

  一天没有去上课会不会拖下复习的进度呢?今天似乎是刺杀练习吧?没有和妈妈说今天请假啊,回来时肯定会被训斥一顿吧?同学会不会猜想我为什么不来?……业君有没有发现,今天我没在?

  “啊啊……都好烦呐……咳咳……!”渚烦躁地将自己的脸埋入柔软的白色枕头中,声音被物体阻碍了传播路线而变得闷闷的,没有考虑自己的身体情况就乱吼乱叫导致咳嗽加重……简而言之,就是一贯大人作风的潮田渚突然任性了起来。

  “哎……算了,还是乖乖吃药吧。”潮田渚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愚蠢,打算做一个聪明人,好好吃药,乖乖睡觉。

  ……其他的人和事……果然不能多想!

  潮田渚换上棉拖,拖着疲劳的身体走出房间。

  走到餐厅,哪里已经摆了一份早餐,简单的黄油土司加一个荷包蛋,外加一杯有助长高的牛奶,但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地

  果然妈妈已经离开家了呢。

  渚没有动桌上的早餐,而是直接来到客厅的柜子前去找家用小药箱,然后翻出几盒感冒药丸。

  ……才不是因为感冒冲剂太苦所以宁愿吃药丸呢!

  药啊……感觉很容易联想到暗杀战术中的毒药呢,我们班制毒最好的是……奥田爱美同学。

  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奥田同学啊……之前业君说过班上比较在意的女生好像是她呢……渚虽然提醒过自己不要想多余的人和事,但似乎……思想并不受大脑指挥呢?

  渚无意识地捏弯了药丸盒子。

  ——————

  就温水吃下药后,渚就回到床上继续躺着休息了。

  话说如此……果然还是睡不着啊……再一次翻身后,渚闭上眼感叹道。

  …………

  “渚君~?”赤羽业伸出右手在出神的蓝发少年前摇晃,然后蓝发少年后知后觉地回神,疑惑地看着一脸笑容的赤羽业。

  “有事吗?业君?”坐在位子上发呆的潮田渚问。

  嗳,完全不会像小说中讲的那样吓一跳然后小鹿乱撞地看着自己呢。

  “嘛,虽然很可惜但是这样淡定成熟的渚君似乎萌点更多哦~”赤羽业自说自话地说,很快就将那本在网上找的三流言情小说扔在脑后。

  小说什么的才没有可帅气可软萌的渚君好玩呢!

  “业君也请适可而止吧?”潮田渚无奈地看着明明很帅气却总是戏弄别人的小恶魔赤羽业,业君现在的脑子里想的肯定是关于他又萌又好玩的事情了。

  “……业君难道就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吗?喜欢业君的应该会有很多吧?”虽然涉及个人隐私,但渚还是想问一下……嘛,都是男生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吧?

  “渚君想知道吗?”赤羽业眯起了流动着金色阳光的眼睛。

  “呃,只是随便问一下而已,要是业君不想说也可以的。”渚心里慌慌的,总感觉会发生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告诉渚君也没关系啦~”赤羽业露出小恶魔的笑容。

  不……我不想知道了,渚的直觉告诉他快点离开,不要听赤羽业讲话,杀手的直觉非常重要,潮田渚坚信不疑。

  “啊,那个我还有事就……”渚急于离开就连蹩脚的谎话都搬出来了。

  可是,业君没有停止这个话题。

  他说“我喜欢的女生是奥田同学哦。”

  渚震惊地转身。

  所见之处一片空白。没有……业君。

  “这……又是什么……”渚愣愣地盯着一片空白,眨了眨眼睛才发现……原来自己盯的是天花板。

  “呼……是梦啊……”潮田渚伸手摸摸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薄汗,喉咙倒是没那么疼了,身体感觉粘糊糊的,大概是因为窝在被子里出了一身汗的原因吧。

  “奥田同学……吗?”渚无意义地重复自己心中的话。

  感觉……越来越烦躁了……渚一脚掀开被子,呈大字形地躺在床中央。

 

  “叮咚~”渚家的门铃响了,渚发出“咦”的声音,不管身上粘糊糊地就打算去看看。

  难道是爸爸回来了?

  渚微微踮起脚尖,半闭上一只眼透过猫眼看门外到底是谁。

  ……入眼的是走着一头鲜红头发的少年。

  渚又咽下一口唾液,……还是好痛。

  赤羽业手上提着一个盒子,悠哉悠哉地靠在渚家门前的石柱上。

  渚的手慢慢地挪动到门把那里,收紧手指,缓缓地向下拉,发出一阵沉闷的吱呀声————门开了。

  “哟,渚君~”赤发少年如此打招呼。

  “业君……怎么来了?”渚没有正视赤羽业的眼睛,那会让他回忆起刚才……让他心闷的梦境。

  “当然是来探病的啦。”

  渚抽抽嘴角,我当然知道,只是为什么要翘课来探病啊?!

