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容身之所 03

食用提醒:本章为吸血play!!色气满满(⁄ ⁄•⁄ω⁄•⁄ ⁄)

前文请戳:00  01  02

  “!!”优握着阿朱罗丸的手青筋暴起。

  优一怒,挥剑把栅栏的锁给劈烂了,末世后的人类并没有占据到最先进的科技,除了最核心的地方运用高科技外其他地方的设施都落后十几年。虽说人体研究所是军部机密,但或许是对自身守卫极负自信,所以地下三层的锁很简单地用蛮力打开了。

  “米迦!……太好了!”优冲到米迦身边抱住她,有些哽咽,三天来紧绷的神经终于送了下来。“没,没死……就好。”

  别人都说优难以接近,性格自负,但真正成为他的伙伴的筱娅小分队成员才知道,那是失去所有后的绝望才有的防备,那种痛苦刻骨铭心,与其迟早会失去,不如从未得到过。

  “终于……见到你了。”米迦轻声说,唯恐这是一场梦。

  “我来救你了!”优捧起米迦的脸,米迦三天来的失血和各种试剂让他的脸快速地苍白消瘦,优的眼眶红了,但还是努力地扬起嘴角对米迦笑。

  米迦说过,他最喜欢他的笑容。

  “原来……不是梦啊……”米迦直到刚才才确信这不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美梦。

  “嗯,我是真的。”优心疼不已,连连点头。

  “米迦,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优急忙察看米迦,衣服还是三天前的那一套,只是三天前的伤口被人粗略治疗过但故意治的不彻底,用手轻轻按压身体重要的部位,见米迦没有痛苦或皱眉的表情才安下心来。

  米迦笑笑,没有说话。

  优还是没有了解人体实验所的本质,不是让实验品去死,而是让实验品……生不如死。

  在优看不到的衣袖下的手臂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针孔,第一次活捉人类被初拥成的吸血鬼,那些身穿白大褂的“科学家”几乎是眼睛放光地看着他,似乎他不是一个人更不是一个吸血鬼,仅仅只是有研究价值的……怪,物。这三天来米迦被抽了不知道多少CC的血液,也被打入了很多种不知名的试剂。

  “米迦,我来救你走。”优急冲冲地想要砍断那些锁链。

  “可是,小优,之后我又能去哪儿呢?”米迦突然喃喃道。

  “……当然是……”和我在一起。优本来理所应当地这样想,说到一半又收了回去。……抓住米迦的正是日本帝鬼军。

  优蹲下身子与米迦平视,脑子里正绞尽脑汁想要表达他的想法。

  “小优,你有了新的朋友,新的同伴,以后或许还会有新的家人……可是……”米迦温柔地看着优,依旧像以前一样半是无奈板是宠溺,然后却惨然一笑

  “……我只有你。”

  优的心像是被死死攥住一样透不过气,疼得厉害。

  他的米迦,应该是被所有人喜爱的那一个人。

  “我……米迦,是不是我自己逃走……”

  米迦摇摇头,“不,当年是我的计划太天真了,所以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不过没关系,只有小优活下来就好了。”米迦不在乎地摇头,他从不在乎其他人,只有小优,他是他的唯一。

  “我只有小优就足够了。”

  “米迦!……你总是这样,明明是我闯的祸却要你来偿还……我真是人渣!”优痛恨自己的无能,用力地向地上击了一拳,指骨关节处破了皮,泛出丝丝血丝,铜锈的味道若有似无地飘散开来。

   “……!”被链子锁住手脚脖子的米迦突然一震。

  “米迦?怎么了是哪里疼吗?!”优一脸焦虑地上下察看,生怕这些锁链对米迦不利。

  “我,我没事……小优你快点走吧……”米迦别过头不让优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渴望血的丑陋样子,若不是双手死死攥住,他怕自己就要向优出手了。

  “……米迦……你不是……在渴望血吧……?”优看到米迦痛苦挣扎的样子,猛然低头看破皮的手背,艰涩地说出他的猜测。

  “……小优快离开吧。我不会死的……”米迦不答,刚说完,米迦仿佛呼吸困难一样大口喘气,双手忍不住掐着自己的脖子,引起锁链叮叮当当的响声。

  “米迦!!”优绝不会留下他一人在这里!

