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业渚】七日樱花人鱼 01

食用提醒:1、中篇哟!人鱼渚X人类业,人鱼的设定有私设OOC(#゚Д゚)

                        2、本章没有业君(≧▽≦)

     

祝食用愉快♪~(´ε` )

高考后发文就是辣么开心!!

  “你太让我失望了。渚……”阴沉的,冰冷的话语从幽暗中传来,仿佛毒蛇的猩红色信子一样缠绕着蓝色中发的少年。

   “不,……不要!”蓝色中发的少年突然惊呼着睁开眼睛,眼中的惊慌失措让人心疼。

  “这……是哪里?”渚,即是蓝发少年迷茫地看着周围,洁白的墙壁上贴着几张他认不出的海报,黑白相间简洁时尚的桌子上放着零散的几本书和几支笔,木质的衣柜安静地站在墙角,而他……则睡在柔软的“床上”。

  ……这,这是人类的地方吗?!!渚张大了嘴巴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等,等等……渚低下头看着自己赤裸的上半身,然后又盯着盖着下半身的柔软轻薄的被子,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揭开了一角——

  是一双笔直修长,白皙莹润的腿。

  啊啊啊啊!他的鱼尾呢?!渚石化地坐在床上,脑袋一片空白。

  让我们将时间向前拨四十八小时。

  茅野枫努力地摆动着尾巴,来到沉默地坐在珊瑚上的渚的身边。潮田渚是一个和她同岁的人鱼,刚刚成年变为男性,这个转变让所有人鱼都惊讶了,明明有着一头水蓝色长发,精致脸庞的渚几乎是被人认定会成为女性人鱼的了,没想到海之女神却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

  每个人鱼都以为渚会伤心,但实际上渚对于他变为男性是很满意的,比起娇弱优美的女性人鱼他更喜欢矫健强大的男性人鱼,只是他不能透漏一点点心思让别人发现,尤其是自己的母亲。

  【渚,你是要成为深海中最耀眼的女性人鱼的,不可以不注意自己的行为,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鱼交往。】

  【渚,你的头发每天都要保养,这样才能确保头发的柔顺光滑。】

  【渚,要时刻保持着优雅娴静的模样,要提醒自己要变成女性人鱼……】

  每一句每一句都让本来欣喜的渚变得失落起来,不是女性人鱼妈妈就不会喜欢我吗?

  “小渚,……小渚!”茅野枫看着又在看着浅海发呆的渚,怎么叫也没有反应,最后只好用大分贝的声音喊出来,连周围的小鱼虾都被惊动地游开了。

  “……啊?!诶,是你呀茅野,怎么了?”突然被吓到的渚反应迟钝地看着茂野枫。

“唉……小渚~怎么又呆在这儿啦,我们前几天发现了一艘新的沉船,要不要去探险?”

  渚本来灰暗的眼睛有了一丝光亮,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一样再次沉默地低下头。渚貌似无趣地摆动着自己美丽的蓝色鱼尾,说“抱歉啊,茅野,我没什么兴趣……”

  茅野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是因为渚那个脑袋回路奇怪的妈妈。

  “那好吧,不过我们回来后会给你带陆地上的东西的~那下次说好要一起去玩哦!”

  “嗯,抱歉呐……”渚努力地笑着,只是任谁都看的出来他眼底对大陆的渴望。

  他渴望逃离这幽深无边的大海。

  茅野枫只能收拾好心情,尽量搜罗一些好玩的东西让渚开心。

  一天后。

  茅野枫用传音贝壳让渚来到他们的秘密基地——一处废弃的沉船。

  “小渚~快来秘密基地,我们找到了好东西!”

  渚想着今天妈妈去了海之森不会那么快回来,所以快速地向沉船游去。

  “这……是什么?”

  “深海魔女居所的地图!我也不知道那艘船上竟然会有这张地图呢,若是没有地图的指引,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到达魔女的萤石小屋哦!”

  “传说……深海魔女能够炼出任何奇妙的药水,……包括能让人鱼长出双腿的药……”茅野枫的一句话让渚的心中起了一个波澜,虽然不大,却久久不能平静。

  “怎么可能……”渚的喉咙有些干哑,他努力地吞了一口唾液。

  “不是很有意思吗?要不要一起去拜访魔女大人?”茅野枫没有回答渚,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好。”鬼使神差的,渚轻易地答应了这个冒险的邀请,他的心底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离开这里,离开这里,离开这压抑冰冷的海底,去到温暖多彩的陆地上吧!

