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各位七夕快乐哦~

   本来想写七夕贺文却非常倒霉的感冒了_(:з」∠)_今天肯定写不完_(:3」∠❀)_所以我拿之前的(还没写完的)浴室Play来庆祝一下七夕吧~七夕贺文写完后大概会和浴室一起放出来吧(。ò ∀ ó。)

   浴室这篇其实是根据GiaouR太太本子衍生的脑洞,也得到了太太的允许(在此谢谢太太~),下一篇米优就是学生会会长米X剑道部部长优辣~其实最近脑洞匮乏又懒散,如果各位喜欢的话请务必要催促一下我这个懒骨头~( ̄▽ ̄~)~当然如果有梗的话欢迎交流~争取早日产出_(:з」∠)_

  因为没写完不好意思艾特太太_(:з」∠)_如果写完了……估计肉有3000?

  嘛~各位七夕快乐哦!



  


    优苦哈哈地爬上八楼,扶着落灰的扶手不停地喘气,夏天的白日长,入夜迟,即使六点多回到来天边依旧挂着半边太阳。

    “好热……呼呼……”

    优从口袋中摸出一串钥匙,上面挂着一个小玩偶,金发笑眯眯的小人,优看到它就一脸不情愿,大丈夫的挂这种女孩子的东西他嫌丢人。

    但是即使被柊筱娅嘲笑他也没想过把它换下来,因为米迦那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小挂件,是一个黑发凶神恶煞的小人,都是米迦说什么很像他们啊,优半推半就地一直挂到现在。

    “我回来了。”

    优打开门直接喊了一句,然后钥匙挂在壁扣上,那里已经挂着一串钥匙了,两个小人儿看起来肩并肩地站在一起,优的心中有一丝开心。

    “回来了吗?今晚吃咖喱饭哦。”

    优直接就坐在玄关的地板上低头换鞋,一转头就看到米迦围着浅蓝色的格子围裙手拿一个木汤勺站在客厅的门外。

    优看着颜值逆天的米迦感慨万千,明明长得像贵公子一样,却在做着家庭主妇的工作,好吧即使是家庭煮夫米迦依旧是完美无瑕的学生会会长。

    “真的?那我要快去洗澡!”优深知米迦是不会让他没洗澡就上餐桌的,所以迅速冲去房间拿好换洗衣服跑向小小的浴室。

    “米迦我很快就出来的不要偷吃啊——”

    优在浴室里也不放心地喊一声。米迦不由得失笑,原来他看起来很像偷吃的那种人吗?米迦用右手支着自己的下巴,唔……不过某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事实。

    十五岁后优就和米迦搬出了百夜孤儿院,在学校附近租了这个小公寓,因为楼层最高,而且也很老旧狭小,所以房屋最便宜,每到夏天都会非常闷热,冬天也会四处透风,优对此虽然没有抱怨连连却也对米迦说过总有一天要住上更好的房子,最好有按摩浴缸。

    因为房间狭小,布局也很紧凑,浴室就在开放式厨房的旁边,不一会儿,浴室就穿来哗哗的水声,浴室的门是磨砂玻璃,加之夏天优向来都是洗冷水,所以米迦很幸福地靠在流理台看映在门上纤瘦结实的身影在自顾自地搓洗身体。

    少年的动作被诚实地映在磨砂玻璃门上,门后的少年俯身去拿地上的沐浴露,暗影勾勒出少年劲瘦的腰身曲线,因低头的动作而翘起的臀部圆润翘挺,少年两手都抹了沐浴露往身上擦,米迦看着优的手从肩膀擦到手指,从小腿脖子抹到大腿处,优无意识的动作让门外的米迦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深红色的舌头去舔有点干燥的唇部。

    小优一定不知道你是我的毒吧?

    但,我甘之如饴。

    优嫌天气热出汗多每天都会在洗澡时顺带洗头,反正男生头发短一会儿就干了,不过米迦每次都会啰嗦地亲自拿毛巾帮他慢慢擦干,附带不变的唠叨,“小优现在不注意以后老了会偏头疼哦。”

    优当然不在意这种小事,不过在米迦的强势下还是慢慢养成了擦头发的好习惯,……当然,是由百夜米迦尔来亲自服务。

    “还真是……”优胡思乱想间任由水流不停地从头部开始冲刷着身体,眯着眼睛去拿洗发水,好不容易挤了一大团白色的乳体,却在抹上头发时水流一下子变大,乳状的液体一下子四处流窜。