  优看着痛苦虚弱的米迦只能干着急,突然,他想到唯一的办法。优一把扯开自己的黑色军装,扣子因用力过猛而掉落在地上发出几声弹跳的声音。

  “小优,你要做什么?”米迦睁大眼睛看着优,优有多恨被吸血鬼吸血他是知道的,可是现在他却……米迦看着白衬衫领子上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脖子,他忍不住“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唾液,白皙嫩薄的肌肤下流动着鲜红温热的血液……小优的血……

  若神明只是虚妄,我愿和你堕入地狱。

  优抿着嘴,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紧张,他利落地脱下外套扔在一边,然后懒得慢慢纽扣子直接一把扯开衬衫,粗暴直接的他拉扯过度不仅露出紧致而优美的胸膛,还露出了大半肩膀。

  优闭上眼睛,侧过头露出自己的脖颈“米迦,来喝我的血吧。”

  “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的血给你啊!”优睁开眼睛,倔强地看着忍耐到獠牙无意间露出也不吭一声的米迦。

  “无论米迦变成什么我都不会离开的。”优咧嘴笑得没心没肺。

  “小优……”米迦看着一根筋的优,他的眼神变得炽热,幽蓝的眸子中溢满了毫不掩饰的欲望,微微张开的口中露出了锐利的獠牙,他渴望着,希冀着吻上小优纤细的脖颈,咬破小优白嫩的肌肤,吸食小优甜美诱惑的鲜血!

  米迦情不自禁地靠了过去,锁链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优主动地凑了过去,看着米迦幽深的眼神,优没有意识到这种眼神也出现在柊深夜上,当时他看的是……一濑红莲。

  米迦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优的脖子,咸咸的,大概是优在赶过来是流下的汗。米迦的动作让优忍不住抖了一下,但他没有说话。“小优……小优……我好想你……”米迦呢喃着,淡粉色的唇在优的脖子上留恋不舍,发出了“啧啧”的水声。

  为……为什么吸血也会这么磨蹭温柔的啊?在笨蛋优的眼中吸血鬼要么是用抽血的方式吸血,要么是直接咬住脖子直接吸干。但米迦……优忍不住红了耳朵,他又不是冰块,米迦这样吻他的肌肤自然会产生羞耻的感觉。

  在反复的亲吻下优的脖子泛起了一层粉红色,或许明天还会留下点点红印,一想到这里米迦忍不住露出了獠牙,微微尖锐的獠牙抚上脆弱的脖颈,米迦迷恋地来回磨蹭着动脉的部位,然后,张大嘴唇露出亮白尖锐的獠牙对着优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呜!”优忍不住昂起了头,绷紧全身的肌肉。

  “咕咚!”米迦贪婪地吸食优的鲜血。

  浓郁香醇,温热柔腻,仅仅是第一口,就让米迦露出了充满欲望的红色瞳孔,他情不自禁地更用力地啃咬优的脖子,就连无意间流下的血珠也贪婪地用鲜红色的舌头卷起舔净。

  “米迦……米迦……”优艰难地开口,他看不到米迦的表情,但他知道他的血液正在不停地流失,通过脖子一滴不剩地流入米迦的口中。快速流失的血液让优感到手脚开始冰冷无力,他不得不倒在米迦的胸前避免狼狈地倒地。

  似乎是感受到优的虚弱无力,米迦突然清醒了一瞬,收起了獠牙,海蓝色与鲜红色不停地切换,米迦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初次吸血的渴望唆使他继续咬住面前的人的脖子,而出于疼惜的心情又制止他继续伤害优。

  “米……迦……”优扯出轻松的笑容,伸出手揽住米迦的后背,额头抵在米迦的额头上,相偎依着就像小时候一样。“没事的,我可没那么虚弱……”

  “小优……”米迦终于清醒过来,之前因为失去克鲁鲁的血而实力大损导致陷入危机,现在第一次品尝到血液的他真正成为了一个吸血鬼。

  被人类恐惧也好,被吸血鬼厌恶也好,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容身之所。

  他闭起眼睛,像是跪在十字架前向神虔诚地祈祷一样亲吻着优脖子上的伤口,温柔缠绻,怜惜无比,甚至伸出鲜红色的舌头来回舔舐被他咬破的两个牙洞。

  然而这样的温柔对待落在优的身上更想是一种折磨,米迦舌尖上略微粗糙凸起的舌苔像是猫的爪子一样,挠得人心痒痒的。“唔,米迦,有点痒诶……”

  “呵呵……没事的……”米迦因为没有血液的补给所以这三天变得虚弱难耐,而刚才对米迦而言的饕餍大餐则是米迦最好的补品。三天前困住他的特制吸血鬼拘束枷在现在看来不堪一击,米迦哼笑一声,双手微微用力,“咔咔”被贴上符咒的锁链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断裂了。解开自己的手之后米迦又如法炮制地拉断了脚上的锁链。

  “现在,必须要离开这里了呢。”

  “小优,你会和我走吗?”米迦弯眉笑了,眼睛亮晶晶地期待他的回答。

  “我,……我不知道。”优本来坚定地相信日本帝鬼军的心在看到米迦被捉走的那一刻就开始产生动摇。即使米迦变成了吸血鬼,但是他也是一个人类啊,红莲的做法让他不敢置信,……红莲,你一直都在骗我吗?

  “没关系,我们先出去再说吧。”米迦温柔地将额头抵在优的额头上,金色的发丝垂下,遮住了那一双充满占有欲的蓝宝石般的眸子。

TBC

可能发完这个接下来几天就没空啦,明天出成绩了,还要填志愿什么的心慌慌_(:з」∠)_

一切顺利就好……

评论(2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