  地图是人类使用的羊皮卷,用简单易懂的线条画着路线图,茅野枫和渚怀着紧张又激动的心情跟着地图向前游,毕竟那是海底居民都难得一见的深海魔女呐!

  ……五个小时后……

  “小渚,还没到吗……?”茅野枫有气无力地问,在这五小时内他们经历了十六年来都没有经历的刺激,魔鬼海藻丛,荆棘珊瑚海,地狱岩浆泉,嗜血大白鲨……她甚至都不敢相信他们居然有惊无险地逃了过去。

  相比茅野枫的心有余悸,渚倒是兴致勃勃的样子,虽然很惊险,但他很开心能有这样与众不同的经历,今天他可以忘记所有枷锁,他是……自由的!

  “地图上写着很快就到了,再坚持一下吧。”

  “好吧好吧——”茅野枫只好答应了。

  话音刚落,茅野就听到背后有一个声音笑嘻嘻地说“哎呀哎呀,两位人鱼小姐是来找深海魔女的吗?”

  这一句话让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茅野枫是因为被吓的,毕竟这里可是鲜少有人鱼出没的地方啊。

  而渚……则很不爽。

  就算从背影看很像女性人鱼,但他可是实打实的男性啊!不要因为留着长发就以为是女性啊,还动不动就这样搭讪别人……等等,出现在这里的海族……渚的脊背发凉。

  “啊嘞嘞~怎么不转过身呢?是害怕人家长得比你们更好看吗姆噗噗~”

  ……这种让人更不爽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啊!人鱼一族可是公认的海族之美啊!

  渚并没有和茅野枫一样生气,而是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去————……看到了一只章鱼,黄色的……而且还一本正经地穿着黑色的教师服!

  这是什么鬼啊……!!

  “为啥会有黄色的章鱼啊哈哈哈!”茅野枫倒是很不客气地取笑黄色的章鱼。

  “…………”渚好像看到了章鱼头上的青筋。

  “抱歉我们是来找深海魔女的这孩子并没有取笑你的意思!”渚将茅野枫护在身后,在章鱼的脸色慢慢变成红色前抢白道。

  “叮!”章鱼的脸色再一次实现由红到黄的奇怪转换。

  “扭扭扭~机警而不狂妄,沉着冷静,还懂得保护同伴,姆呼呼你们通过啦!”黄色章鱼的脸部出现了可以橙红色的圆形,咧嘴笑着。

  “哈?”这是渚和茅野枫的共同心声。

  最后,渚和茅野枫得知这个章鱼是深海魔女的老师,“奥田同学每天都在研发如何杀死我的毒药呢~~”

  拜托你不要用这么开心的语气说好不好!

  “没想到居然是个男性人鱼啊,去找深海魔女是为了变成女性人鱼吗?”

  “才没有呢!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渚极力反驳。

  “哎……那名字呢?我们总不能叫你黄色章鱼吧?”渚感觉心好累。

  “啊咧?……我好像没有名字的说……嘤嘤嘤……”章鱼突然就流下了面条那么宽的眼泪,看起来……触目惊心。

  “嗯……学生都想杀死你的话……不如叫你杀老师呗?”茅野枫笑着提出这个建议。

  “哦哦~感觉很帅气很有趣啊~那我就叫这个了~”章鱼很轻易地就定下了名字,而渚已经无力吐槽了。

  一边说话一边向前游,在杀老师的带领下渚和茅野枫很快就看到了一座被艳丽海藻包围的白色小屋,在三人来到门前的时候海藻像被摩西分红海一样左右分开留出了一条路。

  渚和茅野枫在迟疑。

  而杀老师很自然地游了进去,还回头打招呼“快进来啊,这里很多好吃的呢!”

  茅野枫眼睛一亮,加速游了过去。

  看着两个不靠谱的海族,渚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游了进去。

  进到里面渚才发现并不如小屋所看的那样狭小,而是宽阔无比,四周都是高度直达天花板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地放满了了书,中间有一个木质圆桌,放着一个蛋糕碟子……已经空了。

  旁边的黄色的章鱼正在嚼啊嚼的吃的津津有味。

  等等你就不怕有毒吗?!