    “啊……我靠……”辛辣的液体一下子在优的眼睛中乱窜,逼得优流下了生理性的眼泪。

    “小优?”优在疼痛间听到米迦的敲门声。

    优想扯过毛巾擦擦眼睛,却不料将架子上的衣服都扯了下来,“呜哇!”优顾不上眼睛的疼痛连忙去捞,然后他的心情是这样的(눈_눈),衣服落在湿漉漉的地板上早就湿透了,入手一阵温凉。

    “小优,怎么了?”门外的米迦看着浴室中的剪影手忙脚忙的样子只觉得很可爱。

    “啊,没事啦,就是衣服湿了。”优摸索着关掉花洒,扬声道。

    “那我去给你拿一套新的吧。”

    “啊,谢谢啦。”

    米迦说完就离开了,优听着米迦的脚步声远去,心中松了一口气,要是让米迦知道了自己将洗发水落进眼睛中还不知道怎么唠叨呢。

    优强忍着刺痛的感觉半睁着眼,拿下挂在墙壁上的毛巾抹了一把脸,把流下来的刺激性液体粗略擦擦,又翻过另一面去擦眼角部分,总之就是在干着毁尸灭迹的收尾工作。

    “小优?衣服我拿来了。”米迦很快就送来了衣服。

    “哦!米迦你等等!”优胡乱擦了一下,摸到门把打开了一条缝。

    “?”

    米迦发现了优的奇怪之处,以往也不是没有帮忙递东西的时候,但是优都会伸出个头来笑着对他说话,这次……怎么?

    “小优……”米迦将衣服通过门缝送进去后,突然想起什么,“啊,小优能让我进去吗?有样东西忘拿了。”

    “啊?……哦哦。”

    优有点想说我帮你拿就行了,好像又有点奇怪,最后优直接躲在门后背对着米迦假装在擦脸,心里默默祈祷米迦快点出去。

    米迦平静地走进空气湿润的浴室,悄悄地将门拉上,看着不远处那个美感十足的背部,蝴蝶骨处有一滴水碰巧坠在那里,随着优的动作慢慢地向下滑,米迦欣赏般地跟随着水滴向下看,晶莹剔透的水滴顺着蜜色的肌肤缓缓流动,偶尔优的动作还加速了水滴下滑的速度,从蝴蝶骨到脊背,又从脊背滑到腰部,最后顺着臀部的曲线没入某个隐秘的地方。

    米迦一笑,“小优。”

    “咦……!!”

    优听到这声音傻傻地转头,连盖在头上的毛巾也忘了拿下。

    眼角红通通的优一郎•小兔子•百夜就这么看向微笑的米迦尔•大灰狼•百夜。

    优暗道不好,连忙解释:“那个,米迦,这个只是泡沫太多了不小心流进眼睛,我刚才擦好了……!”

    “不乖的小孩应该被惩罚的哦?”

    “那个,知错能改也是可以的吧!”

    面对米迦的步步紧逼,优内心身为男子汉的自尊心被激发了出来,抬头挺胸,站的笔直。

    “哦……”

    米迦不答,只是将暧昧的视线向下移,弯唇笑眯眯的,这样风轻云淡的感觉让优一下子就红透了脸,既有被看光的羞耻也有被戏弄的恼怒。

    “米迦!”

    米迦向前一步,伸手包住小优某个安安静静的小东西,在优的耳边吹气:“小优,我想要。”

    优在下体被包住的时候大脑当机,只能僵硬地站立着,此时一听米迦轻柔低沉的诱惑更是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骨头都快酥了,心中好像有无数只喵咪在挠着一样痒痒的,似在渴求着某人大发慈悲垂下逗猫棒。

    米迦就是这样,执着到可怕,直白到心动,面对优他向来坦率,从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渴望。

    “好不好?”米迦再问一次。

    优知道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了,他被逼到浴室的角落,手上只能往后放,“咳,米迦,明天我还要训练呢,下、下次呗?”

    “明天是周末。”

    米迦的微笑不变,手中的动作又紧了一点,这一紧让优倒吸一口气。

    “呃……”

    “还有上次小优比赛时也说过会补偿我的。”

    米迦心知优的自尊心很高,于是放低了语气,委屈地看着优。

    “我……”优最吃软不吃硬了,小时候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每次都被米迦吃得死死的,现在依旧如此,恐怕以后也不会变。

    “大丈夫说到做到!……来吧!”优心一横,眼一闭,像是要奔赴战场一样大无畏。

    “呵呵。”这样的架势反倒将米迦逗笑了。

    “小优真可爱。”






………………没了_(:з」∠)_再往下就是肉了,最近懒得写_(:з」∠)_

各位七夕快乐哈! ( ̄ε(# ̄)☆╰╮o( ̄▽ ̄///)


评论(4)
热度(27)

2015-08-20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