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蝴蝶君】Are You My Butterfly?

 请你记住,在和你相遇的那段时间,才是我真正存在的时光。

《蝴蝶君》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1993年,对于电影界来说,真是奇迹的一年,不仅诞生了诸多优秀的作品,也成就了一批无可复制的演员,我很遗憾居然现在才了解到《蝴蝶君》这部作品,但他给我的冲击力却是穿越了二十三年的时光,直击心灵。

《蝴蝶君》所要表达的情感浓重而复杂,仅凭直观印象不能写出很客观清晰的评价,这仅作为我观影的感想。

当宋丽伶手捏衣摆款步出场的时候,我就知道雷尼沦陷了,包括我也是,那一抬眸,一扬唇,便惊艳了时光。

雷尼·加利马尔,一个绅士,我从未见过比他更珍惜自己所爱的人,面对二十多年不肯坦诚相对的宋丽伶,雷尼不是不想的,他想见到那层白娟袍子下的细腻肌肤,见到自己的Butterfly矜持外表下的美好身躯,可是他爱她,以至于愿意为她让步到这种地步。

宋丽伶,我更愿意以蝴蝶君去称呼他,在雷尼眼中,他是她,在世人眼中,他也是她,在那些委员会成员眼中,他连TA都不是,只是一个恶心的垃圾,一面需要蝴蝶君通过内心挣扎谴责得到的消息,一面又对他的伪装不屑一顾,多么讥讽。

在雷尼升为副领事之前,他对蝴蝶君退避了半年,他在那次夜里亲吻了他之后,便不敢再向前走,是怕自己尴尬的身份让两人进退为难么?蝴蝶君一次次写下的坦诚情语又被他置于何地呢?“我早已将羞耻敞开在你面前。”蝴蝶君的这句话让雷尼彻底动心了,他相信自己找到了那个西方男人幻想出来的完美女性,她是他柔顺的奴隶,永不背叛,永不离开。

这时候,雷尼第一次问蝴蝶君:Are youmy Butterfly?

蝴蝶君颤抖地抚摸雷尼的脸,轻声答:Yes.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我愿意相信,这时候的两人是纯粹的爱着彼此。

文革,再次看到文革,我的内心依旧是无比恨,在十年文革中我们到底有多少文化结晶被糟蹋、被砸烂、被踩在底下视为垃圾?举着小红本拉着横幅走街串巷游行示威,大喊“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多么愚昧,多么可笑,当看到一车车的华美戏袍被扔在地上扬起灰尘,又为小山一样高的戏服家当增添高度时,我想起了《霸王别姬》的那一幕,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事情,当他们点燃火把,点燃衣服的时候,透过火焰的跳动仿佛将两部电影的场面合二为一,那个蓝底镶珍珠的凤冠就这么慢慢被烧得焦黑,慢慢地熔化在火焰中。这时候,那些在旁边吹着手风琴,跳着滑稽的舞蹈的红卫兵不是更像是一群扭曲的牛鬼蛇神么?

雷尼对于他的所见又是有何感想呢?当他看到在自己沦陷的北京剧院的戏台上,一群身着深蓝色粗布,白面红眼的红卫兵在上演着他看不懂的革命戏,他会不会想起很多年前的那场贵妃醉酒?自己的Butterfly是如此娇细、完美、优雅而神秘,绝不是台上那些可笑的人。

 

可他的Butterfly在遥远的东方,自己已经被遣送回国,不再是那个法国驻中国的外交官了。

没有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Butterfly有一天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风尘仆仆,却依然气韵出众。他问:不过你的太太呢?雷尼紧拥着他,亲吻他的额发、脸颊,嘴唇,仿佛要将这么多年的思念和爱意表达出来,他答:她在这里,在我的怀里。

这算是第二次问:Are you my Butterfly?

回答是:Yes.

雷尼真的就没有想过Butterfly是因为间谍的原因才来到自己的身边的么?我觉得,是有的,但他为了保持心中完美的Butterfly,为了自己仅见过一面的孩子,他想当一个完美的丈夫,一个完美的父亲。

雷尼看到自己的Butterfly西装革履出现在法庭的时候,心中是作何感想,这么多年的爱,在转眼间烟消云散,两人坐在车上的时候相顾无言,蝴蝶君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第一次完完全全坦诚地面对雷尼,雷尼在逃避,挣扎,避开他的身躯,就如没有看到还能求得一份虚幻的纯洁一样。

蝴蝶君赤身走到雷尼面前,蹲下身,执起他的手去摸索自己的脸庞轮廓,声音也是轻细低柔的声线,雷尼闭着眼感受,蝴蝶君柔声说:I am your Butterfly.雷尼醒了,这是他的Butterfly,却又不是他的Butterfly。面对蝴蝶君的问句,雷尼心如死灰,自己的爱是一个完美的谎言,蝴蝶君也心如刀绞,垂眸道:你从没真正爱过我。

全部电影中最感到心疼的就是雷尼推开了蝴蝶君的手,走到另一边的座椅坐下,徒留赤裸的蝴蝶君跪在原地,双手捂着脸庞低声抽泣,不堪而羞耻,我想起了之前的那句话:我早已将羞耻敞开在你面前。一个人要多么深爱另一个人,才能将自己完完全全地卸下防御,赤条条站在对方面前,当雷尼拒绝了他的时候,无疑是给蝴蝶君判了死刑,自己的爱,一文不值。

在监狱中,或许是一次节日庆典,犯人们也有机会登台演出,雷尼从狭窄的窗口中伸出了一双涂着玫红色指甲油的手时,我甚至在想他是疯魔了么?

后来的一切,雷尼告诉我,他确实疯魔了,不疯魔,不成活。在一众犯人之间,雷尼出落地像个绅士,甚至还能调侃自己,在按下收音机的那一秒,雷尼的手是颤抖的,他在想着Butterfly么?自己和Butterfly的种种皆因这部《蝴蝶夫人》而起,理所应当的,也应以这部为终结。在粗糙地涂抹中,雷尼慢慢诉说自己和Butterfly的爱情,而另一边,蝴蝶君坐上来回国的汽车,解开手铐,登上航班,再也见不到那个努力成为一个完美父亲的男人。雷尼说,自己依然相信有这样的女人如西方男人幻想的那样,愿意为了爱一个男人而牺牲所有。

即使这男人的爱,一文不值。

雷尼伸展开双手,眼中泪光闪动,他挺直了腰杆说:我名 雷尼·加利马尔。

又名 蝴蝶夫人。



————

今晚突然想起很久之前下载的蝴蝶君还没看,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依然还是虐到不行,尊龙演的真的是太好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情,混合了女性的阴和男性的阳,成为了无解的蝴蝶君。

评论
热度(13)

2016-06-15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