  显然渚是正确的,在杀老师吃下后的几分钟内,杀老师的头部变换了各种颜色的形状,最终定型在一个灰蓝色而两旁长着翅膀的样子。

  “哎……还是不能杀死老师呢……”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一道门中走出,手中拿着几种色泽不同的试剂。

  “奥田同学这次很不错哦,将毒药放在蛋糕里面,确实很吸引为师啊。”

  “谢谢夸奖……我还会继续努力的。”传闻中阴险可怕的深海魔女羞涩地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

  “这都是什么相处模式啊……”茅野枫嘴角抽搐。

  “我同意……”

  “啊,不好意思,你们是来找我的吧?”和杀老师寒眴完后深海魔女奥田爱美向渚与茅野枫微笑。

  “呃……没关系,我,我们是……”渚有些不好意思说自己想要变出双腿的魔药。

  “你好~我是茅野枫,这是潮田渚,我们是来请求魔女的魔药的!”

  “哦?是那种呢?看我能不能帮忙。”

  “就是能变成人的魔药~这孩子想要去岸上!”

  “茅野……!”渚很无奈茅野一下子就把所有事都倒出来了。

  “就是这样的,魔女大人能否帮忙?”渚诚恳地问奥田爱美。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要付出代价哦。”

  “诶……不会是什么喜欢上人类就会死的吧?”茅野枫插嘴道。

  “这种还真的很有趣啊扭扭~”

  “没有啦……”奥田连忙摆手,“每个人的代价都不一样,我只是想要潮田君的头发而已。”奥田爱美指了指渚光亮柔顺的长发。

  “这个啊……”渚把长发拢到胸前,以手为梳顺了顺头发。

  毕竟留了十几年呢,说不舍得也不太可能。……但是,他更向往温暖干燥的陆地。

  “还有什么要求吗?这个我可以接受。”

  “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这个魔药并不是永久性的,只有七天的魔力。”奥田爱美认真叮嘱。“如果过了七天还不回到海中,你可能会被人类抓住去研究甚至被杀死。”

   茅野枫有些后悔带渚来这里了。“小渚……不如我们……”

  “不,我接受,谢谢你的提醒。”渚笑了笑,或许这就是他为什么变成男性人鱼的原因。

  即使外表再秀丽,内心依旧执着强大。

  “那好吧,请把你的头发交给我。”奥田爱美递给渚一把水蛇剪。

  “嗯。”渚接过剪刀,左手抓住长及腰部的头发,一闭眼,“咔嚓咔嚓”几声后,美丽的长发变成了参差不齐的中短发。

  茅野枫深深觉得自己会被小渚的母亲杀死。

  “给。”

  奥田爱美接过头发,可惜地看着渚,“不可惜吗?”

  “头发短了可以再长,但是……我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况且我也不是那么喜欢长发啦。”渚认真地说,到最后自己却笑了起来。

  “如你所愿。”奥田爱美转身进入自己的炼药房,让三人在外间等候。

  “姆呼呼……潮田同学,不如让为师来帮你修理一下吧?”杀老师很自来熟地称呼自己为老师。两眼放光地站在渚的背后。

  “诶?不用……”还没有等到拒绝,一旁的茅野枫看着渚的身边刮起了一道旋风,不到一秒的时间又停了下来,茅野枫吃惊地说:“小渚!头发!”

  而杀老师得意洋洋地拿着各种人类的美发工具站在一旁,还空出一根触手举着镜子放到渚的面前。

  镜子中的少年留着及肩的蓝色头发,发尾稍碎却显得很漂亮,微微睁大的眼睛和微启的嘴唇透出少年的惊讶。

  “谢谢了……杀老师。”

  “嘻嘻嘻……不客气~”

  “好了,药水已经炼好了。”奥田爱美拿着一支蓝色的试剂从门中走出,交给渚。

  “谢谢你。”渚微笑道谢。

  “不用,你也是支付了代价的。”奥田爱美笑得有些开心与习惯性的羞涩。

  “要记住哦,你只有七天的时间。”

TBC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