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容身之所 07

食用提醒:1、一点小福利,手腕吸血_(:з」∠)_(被大菠萝完虐的孩子)

                       2、这么慢这么短我也想死(ノಥ益ಥ)见谅……

                       3、下一篇就是终结了哦。

前文请戳:00  01  02  03  04 05 06

    阴暗的会议室,虽然空旷无比却一片黑暗,唯有幽蓝色的投影打在墙上。

    那是一片狼藉的战场,号称铜墙铁壁的城门被粗暴的打开一个缺口,将镜头拉远,便可看到几个黑色人影正在缠斗,招招发狠,毫不留情,但很明显的是,其中一方仅剩的两人处在了下风。

   一群被阴影遮蔽的人顺着圆桌端坐在椅子上,或低头沉吟,或窃窃私语,亦或睥睨不屑。

    “计划……开始吧。”良久,一个苍老却浑厚的声音发声。

    “是。”一直如幽灵般站在那人身后的人机械地应答。

*

    末世后的天空永远被尘云遮蔽,夜晚更是不见星辰,远处的低空发出了雷鸣的低吼,间或闪过一道亮紫的白光,黒沉沉的天被这一瞬间的光给照亮了,同时也指明了两个执手疾奔的少年的踪迹。

    两个纤细的少年,在无星光祝福的夜晚向着命运奔去……

    优被米迦牵着不停地向前跑,不敢有一丝停留,在一开始他就没有了退路,只能……与全世界为敌。

    优不会后悔,却会痛惜这四年来的回忆,那些点点滴滴的过去……真的比不上实验品吗?

    是不是真的,就找不到我们的容身之所呢?

    “……哈,哈……米迦……”在不喘气的情况下狂奔两个多小时后优的身体终于撑不住了。

    “……呼,小优,还好吧?”

    气息有点紊乱但没有太大疲劳的米迦贴心地扶着优的手,带他躲到一旁的废墟背后靠着石块,优一碰到石块就脚软地想要滑下去,奈何优被米迦提了起来,“小优,过度运动后不宜立即坐下。”

    “哈……可是,好累,跑了那么久。”优满头大汗,手无力地抹了一把脸,一手的汗水。

    “……让你受苦了。”米迦用衣袖去擦优额头上的汗水。

    “说什么傻话呢,米迦吃苦不是更多?”优不客气地拉着米迦的手腕,“用手啦。”

    “……嗯!”米迦抛下那些根本不必要的愧疚,开心地对优笑着。

    “……时隔四年,米迦你的攻击力更强大了。”优不知怎么地脸一红,把头扭过一边。

    都怪米迦的笑容太耀眼了!

    米迦则笑容不变地看着优。

    过了一会儿,优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啊,米迦,今天还没有吃东西吧?”

    “……啊,嗯。”米迦愣了一下,轻轻地点头。

    “那来吧。”优自动自觉地伸出自己的脖子,还抽空看米迦的表情。

    “……不行,我不能再吸小优的血。”米迦看着那充满诱惑力的脖颈,硬生生地扭过头。

    “啊?米迦你说什么呢?这样会很痛苦吧?”

    优知道米迦的挣扎,身为人类却变成了吸血鬼,那深深的自我厌恶让他看着就心疼。“没关系的,米迦只吸我一个人的血就好了。”优绽开灿烂的笑容,如同阳光一样温暖了阴暗处的米迦。

    “小优……”米迦执起优的右手,突然单膝跪下。

    “诶⊙▽⊙?”优还靠在石块上,不懂米迦为什么这样做。

    “吸血,不一定只吸脖子上的哦。”米迦魅惑一笑,低头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优的手背,那动作,那语言直接闪瞎了纯情处男优。

    “米、米米米迦……!”优脸红彤彤地看着对他笑的米迦,紧张到变结巴。

    “总是吸脖子我怕我会忍不住呢。”米迦坏心眼地咬了一下优的手腕。

    “唔!”

    米迦将优的手心翻过来,伸出舌头抚慰那些在薄皮下沸腾的血液,越是亲吻米迦就越想进一步占有这具身体的主人,米迦的舌头情色般地略过优手腕上的一条条静脉,静脉安静地蛰伏在蜜色皮肤下,直到……那热烈的抚慰将它唤醒。

    优觉得被米迦吻过的地方好像被火点燃了一样,烧得他心跳加速,仿佛血液都在沸腾翻滚。

    “小优,你的心跳变快了哦。”

    “啊?……你怎么知道的……”优尴尬地想要抽回手,却被米迦牢牢捉在手心。

    “这个呀。”米迦笑着伸出一根手指点点自己的嘴唇。

    “……太犯规了……”

