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沉沦》Chapter5

大家好,许久不见,我又从棺材中爬出来了WW

终于有胆子说有时间更新了,但底气还是不是很足哈哈哈(手残没药医233)

这么久不见,先来介绍一下《沉沦》?

整一篇文的食用提醒:

1、导演米X演员优,努力色气XD;

2、正文风,多角色,慢热长篇;

3、副CP为深红,其他自由心证WW;

4、有戏中戏描写,有原创角色;

5、虽然更新龟速,但绝不弃坑233

6、会出本子,希望大家能喜欢~

以上都OK的话,祝食用愉快~

前文链接:chapter1chapter2chapter3chapter4(有小修哦~)

  自从请米迦尔进门之后,优觉得自己是招惹上了一尊大神。

  

  各种或直接或变相的请求,时不时过来串门“吃饭”,虽然很大成分上是优贪恋米迦那份好厨艺……但不管如何,这几天优算是见识到米迦尔的缠人能力。

  

  虽然不太习惯自己单调的生活中出现这么一个人,但……感觉还不错。优在喝着米迦尔端过来的咖啡,坐在窗前懒懒地晒太阳。

  

  ……但是米迦尔为什么会亲近他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艺人呢?这是一直存在优心中的疑惑。

  

  或许是两人的关系进展太过迅速,以至于柊筱娅来接优去见面会的时候都惊讶在优的房子中看到米迦尔。

  

  “你好。”米迦尔正在切刚做好的鸡蛋薄饼,每张薄饼之间有夹着一层草莓切片,那香甜的味道让柊筱娅有一丝动摇。

  

  柊筱娅看着和平时没有两样的客厅,还有正在切薄饼的某人。她,应该……没有走错门吧?

  

  “筱娅你来了啊,吃一块薄饼呗?米迦做的超级好吃!”优洗漱完立马赶来吃早餐,米迦尔大早上的就端着一份薄饼过来诱人,真是太过分了!

  

  “……嗯。”柊筱娅最后点头,决定在车上严刑拷问优和米迦尔的关系。

  

  刚认识几天的人你就敢往家里放,你是三岁小孩子么?!

  

  还是那位风头正劲的百夜米迦尔。这才是让柊筱娅担忧的地方。

  

  三个人一起吃早餐,两个人都心思重重,只有一个人吃得无比轻松。

  

  吃过早餐,米迦尔知趣地“回屋收拾东西”,柊筱娅看着优将他送到门口还打招呼待会见就一阵头疼,盯着对面关了门立刻把优拉回来,劈头就问他俩什么时候熟起来的。

  

  优思索了一会儿,这问题他自己还没有答案呢,“大概是年纪一样玩得来?”

  

  人家大导演和你这种无名小角玩得来才有鬼呢,看他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你的身上!柊筱娅直觉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况且米迦尔又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在没有明确证据前不好给人定罪。

  

  最后,柊筱娅只能催促优赶紧收拾出发去剧组。

  

  如果柊筱娅热爱中国文化,那她或许会知道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沉沦》的投资额不小,BLOOD占了其中大半投资份额,出手之大笔不得让人浮想联翩,这年头导演潜规则演员的不少见,可社长潜规则导演算什么回事?图脸还是图才华?当然这只是一部分网友的见解,也没见两位当事人有正面的回应,反正这有利于的电影的宣传不是么?

  

  《沉沦》的大部分内景在东京郊区的一座影视城里面完成,外景则选在了北海道的原始森林,今天要去的地方是BLOOD事务所旗下的一间广告公司,提供部分拍摄场地和道具制作。

  

  柊筱娅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在看剧本的优,状似无意提起一样说:“BLOOD对《沉沦》格外上心啊,连场地都提供好了。”

  

  “嗯……可能对米迦期望特别高。”优正琢磨着第一场的内心戏,随口答道。

  

  柊筱娅见他没什么特别反应,也就放下了心,毕竟如果,如果克鲁鲁·采佩西和百夜米迦尔真的有点什么的话,优那是怎么也掰不过人家胳膊的,在克鲁鲁·采佩西面前,他连鸡蛋都算不上,撑死也就是个孵化未成功的卵。

  

  优看今天的柊筱娅怪怪的,好心提醒她:“绿灯啦,前面的车都要走了。”

  

  “啊,哦!”柊筱娅赶紧踩油门跟上前面的车流。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也没再聊什么工作的话题,柊筱娅知道优很重视这个电影,也不去打扰他,安安静静地开着车,车内的冷气维持在一个适宜的温度,细小的风声和偶尔的翻页声成了车内最大的声音。

  

  到了广告公司,柊筱娅检查了一下优的着装,递给他一张工作证让他挂脖子上,两人从地下车库乘电梯上地上一楼。

  

  “叮——”铁皮盒子的口子向两边张开,吐出了挤在逼仄空间内的人群。

  

