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沉沦》Chapter4

 亲爱的米迦,生日快乐。

 情深意重,言语苍白,我只能用一生将这句话告诉你。

 我喜欢你,比任何人都喜欢。

                                                                                  ——优

食用提醒:1、导演米X艺人优
                   2、长篇,多角色
                   3、有戏中戏描写

                  4、近六千

前文链接:chapter1chapter2chapter3(太久没诈尸……有小修)

 经由一句话引发的效应。

  

  看到“清太”两字,但凡看过评分高的日剧就会记得两年前的那一部《欢迎来到海边》。

  

  来自东京的少年源一因父母离异转学来到海边小镇,他的到来,宁静的小镇仿佛被投进了一个石子,泛起了层层涟漪……

  

  源一生性孤僻,不善与人交际,即使来到新环境也是特立独行,游离于众人之外,是幸子首先对他伸出了手,幸子是混血儿,从小寄居在奶奶家,一头金发的幸子在这个小镇中十分亮眼,两人都以不同的点在这个小镇上突兀着。

  

  优是《欢迎来到海边》的三番,饰演女子幸子的青梅竹马清太,清太比幸子小两岁,正读国三,清太家是世代供奉神明的家族,严禁与外族女子通婚,由于这条戒律,加之两人相差的年龄,清太一直默默守护在幸子身边,即使他从不叫幸子为姐姐。清爽的外形,开朗的性格,倔强的眼神,对幸子的默默守护让电视机外的女性观众母性泛滥,恨不得踢开女主把清太抱在怀中好好疼爱。

  

  有句话说的好:男女主是用来虐狗的,男二是用来疼爱的。

  

  观众在第八集清太告白时对他的心疼达到了顶峰。

  

  雨夜祭祀,是镇子的传统。

  

  身为神社的儿子,下一任的继承人,清太也会参与这场祭祀,今年尤其特别,父亲将第二祭司的位置交给了清太,这是在祭祀中十分重要的角色。

  

  “清太!幸子、幸子在森林里走失了!”幸子的好友慌慌张张地冲进了神社,不顾他人的阻拦,冲进偏殿,找到了做准备的清太。

  

  “哐噹——”正在做准备工作的清太愣住了,手中正擦拭着的金色器皿也掉下了地板。

  

  一直在追着她的男人此刻也抓住了他的手想要把她拉出去,“都说了接下来就是雨夜祭祀!闲杂人等都不能进来!”少女神情激动,不管男人的禁锢,拼命挣扎着:“只有你能找到她了!”

  

  清太回神,冲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不让男人带走她,激动地问:“幸子在哪里不见的?!”

  

  “后山的森林!”

  

  清太咬咬牙,扯下头上的帽子扔在地上,立马就要往外面跑,“我去找她!”

  

  男人惊讶,他放开少女,伸手拦在清太面前,“我们可以组织镇民去搜寻,但是你绝对不能去!”

  

  “要是他们找不到怎么办?我最了解那个笨蛋!”清太还是执着地要往外跑,男人赶紧拦住他,清太只是一个少年,气力怎么也比不过一个成年男人,少女也急得不行,三人僵持在偏殿的走廊。

  

  “胡闹,你可是第二祭司!”这里的吵闹传到了正殿,一名身着祭祀服的中年男人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还未到他们面前,就大概知道了事情经过,向来严肃的他呵斥了一声。

  

  清太听到这声音,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垂头黯声道:“父亲。”

  

  “祭祀就要开始了,任何事情都要先放下。”清太的父亲,第一祭司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性,缓一缓沉声道。

  

  “我们会派人去找幸子的。不要担心。”

  

  清太看着父亲永远都是那副高高在上、全身心服侍神明的样子,心中莫名地恼火,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从小他就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关怀,他们之间的对话只有功课和成绩,小时候的出游都是幸子陪他的!他为什么要扔下幸子去弄那见鬼的雨夜祭祀!

  

  “性命和神社比起来就不重要么?!”

  

  “雨夜祭祀的意义不就是为了保护镇民么?!”

  

  “……我喜欢幸子!”清太向正走远的第一祭司大声喊出埋藏在自己心中多年的憧憬,他不在乎继承什么神社,更不可能为了神社放弃幸子。“祭祀的事情在找到幸子后我会来请罪的,所以、所以……”清太心中想说的话很多,道歉,赔罪,坦白,可是言语又是那么苍白,要用什么样的字眼才衬得起他的复杂心情?

  

  第一祭司冷冷地看着他,如此疏远的距离让两人看起来更像是陌生人,清太也倔强地盯着他,不肯退让半分。最后,第一祭司微叹一口气,询问身边的人:“渡边祭司身体尚佳否?可否请他来正殿一趟?”

