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七濑遥0630生贺!又名“奥运夫夫双双牵手把家还_(:з」∠)_”

哈鲁生日快乐!无悔站凛遥!!

 

  “遥,要闭馆了哟。”早早游上岸的凛坐在泳池边看着在碧蓝色泳池中畅快游动的人。

   听到这句话的遥正好游到起点,双腿一屈,用力一蹬,仿佛小孩子争分夺秒地度过最后的游戏时间一样去划动水,优雅而不失健美的手臂绷得很直,在手掌向下切破开水的时候水花四溅,美得勾人。

   凛抬手扯下盖在头上的白色毛巾,他可不要这种东西阻碍他的视线。

   “啊……”哗的一声,一条白色人影跃出水面,掀起一波水花,水花溅到在岸上的凛和水中的遥的身上,凛无奈地扯扯衣服扇风,遥习惯性地轻轻叹息,殊不知这沉静的声音让耳力出众的凛脸微微一红。

   “咳,快起来吧。”凛站起来对遥伸出手,遥平静无波的蓝色眸子看着面前宽大干燥的手,突然就想用水泼湿它。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喂!遥!”凛退后了一步,遥一声不吭地掬起一捧水就往他手臂泼,冷不丁地一阵寒,要不是他躲得快,指不定还要再换一套衣服。

   “你又想什么了?”遥在某些方面意外的幼稚和偏执,凛知道也只会更加纵容他这样做。

   面对凛重新伸出的手,遥很爽快地握住了,然后左手撑着泳池壁,一使劲儿跳了出来。

   “擦擦。”凛看着低头甩水的遥一阵好笑,索性把毛巾盖在他头上,然后又报复般地乱揉一通。

   “唔。”遥发出一声不满,凛马上心软,手上动作轻的不能再轻,顺着头发的生长方向慢慢用毛巾吸干水分,一面湿了翻过来还能再擦一下。

   “凛是老妈子吗?”

   “也好过你这种四肢不勤的人。”凛翻了一个白眼,澳大利亚的几年留学和国家队的训练生活早就让凛学会了怎样照顾他人,所以当凛知道遥的生活能力很差的时候很是惊讶。

    “你难道不会自己做饭吗?”凛睁大眼睛看端着一盘黑色物体的遥。

    “青花鱼。”遥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凛。这里没有卖青花鱼不开心。

   “真是……败给你了。”凛认命地拿过碟子,倒掉黑色不明物体,重新开火做了一份卖相不错,味道也不错的早餐。

    “今天想吃什么?”凛靠在更衣室的柜子上,一边听沐浴室里哗哗的水声。

    “青花鱼。”意料之中的答案从磨砂玻璃门内穿出,遥对青花鱼十年如一日的喜爱总让凛有些嫉妒那些青花鱼,哦,还有遥最喜欢的水。

    不过……遥可是只有我才能吃的呢。凛咧开嘴笑了,一排亮白的鲨鱼牙怎么看怎么嚣张。

   “行,前阵子刚好买了些冰在冰箱里。”

   “我要自己做。”

   “…………”只有这个遥无比娴熟。

   “咔哒。”门开了,水蒸气争先恐后地涌出洗浴室,赤裸上身的遥擦着身体走了出来,偶尔发梢挂着水滴,坠着太沉了就掉落下来,砸在遥的锁骨上……无端的诱惑。

   凛突然就想起微博上前阵子刷的正火的锁骨盛水养鱼,暗暗嗤笑,那些东西怎么能和一滴水相比?

   “凛?”遥略微歪着头看着不知道为何笑起来的凛,暗自猜测是不是因为晚上会吃青花鱼?

   “啊……没事,换完衣服了?那我们回家吧。”凛潇洒地扣上自己的帽子。

   “嗯。”遥几不可见地向上翘课一下嘴角。其实他很喜欢“家”这个词,从小和奶奶一起居住的他很留恋这种温暖,自从奶奶离开后,很久没有“家”的感觉了。

   “你这样没问题?”凛上下扫视遥的打扮,白色T恤外套蓝色小西装,下身搭配蓝白红格子中裤,一双蓝色牛皮鞋,时尚感十足。

   “有问题?”

   “日本最优秀的游泳运动员双双牵手把家还你喜欢这样的标题吗?我不反对哦。”凛笑得有点痞气。

   “……”虽然不在意但被关注很麻烦,以后去买青花鱼也会麻烦很多……被“热情”的粉丝围堵过的遥依然记得那种如狼似虎的眼神。

   粉丝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戴上吧。”凛递过一副墨镜。

   “哦。”

    然而两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搭配会更加招眼。

    等走出体育馆两人才发现已经是傍晚了,路上暖橙色的路灯也早已点亮,根本没必要戴什么墨镜。遥一脸淡漠地说:“在凛身边会变笨。”

    “哈?明明你才是吧,在遥身边我都变全职保姆了。”凛毫不客气地反驳。

    “我会青花鱼。”

    “啊啊啊根本不能当主食好吗?”

    “可以。”遥依旧坚定青花鱼一百年不动摇。

    “你呀……”凛走着走蓦然发现这样的对话根本没有营养…………但他们都乐在其中。

    爱情的热度并不会随着时间消退,虽然两人相处可能会有摩擦,争执甚至冷漠,但最后这些都会变成酵母封藏在酒中, 由时间慢慢酿成一瓶醇香醉人的美酒。

   酿造者是,他们。

    “再过两年就要退役了呢。”遥看着飞蛾一次又一次地撞向被玻璃包围的灯,突然开口。

    “对呀,总想再拿一次奥运啊。”凛感慨地说,一生的目标,一生的追求都实现了,可是人就是那么贪心,有一就想有二,他还想在赛场上拼搏多几年,在他身边。

    “遥。”凛伸手握住遥的手。

    “?”

    “虽然我们总有一天会离开赛场,但是,我会永远陪着你。”凛露出标志性的鲨鱼牙,自信地一如当年说的那样要一起组成接力队伍。

    遥愣了,看着凛如火般灼目的眼睛,眼中的水波微动,最后,微微一笑,“嗯!”

    

————————

    第二天遥起床的时候看到新闻被翻到了体育的版面,赫大的红色标题“双奥运选手松冈凛七濑遥黄昏牵手归家。”

    “……凛!”遥忍不住捏皱了报纸。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