  一出电梯,就是金碧辉煌的大厅,两道巨大的弧形扶梯从两边延伸到二楼,特意挑高的天花板垂下一个三层水晶吊灯,在壁灯的映照下更显华贵。相比其他公司的现代化装修,BLOOD事务所向来青睐低迷奢华的中世纪风格,连带着子公司的装修风格和力争和母公司相近,据说在BLOOD的总公司的一个装饰性的花瓶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柊筱娅带着优走到前台说明来意,前台小姐微笑地回答请稍后,很快就会有人带他们上去。

  

  果不其然,过不了几分钟,就有一个年轻的紫发男人向他们走来。

  

  “您好,请问是百夜优一郎的经纪人柊筱娅小姐么?”紫发男人微笑问道,后脑勺扎着小辫子一翘一翘的。

  

  柊筱娅点头,“是的,请问您是?”

  

  那人把自己的工作证亮了出来,“我是BLOOD的员工库拉斯·威鲁特,是《沉沦》的AP。”

  

  柊筱娅递过一张名片,BLOOD对米迦尔的态度真是奇怪,自己公司的员工都分来当AP。

  

  “请跟着我走吧。”拉库斯伸手让他们先走,自己陪在旁边指引。他挺好奇让米迦尔心心挂念的百夜优一郎长的是何等出色,还特意和雷奈换了任务下来接人,现在乍一看也不过如此嘛。

  

  “好的,谢谢。”优抬手压低帽檐,点头。

  

  三人边走边聊,基本上都是拉库斯在问,柊筱娅回答,优全程当背景。

  

  优将手揣在衣兜中,拨弄着自己的耳机线,真想掏出来听歌啊。

  

  三人乘电梯上了十九层,直奔最大的摄影棚。

  

  一进摄影棚,优就被开得很足的冷气冷到了,一大股雾气扑面而来,他只穿了一件长袖薄卫衣,在这里完全不够看。

  

  “有个剧组在用干冰,过会儿就好了。”拉库斯解释道。

  

  “嗯。”

  

  拉库斯带着优和柊筱娅走到最里面的分区,正巧碰上一个高挑的灰绿发色的男人抱着一箱东西往外走。

  

  拉库斯招呼道:“哟~雷奈。”

  

  被唤作雷奈的男人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他们三人,眼底的青黑显而易见,一副通宵几天的死鱼脸,“哦,拉库斯。”

  

  拉库斯习惯了同僚的冷漠脸,依旧高高兴兴地和他说话,雷奈说了几句嫌烦就借口走了。

  

  “那家伙也是AP,天生一副别人欠他一千万人类好麻烦的表情。”拉库斯意外的话多,也多亏他在路上就了解一些情况。

  

  三人到达一个宽敞的分区,那里有七八人在布置场地,最前方摆着一排桌子和一溜椅子,桌子上还放着名牌,显然是为主演们和导演组准备的,主席台下方就是排放整齐的一个小方阵,这里是《沉沦》其他演员的位置。

  

  优他们来的时间刚好,人基本来齐,君月未来和君月士方更是早早来到,君月未来坐在一旁看剧本。

  

  拉库斯将他们带到这里就算任务完成了,接下来还有其他事情要准备就离开了,优环视一圈儿也没看到米迦尔的身影,和柊筱娅打商量跑到了君月未来那边聊天。

  

  柊筱娅自己还要去联络各方面的人,让优跟着他们也好。她拿出了黑色皮质的记事本,翻看行程,哪位大咖摄影师接下来会在这个广告公司拍摄,哪位电视台导演下午三点在XX电视台出现,哪位著名设计师的四月行程有空她都记下了,就等着和他们的“各种偶遇”。

  

  柊筱娅“啪”地合上笔记本,带着自信的微笑,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踏踏踏地离开这个摄影棚。

  

  毕竟一个出色的经纪人才能让艺人发光发热呢。

  

  优和君月未来在聊在《沉沦》中的对手戏,正说到少女安为了加比违抗六彐村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插了进来:“安是为了加比,也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哦。”

  

  优和君月未来都看向声源,米迦尔正看着优笑。

  

  优一看到米迦尔,眉毛都上扬了一点儿,“米迦你来啦。”

  

  “嗯,还有君月小姐你好。”米迦尔顺便问候一句。

  

  君月未来略微羞怯地笑笑,“您好。”

  

  “过去坐着吧,就要开始了。”

  

  “好啊。”

  

  优在主席台落座,左边是米迦尔及几位副导演,右边是君月未来。

  

  其余的配角演员都在台下就坐,林林总总共有几十人。经纪人及工作人员、AP则在房间的最后落座。

  

  早上十点,全剧组见面会正式开始。

  

  因为这只是剧组内的见面会,并不需要对外做公关,故米迦尔只是简单介绍了主要演员,并提出了自己的几点拍摄要求,最后感谢各位出演,《沉沦》绝不会让各位失望云云。

  

  优侧着头看米迦尔,此时的米迦尔远没有在私下的温柔生动,嘴角的一丝笑容也极为公式化,不过眼中的认真让他格外吸引人。

  