  “哎……请进。”有着良好教育的渚无法将客人拒之门外。

  “那我就不客气了~”

  赤羽业轻车熟路地走进渚的家,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来了,就是知道渚的父母都不在家所以他才会翘课的XD

  赤羽业瞥了一眼在餐桌上完全没动过的早餐,径直走进渚的房间,男生什么的来家里玩不在房间才奇怪呢。

  “渚君吃过药了吗?”赤羽业歪头问穿着睡衣的渚,汗水濡湿了衣服让渚感到很不舒服,一直在皱着眉。

  “吃过了。”

  “那早餐呢?”业一下子探出上半身靠近渚,距离一下子拉近渚甚至能感受到业君说话时呼出的热气。

  “……没有。”渚乖乖地回答,因为业君一问就肯定是看到桌子上的早餐了。

  “渚君真是的,意外地让人操心哟。”赤羽业叹了一口气,拿出自己带来的盒子。

  “渚君去拿碗筷过来吧,我买了病人专属的粥品。”业将粥从盒子中拿出来放到渚房间的小桌子上,然后故作姿态地眨了眨眼睛。

  “……”渚的蓝色眸子中盛满了惊讶。

  “谢谢……业君。”渚微微一笑,这个笑容让业感到一阵炫目。

  ……渚君好狡猾。

  接下来的十分钟,在业一转不转的注目下,渚由感动变成了黑线,一勺又一勺地喝完了暖热的稀粥。

  “好了吧?我吃完了,业君可以移开你的眼睛了吗?”渚放下勺子,抬头看依旧专(chi)心(han)地看着他的赤羽业。

  “啊啦?渚君吃完了啊?要不……我再去买一份回来继续吃?”啊啊渚君慢慢喝粥的样子也好美~才不要移开眼睛呢!

  “不用了……”

  渚看着态度不明的赤羽业,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刚吃饱脑子转不过弯,突然就爆出一句“业君你其实喜欢奥田同学的吧!”

  “嗯?”赤羽业危险地眯起眼睛。

  天啊……我到底说了什么……

  “那个,我是说……业君很喜欢奥田同学的毒药吧?因为那些反应很有趣对吧?”渚干笑地辩解,却在赤羽业越来越危险的笑容下慢慢停下。

  “谁告诉你的呢?渚君……”

  “你呀……”或许真的的药物作用,渚傻傻地回答赤羽业的问题。

  “哈?”

  “哦……说错了,应该是梦中的你。”渚淡定地改口,反正已经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还能怎么办。

  “哈哈哈……”赤羽业听到是梦中的自己对渚君说他喜欢奥田爱美,只觉得好笑到不行。

  “……”笑吧笑吧,看不笑岔气。渚恶意地诅咒着。

  “渚君难道不知道梦境一般都是反的吗?”终于笑够的业君心情愉悦地说。

  在梦中都能看到我,看来我在渚君的心中地位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低哦。

  “嗯?!是吗??”渚惊讶地问。

  这样的话……果然业君不是喜欢奥田同学的吧?

  “也就是说,渚君你理解错梦境啦。”赤羽业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蓝发少年。

  “这样啊……我还以为……业君会喜欢奥田同学呢……”渚喃喃自语道。

  “那渚君想不想知道我真正喜欢谁~?”赤羽业探出上半身靠近对面的渚。

  “不要,总感觉不会太好。”这次渚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

  “反驳无效哦~”赤羽业伸出食指左右摇摆,看起来……特气人。

  “……”渚斗不过这个喜欢钓混混的小恶魔,只能保持沉默,无论他说哪个女生的名字都不要表现得很惊讶,控制自己表情也是杀手中的重要一课。

  赤羽业恶劣地笑着“就是渚君你哦!”

  …………哈?!!

  渚的完美装淡定计划瞬间破产,他睁大眼睛看着依旧嬉皮笑脸的赤发少年,心跳突然加快了许多。

  “你在开玩笑吗?业君?”

  “渚君不相信吗?总感觉有些受打击啊。”赤羽业状似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胸口,眼泪汪汪地看着渚。

  ……你让我怎么相信啊!

  “唔,如果说我一直在注视着渚君的话,渚君相信吗?”

  “这……好像是。”从刚才可以看出来。

  “渚君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之前在你面前嘲笑你的D班的蠢货都再也没出现在你的面前过?”

  “……难道是业君?”这倒非常有可能,虽然我也不会在意他们。

  “都是我哦,渚君,我自从国一同一班开始就在注视着你哟。”业放下玩世不恭的样子,真心真意地说。

  虽然一开始是以为看到漂亮的女生啦,这一点可不能向渚君坦白。

  “……我……”渚抿着嘴,不知所措。

  他突然想到一个月前茅野枫问他的一个问题“如果有人问你喜欢的是谁,你下意识想起的人就是你内心的选择哦!”

  ……当时他想到的人是……赤羽业。

  “业君也太过让人困扰了吧……突然说这个……”渚低下头,也看不见他的表情,本来信心满满的他也变得有些不安起来,自己第一次喜欢的人,第一次的告白,忐忑的心情占据了他的心。

  “……”赤羽业似乎都能听到自己心脏有力的跳动声,“咚”,“咚”,“咚”!每过一秒赤羽业都像等了一年一样漫长。

  “业君……如果我说……”

  什么?赤羽业紧张地竖起耳朵倾听,唯恐听漏了细节。

  “我也喜欢你,怎么办?”温热的气息喷在赤羽业的耳边,潮田渚半跪着越过小桌子附在赤羽业的耳边说。

  “……”这下子轮到赤发少年惊喜欲狂了。

  “喂?业君?”渚疑惑地在赤羽业面前摆摆手。

  “!”业一把捉住渚的手腕,一如他想象的纤细温润。

  “CHU!”赤发少年在蓝发少年的眼角烙下一吻。

  “渚君……我喜欢你,没有梦的逆反之说。”赤发少年勾起一贯的笑容,似乎其中又多了几分足以让FFF团举起小火把的得瑟幸福。

  “嗯……///”再也不会相信梦了!

END~

————————后记————————

其实我也很想写中篇啊奈何总是写成短篇(ノ=Д=)ノ┻━┻

  “呐,渚君,我还忘了说一件事哦~”某个痴汉的声音愉悦到不行。
“什么事呢?”蓝发少年歪着头问,半长的发丝划过肩头。
“就是渚君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衣服都紧紧地贴在身上了哟。”
少年低头一看……“业君,请你从我家里出去,现在!///”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