    “嗯。”米迦坦白地点点头,“但我只对小优犯规哟。”

    “……!好啦,快点吸吧,还要继续走呢。”优发现米迦比起四年前更加会让人心动了,只能冷下脸说话。

    “好。”米迦也不慌,低头专心享用美食。

    “唔……”优难免地呜咽了一声,皮肤被刺穿的感觉他还没能习惯。

    “忍耐一下。”米迦亲一下小优的手腕,发出“CHU”的一声。

    “嗯……”被吸血的小优只能以闷哼作为回答。

    过不了多久,米迦就停止了吸血,抬头对优说,“小优真的很可口呢。”

    一个俊美的少年半跪在你面前,嘴角带着一抹血对你笑还夸赞你的血很好吃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优表示,心好累。

    “……CHU……”米迦又低头亲了一下伤口,优害羞地想要跑走,“不用害羞的小优,这是正常的善后工作。”米迦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焦躁的优平静了下来。

    “嗯。我知道。”优暗暗握紧了阿朱罗丸。

*

    一辆军用卡车正飞驰在略破烂的公路上。

    被墨绿色防水帆布遮盖着的后车厢坐满了人,两边的硬皮板凳像是分庭抗礼一样坐着两列不同的队伍。

    “这又是什么回事呢中佐?”坐在中间的柊筱娅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对面的一濑红莲。

    这一天的突发事件都快让她捉狂了,上一秒还在打得你死我活,被打败捉住后受到什么样的处分她也不在意,但为什么下一秒就“和平共处”地坐在同一辆车上啊!

    “啊,解释太麻烦就不说了。”一濑红莲抱着自己的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抖了一下肩膀就这么眯了起来。

    “红莲解释不清就由我来说吧。”一濑红莲身边的柊深夜接过话头,“虽然你们确实接受过实验,但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红莲的暗中隐瞒,你们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众人都皱着眉,柊筱娅更是咬紧了牙关,他们还没有了解到军部的阴暗面,想象不出具体的方法,而她……则见识过人体实验所的可怕!

    军工厂一样的规模,被囚禁的濒临病态的吸血鬼,那些研究人员像是看物品一样看着那些实验体的眼神,无论那一样柊筱娅都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朋友。

    “所以你们需要认可。”同时,我也需要。这句话柊深夜没有说出口。

    “咦?”

    “现在只能说这么多……这是一场豪赌,而结果如何,只能看那两人了。”柊深夜掀起小窗子的一角,看着阴沉的天空。

*

    “真是兴师动众啊。”优干笑地看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十几米外的一队人。

    全员手执武士刀对着优两人,似有防备般慢慢靠近。

    在逃亡的途中优就和米迦商量过怎么逃开追捕,无论人跑得有多快一定是赶不上汽车的,所以他们专挑道路破烂的地方走,以便拉开一点距离,再者,如果被追上的话也有利于躲避。

    “这边也是。”米迦拉着优的手。

    到底……是怎么跟上来的?米迦垂下眼帘,眼角冰冷地盯着某一处。

    “怎么办?”优拿起阿朱罗丸警惕地看着他们慢慢形成一个包围圈,心中开始焦急。

    “我带你走。”话音未落,米迦一手搂着优的背一手捞起优的腿,将优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当然,文艺一点的说法是——公主抱。

    “等等!米迦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跑!”优被米迦突然的动作给气到了,接二连三地被公主抱他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啊!

    “不要任性了小优,你的腿都在抖吧?”米迦不赞同地看着优,眼神瞄向被黑色军裤包裹着的长腿。

    “这……”优没想到米迦的观察如此细致入微。

    “我既然抱着小优,那防卫就要靠小优了哦。”米迦毫不在意周围情况地逗优笑,仿佛他们并不是身处困境。

    “……虽然动作有点丢脸,但是……武力值可不会下降啊!”

    优没办法,总不能用这双快瘸的腿跑路吧?所以优抽出阿朱罗丸,锋利的刀刃对着周围的敌人,嚣张地宣誓。

    数月前,米迦公主抱着优,优愤然出拳;

    现在,米迦再次抱起优,而优已经决定与米迦共同战斗。

    米迦环视一周后发现以自己为中心十一点钟方向防御较薄弱,所以脚下发力,跑!

    “阿朱罗观音,开!”

    优根本不用和米迦交流,自然而然地使出阿朱罗观音为他们杀出重围!

    屡屡受挫的优在这里找到了一丢丢自信,虽然暂时敌不过红莲,但是至少也不差吧!

    “小优,逃亡,开始了哦。”

    “嗯!”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