  

  第一祭司知道清太为何向来亲近幸子,或许是清太表现在外的爽朗让他忽略了小时候对清太的冷落,这第一次看到乐天的儿子露出如此担忧的眼神……大概,是作为父母的他失职了吧。

  

  那人点点头,立马小跑着离开这个走廊。清太心中波涛起伏,这句话的意思……是让他离开么?

  

  第一祭司看到清太还楞在原地,习惯性地皱眉,“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给我找到幸子再回来给镇民赔罪。”

  

  清太如梦初醒,心中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他什么也来不及说,匆匆瞥了一眼父亲就冲出了神社。但是匆忙之间清太看到的父亲的眼中,似乎多了一些温度?

  

  第一祭司站在走廊上,看着少年不顾一切地奔向雨幕。

  

  幸子害怕打雷,这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的。她无助地蜷缩在石背后,双手紧紧地抱住肩膀试图将自己的体积缩得更小。当清太找到她时,她下意识地以为是刚离开探查地形的源一,清太在听到源一的名字时眼神明显受伤。他终于忍不住低吼:“幸子你这个笨蛋!”

  

  “我喜欢你啊!”

  

  幸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就连雨声和雷声似乎都远去渐低,她只听到了:我喜欢你。

  

  清太上前拥住震惊的幸子,动作很轻,不敢大力抱着让幸子难受,清太颤抖地轻声叹道:

  

  “化作泡沫也没关系。”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幸子完全想不到比起青梅竹马更像弟弟的清太会喜欢自己。她想起了很小的时候清太对她说喜欢,幸子只当是清太年纪小,不了解规矩,半哄半骗地回答:供奉神明的人喜欢上异族是会像小美人鱼一样化作泡沫的哦!

  

  清太怎、怎么会……喜欢我呢?幸子不敢置信,可是身前的少年又是如此真实,她想离开清太的怀抱,可是清太像破罐子破摔一样抱着她不肯放手。

  

  “再一下,一下就好了。”清太近乎乞求地说。

  

  幸子看着阳光爽朗的弟弟此刻的压抑惊慌,甚至是脆弱,张口又闭上好几次,最终没忍心推开他。

  

  清太就这么在大雨中跪在地上,拥着幸子一遍又一遍地说:化作泡沫也没关系。

  

  就是这句话让一群母性泛滥的女人彻底爱上了清太,正好当时风行年下男子,清太这种外貌属性完全掳获了成年女子的心。

  

  小天使不哭来姐姐怀里!!

  

  比起苏到没朋友的男主,果然还是清太小天使能值得疼爱!一众怪阿姨的心声。

  

  原来优一郎就是清太(*´╰╯`๓)♬!!天呐他都长大了!

  

  这么好的演技怎么这两年没看到其他好的作品呢!?总是演路人甲角色我都要气愤了(*`へ´*) !

  

  第一次知道这个演员啊!定妆照好诱惑!谢谢告知我去补番了!

  

  优一郎是要转型么?由清爽的少年变成熟的男人?MAYA好像都不错呢!期待电影!

  

  啧啧啧看那身段不像是第一次拍这种戏呢~不知道有没有下海233

  

  ……

  

  铺天盖地的评论翻滚而过,官方推特下的评论几乎是一秒刷新一页,在这段时间上,根据不完全统计,优的搜索量达到了19517次,这个数字也在不断跳动,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和米迦尔共同出演沉沦。

  

  日剧圈的姑娘还扒出了优这四年出演的所有剧目,包括sp在内林林总总共几十部,虽然看似数量很多,但没有几个是主演,连主要配角都很少,更多的是当个小配角或某一集的Guest,甚至有人专门开了一个分析贴,深挖发现优的演技其实并不差!只是一直都是跑龙套?这样的实情让姑娘们都震惊了,这样的相貌形象,又没有不堪的记录,加上一定的演技,居然没人气?

  

  他不会是得罪人被冷藏了吧?!

  

  这时候,优数量极少的真爱粉的呼喊声终于能够让别人听到了:我们家优酱一直都很努力,请多多支持!

  

  一个人跳了出来号召,其他粉丝自然会站出来和她组成统一战线:优酱是小天使啊!请相信他的演技!