  根据导演组的讨论决定,优先拍摄外景。大致讲清外景拍摄流程后,导演组又根据场地租借时间和各演员档期决定其他内景拍摄顺序,合理安排时间,节省拍摄成本。

  

  “大家还有什么疑惑么?”米迦尔手扶麦克风,低沉的声音通过电流都变得更加磁性。

  

  基本上都不是第一次演戏,米迦尔刚才又将事项说得清楚明白,也没有拎不清的人问发不发便当这种幼稚的问题。米迦尔笑笑,说:“现在大家手上都拿到了剧本,就开始对台词吧。”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紧张而紧凑的对台词中度过,优在真正和别人对戏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自己和别人的实力差距,这也激发了他的好胜心,越发专注地投入感情到台词中。

  

  时间就悄然在所有人的专注中溜走了,三天后,《沉沦》正式开拍。


  *

  

  阴历六月六,黄昏六时六,逢魔时刻。

  

  天边最后的一线光芒也被阴翳遮盖,诡异的血红色布满了天空,天边出现了一弯残月,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大风吹得树木纷纷折了腰,人们都藏匿在家中不敢出门,这时候正是死神来收割灵魂的时候!

  

  六彐村的压抑被一声嘹亮的哭声打破了。

  

  躲在家中的人们都望向了同一个方向,在六彐村的边沿,有一户被诅咒的人家,违抗神明旨意的骑士和圣女。

  

  原应为神明奉献一切的圣女却和自己守护骑士一起叛逃圣殿,引来圣殿的追杀,最后被剥夺神之恩宠,烙下恶魔的印记,生生世世受到诅咒,死后再也不能回到圣父的身边。

  

  偏偏是这时候诞下后代……这是神明的惩罚啊!所有村民都在这么想。

  

  圣女的身体本就虚弱,诞下婴儿后更是消瘦单薄,纵使骑士为她费劲千辛万苦寻到了魔药也不能挽留她的生命,冷酷的死神最终在一个月后带走了圣女的灵魂。

  

  骑士悲痛欲绝,双手紧紧握着圣女冰凉的手诅咒神明,为何要如此对待您的信徒!!!

  

  如果神明无法救赎我,那我只能堕落为魔鬼,与神宣战!!!

  

  骑士看着在圣女身旁安然睡着的婴儿,轻轻地抱起了他,右手颤抖地描绘婴儿还未长开的脸庞,这小小的鼻子,像她,这薄薄的嘴唇,像自己……骑士的心中又爱又恨,如果没有这婴儿,他的圣女是否还在他的身边?

  

  魔鬼!这也是魔王派来的魔鬼!

  

  想到这里,骑士的爱顿时只有滔天的恨,眼睛死死地盯着闭眼睡觉的婴儿,只要自己轻轻捏住那幼细的脖子,他就能回到母亲的身边——!

  

  或许是感知到了生命的危机,一直乖巧的婴儿突然不安地哭啼,这哭声让骑士揪心。

  

  他怎么能杀了自己的孩子?可他又怎么能看着害死自己恋人的凶手一天天长大?

  

  最后,骑士将一块铜质小吊牌挂在婴儿的脖子上,将婴儿放在六彐村的村口,他自己带着圣女的遗体再也没有出现过……

  

  婴儿被抱到了一位老人的眼前,老人一身灰扑扑的粗麻衣裳,拄着一根怪木拐杖,满脸的褶子,面容阴沉,但他是村子最德高望重的老人。

  

  “我们要怎么处理这孩子?”

  

  婴儿被递到老人眼前,老人看着婴儿微笑,拉出婴儿脖子上的挂牌,刻着:加比。加比也毫无被抛弃的知觉,看到生人的脸庞也不胆怯,一味的笑。

  

  看到对他笑的加比,老人伸出枯槁的手抚摸加比的脸颊,先是极轻柔的抚摸,后来却逐渐下了重手,加比似被粗粝的茧子磨到了,一改微笑,止不住的号哭,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抱着加比的村民都手无足措。

  

  老人的眼帘一直半垂着,对于加比的哭泣也没有丝毫反应,幽暗秽浊的眼珠子没有一点神采,“就让他当作六彐村的祭品吧。”

  

  老人的一句话,改变了加比的一生。

  

  “卡!Out!”第一幕,完。

  

TBC

————

小剧场:#雨露均沾体#

“自打我接戏以来,我就独得导演的恩宠,于是我就劝导演,一定要雨~露~均~沾~,可他非是不听呢。”

“就宠我!”

“就宠我!!”

“就宠我!!!”

……哈哈哈哈我笑成doge2333米迦尔导演别甩刀子给我OTZ

本来想写到优出场的,可是又太长了不好断,嗯,看看这两天能不能写完6吧WW,谢谢大家的支持!!欢迎探讨~~~

PS:发现米迦的同僚挺好玩的。

评论(1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