  

  这些微弱的声音凝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声音,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将优推到更广阔的公众平台,慢慢地,有更多的人表示对优的感兴趣,一个艺人的粉丝质量有时也能为艺人带来不可预计的影响。

  

  看着这些直白的声援,优的心中又暖热又酸涩。

  

  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抹眼泪了,优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把网页关了。两年前的火热在现在已经是很少人知道了,突然爆增的关注度和粉丝量让他颇为感慨。

  

  “好了!今晚就吃泡面吧!”优站起来伸一个大懒腰,打算破例吃一次垃圾食品。

  

  “叮咚。”优正打算去厨房拿泡面,这时门铃响了。

  

  “谁呀……筱娅?”优这里平时根本没有人来找他,在圈子中也没有几个合得来的朋友,来的最多的就是柊筱娅。

  

  优戒性不高,连猫眼都不看就直接开了门。

  

  一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微笑的金发男子。

  

  “诶?!”优惊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是前几天才见过面的百夜米迦尔,他未来的合作者,哦,还是顶头上司。

  

  米迦尔招招手,显然他早知道了优住在这里,“新邻居,还请多多指教。”

  

  ???新邻居?难道米迦尔导演住在对面?此时优才和这几天对面时不时传来搬动家具的声音的疑惑连在一起,原来对面有人入住了。

  

  “啊……我才是,请多多指教!”优可没忘了对面的男子是掌握杀生大权的导演,赶紧回应。

  

  “在私底下就随意一点吧,一直保持工作状态会累呢。”米迦尔装作苦恼的样子,简单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优本来就是爽快的性子,“那好呀。”

  

  两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也不觉得尴尬,优在心里嘀咕要不要请他进来坐坐,但家里也没有能招待客人的东西……正开小差的时候,米迦尔说话了。

  

  “其实,我突然来打扰是有原因的,我那边的炉灶坏了,想过来蹭一顿呢,不知道百夜君方便么?”米迦尔无奈地坦白,看着米迦尔烦恼的样子,优本来想婉言送客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了下去,他侧身请米迦尔进门,“当然可以,只是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可能要委屈你了。”

  

  优完全没有想过他可以定外卖或者出去吃。

  

  米迦尔在心中勾起嘴角。成了。

  

  “不会,那我就打扰了。”

  

  米迦尔进到屋子里面很自觉地坐在沙发上,用余光打量这间屋子,因为是公寓式的楼房,对面两间屋子的格局只是左右不同而已,比起对面米迦尔的黑白灰的样板房,优的房子更像一个“家”。

  

  嗯,看来回去还要再装饰一下呢。

  

  优打开冰箱的门,一脸纠结地看着里面的东西:葡萄味汽水、瓶装矿泉水、两个番茄、三个鸡蛋,还有柊筱娅给他买的各种面膜,自从接下《沉沦》后柊筱娅格外有斗志,不再允许优熬夜打游戏。

  

  这就是优的冰箱中的所有东西,……但是接待客人的点心茶水一样没有。

  

  这些能拿去招待客人么?优十分苦恼。

  

  没有办法,优只能拿出一瓶矿泉水,一瓶汽水转身问米迦尔,“咳,抱歉我这里没有什么东西,米迦尔你想要哪种呢?或者我下楼去买点茶叶糕点?”

  

  米迦尔指指优右手的矿泉水,“水就可以了,不用这么麻烦的。”

  

  即使被宽容地理解了,优依然过意不去,毕竟还是第一次请别人进来,优在心中记下一笔,下次出门一定要买茶叶和点心!嗯,福田屋的草莓大福!

  

  优自然不喝汽水,拿着矿泉水就坐在地毯上,他和米迦尔不算太熟,除了工作上也不知道有什么话题可以聊,优只好拧开瓶盖默默喝水。

  

  反观米迦尔一派自若,十分淡定自然地坐在沙发上,他没有喝水,反而笑着看低头喝水的优,优的头顶有一个发旋,周围的头发乱翘,看上去柔软蓬松,还有一根呆毛傻乎乎地翘出来,特别有让人揉乱的冲动。优穿着宽松的居家服,在他低头的时候脖颈的线条十分明显,是少年介于青年的温润流畅。

  

  米迦尔的眼神不着神色地暗了。

  

  “百夜君很努力呢。”

  

  优听到这句话抬头看米迦尔,米迦尔眼中带笑,把眼神移向了桌面上的电脑和剧本,剧本被摊开翻到某一页,上面用红蓝两种笔勾出不同的重点和个人理解,虽然刚拿到剧本不久,但剧本的边角已经被折得很厉害了。

  

  优脸一红,这种私底下的认真和努力突然被外人,还是导演知道的感觉让他莫名的尴尬。

  

  “没有什么好夸耀的啦。”优忍着尴尬的心理手脚麻利地将剧本收好,电脑关了网页,现在一眼看过去只有一张系统的桌面壁纸。

  

  米迦尔似乎对优的任何反应都非常感兴趣,尤其是优苦恼的样子,真是忍不住想要欺负他呢。

  

  优经过这几个小插曲,心态已经放平了,导演又怎样,还不是人嘛,这种小事不必纠结了!

  

  “米迦尔你真的要在我这里吃么?要不我们一起出去?我这里可没有能招待你的东西哦。”优在厨房中翻箱倒柜,但根本没有多少食物,这种东西拿去招待客人怎么说也太不像话了。

  

  米迦尔也来到厨房中,这房子的厨房是开放式的,现代感十足,光滑的黑色大理石流理台上孤零零地放着优从角落里搜刮出来的材料:两袋从柜子中拿出来的泡面、一小袋米、冰箱里的番茄鸡蛋、橱柜里的几罐调味料。米和调味料都是未开封的,可见主人平日的懒惰。

  

  “百夜君平常都是这样过的么?”

  

  优毫无压力地耸肩,唉,男人嘛。

  

  优这时候想起来他最爱的外卖,他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想翻他引以为豪的外卖电话单,“如果不想出去定外卖也是可以的哦。”

  

  旁边伸出了一只手把手机拿走,优疑惑地看向米迦尔,米迦尔微笑着解释:“不用这么麻烦,我来做就好。”

  

  “诶?”貌似,我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百夜君不相信我的厨艺?”米迦尔的笑容更大,根本不给优思考的机会,“毕竟在国外都是自己做,百夜君想尝尝么?”

  

  看着米迦尔晃人眼的笑容,优觉得莫名的熟悉,恍惚间就点了头,“哦。”

  

  ……等等我在干什么?让导演下厨么?!

  

  这边优还在纠结,米迦尔已经从善如流地挽起了衬衫的袖子正在套围裙了,米迦尔将背转向优那边,“百夜君能帮我系一下么?”

  

  “啊,好!”优很自然地从听米迦尔的言语,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当他帮米迦尔系上一个大蝴蝶结的时候甚至不厚道地笑了。“噗哈哈,米迦尔你穿这个颜色好合适!”

  

  米迦尔低头看看围裙的颜色,是粉嫩的浅黄色。

  

  “还不错。”

  

  当米迦尔端出两碗面的时候,优对米迦尔的评价又多了一条:厨艺MAX!

  

  受材料所限,米迦尔只是煮了简单的面条,用番茄作汤底,煎了两个蛋覆盖在面上,色泽金黄诱人,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优一直盯着桌子上的面,眼睛亮晶晶的。现在他们都坐在地毯上了,茶几不高,坐在沙发上反而不方便吃东西。

  

  优虽然很想风卷残云,但还是要守礼的,等到米迦尔脱下围裙坐下的时候优才拿起放置在碗上的筷子,米迦尔好笑地看着一副想吃又要忍耐的优,“百夜君试试味道如何?”

  

  “嗯!”优喜笑颜开,不废话地直接动嘴,夹了一口面条,又咬了一口煎蛋,已经幸福地快要融化了。“好好吃!”

  

  优舀起一勺汤,粗略吹吹就放进口中,然后又是一阵感动,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面条呢?

  

  米迦尔支着下巴看这吃货,果然学点厨艺是正确的选择。

  

  优吃着吃着也发现了自己的吃相,假情假意地放下碗筷,赞美辛苦的劳动者,“咳咳,米迦尔,你的厨艺简直太好了!”

  

  “就这样?”米迦支着下巴笑。

  

  呃,不满意么?优在思索自己难道看上去很虚伪么?“嗯……还有……”

  

  “你未来的妻子一定很幸福!”优挤眉弄眼地调侃道。

  

  米迦尔失笑,姑且收下这句。“那我能提个小要求么?”

  

  小要求?优这时候想起一句话:没有比免费更贵的东西。他有点小防备,毕竟在这圈子混得开的,多多少少有点沾黑,虽然米迦尔看上去和那个世界完全没有关系。

  

  “你说。”

  

  “我能叫你小优么?”

  

  优绷紧了神经,就怕米迦尔提出奇怪的要求……结果等来一句这个?!

  

  “哈?”

  

  “小优我们同岁哦,你叫我米迦吧?”米迦尔已经自然地改口了,优赶紧摆手阻止他,“等等,我叫你米迦可以,但……小优就……”太亲密了吧?!

  

  优想要委婉地表示自己的想法,毕竟都是人精了,应该能理解他的潜台词吧?

  

  米迦尔完全没有接收到优的委婉,笑眯眯地说:“不要,我想叫小优。”

  

  米迦尔导演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厚脸皮?!

  


TBC

话唠时间:

大家好,今天是米迦迦生日,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凑巧刚关进小黑屋写了第四章,就一起庆生吧WW

我真的,很喜欢这样温柔,重情,偏执,狡黠的米迦。

顺带一句,这不是更新,只是冒泡啦……离七月还有两个月……

因为现在也在写原创,所以难免有分流,但还是会努力两手抓的!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