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沉沦》Chapter6

     食用提醒:

1、导演米X艺人优

2、戏中戏描写

3、本章作者没吃药💊

前文链接:chapter1chapter2chapter3chapter4chapter5

  

  十六年后。

  

  清晨,树林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雾气,在静谧的树林中偶尔听到一两声布谷鸟的叫声,一个清秀的少年背着一把木弓穿梭在丛林间,蜜色的肌肤上黏了一层薄汗,在晨光下闪着晶莹的光,少年反手抽出一支羽箭,搭好随时准备开弓。

  

  一道白色的闪电倐地就从半人高的草丛中窜过。

  

  少年的动态视力极好,即使白色闪电的动作无比快,少年还是通过草丛动的方向预判出了白色闪电的位置,他立马拉满弓,眯起一边的碧绿色眸子,盯着某个点……下一秒,白色闪电一定会出现的位置!

  

  微风拂过,在草丛中掀起层层波浪,白色闪电又闪现,少年果断放手,羽箭离弦飞射出去!

  

  “噗!”箭矢没入猎物身体的声音。

  

  少年心中得意,自己的箭法在周围的村庄里都是排得上号的。

  

  他向羽箭最终落地的地方走去,拨开高高的草丛,在杂草中躺着正是一直白色的兔子。

  

  白毛兔子被少年的箭射中了右后腿,动弹不得,整个儿倒在草丛中簌簌颤抖,两只长长的耳朵都折了,看上去特别可怜。

  

  “呃……”本来抱着猎一只野味当今天的加菜,现在射了只这么可爱的家伙该怎么办?

  

  白毛兔子灵性十足,睁着浑圆黑亮的温润眼珠子看向少年,似乎在说我这么可爱你舍得杀死我么?

  

  “唉……”少年叹了一口气,俯身抱起那只狡猾的白毛兔。“算我倒霉咯。”

  

  箭还插在兔子腿上不好一下子拔出来,少年只有抱着它一路往村子的方向走,没走出树林,便迎来了一个娇小的少女。

  

  “加比哥哥!”少女抱着一大束罗拉花向他小跑过来。

  

  今天是六月六,恶魔之日,信奉神明的六彐村都要在今天进行祭祀,祛除魔障。

  

  “安!你看我猎到了什么?”

  

  安跑到加比身边,看到加比怀中的兔子低呼出声:“小兔子!”

  

  “嗯!把它送给你好不好?”加比想着安向来喜欢小动物,这白毛兔子送给她最合适了。

  

  安自然喜欢,连忙放下花接过兔子,心疼地抚摸兔子的小脑袋,“对不起哦,让你受伤了。”

  

  加比心有愧疚地咳嗽,心虚地左顾右望。

  

  “对了,安你怎么进树林了,快到六月六了哦。”

  

  “哦,是村长让我来找你去沐浴净身,说是……说是明天会在小教堂做洗礼!”

  

  加比是六彐村选出来的“羊羔”,意喻神的眷属,加比一直都虔诚地信奉神明,也将这个身份视为荣耀。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自己会在十六岁那天进行一次洗礼,没想到,是在六月六日这一天。

  

  现在,加比听到洗礼二字,心中涌起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是自己太久没去忏悔了么?

  

  加比皱眉道:“……那我们回村子吧。”

  

  “好~”


  *

  

  阴历六月六,黄昏六时六,逢魔时刻。

  

  尘封许久的小教堂在今日重新被开启,所有的物什都重新打磨擦洗,墙壁上的壁灯全部点上了烛火,将昏暗的小教堂照得亮如白昼,不大的教堂内坐满了村民,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再六月六日这一天在夜晚降临时出门了,大多数中年人都是敬畏又恐惧,……今夜就是审判日!

  

  加比被带到专门的地方沐浴,并换上了别人为他准备的米白色稠裙,加比浑身不自在地扯着领子,衣领处绑了一条白色的丝带,挽成标准的蝴蝶结,还给他戴上了一条纯银的十字架。

  

  加比一步步地跟着指引者的脚步走,顶着所有村民的目光跪在了神坛面前。

  

  六时六分,天还未全黑,天空再度染成血红色,夕阳透过神坛背后的巨幅彩绘玻璃打在加比身上,七彩斑斓的玻璃折射出各种色彩,却在血红色的背景下徒增几分诡异,加比抬头看圣母玛利亚手中的婴儿,莫名的感到恶寒。

  

  一个苍老的老人站在他面前,身披一席白底绣金边的礼袍,他的右手中拄着一根拐杖,枯黑的像没有血肉一样,只有薄薄一层皮贴在血管下面,青筋毕露。

  

  他是六彐村的祭师。

  

  在之前,祭师就和加比说过洗礼的流程,他会用圣水为“羊羔”洗去污秽,用箴言唤醒神明,用圣剑斩断俗尘,让“羊羔”回归圣父的膝下。

  

  祭师手执圣典,一步步地进行着繁琐的仪式,加比也被用白色的蕾丝捆住了双手,这是“羊羔”顺从圣父的表示。

  

  加比低着头,在心中默念箴言,数着仪式进行到最后一步:审判。

  

  祭师手持圣剑,将剑虚虚放在加比头上几公分的地方,开始颂唱祭词。

  

  加比闭上眼睛,温顺地像只羔羊。

  

  人生来有罪,只有得到神垂怜的迷途羔羊才能得到救赎。

  

  神呐,我愿回到您的身边。

  

  请允许我为您献上祭品,一只迷途羊羔。

  

  ……祭祀流程本应如此。

  

  “请允许我为您献上祭品,一个恶魔之子。”祭师粗哑的声音最后为加比的命运判下了死刑。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侧目而视,他们一直在等待,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他们的眼中有惊恐,有害怕,还有隐隐的疯狂和得意!加比不敢置信地盯着面色阴沉的祭师,丝毫没有在意近在咫尺的剑锋,心中惊涛骇浪,为什么,为什么说我是恶魔之子?!

  

  “加比,你就是那个堕落骑士和不洁圣女的后代,被神遗弃的恶魔之子。”

  

  堕落骑士与不洁圣女,这是在大陆口耳相传的故事,愚蠢的圣女为了所谓的爱情,枉顾圣父的召唤,背弃圣殿的照料,在圣十字祭典前夜与自己的守护骑士连夜逃离了圣城。

  

  接下来的故事就众说纷纭,吟游诗人总是愿意将故事美化夸张,用优美的文字去书写这段故事,并用美妙的歌声将故事流传开来,加比也曾听过,却不知道……自己也是故事中的角色!

  

  加比木木地听着祭师的指控,心中无比空洞,自己是如此地信爱圣父,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后代呢?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加比回过头想去看看村民们的神情,然而他们脸上显露无疑的厌恶、反感、疯狂让加比一阵反胃,加比捂着自己的胃部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心中似乎有一面坚固美好的镜子被打得粉碎,一切都是无比的虚伪!

  

  “他们两人背叛了圣父,你也被打下了诅咒,圣水是为了削弱你的能力,箴言是为了限制你的心智,而这圣剑——”祭师冰冷地看着加比,手将圣剑高举,加比瞪大了眼睛,嘴唇微微张开,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眼中闪过痛苦、迷茫和绝望,他依旧不愿意相信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他想要逃走,可他的身体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无比冰冷,动弹不得!

  

  祭师狠狠地挥下剑——

  

  “则是为了审判!”

  

  数台摄影机悄然移动走位,镜头慢慢拉近,加比的痛苦和挣扎全部都呈现在那一双祖母绿的眼睛中,另一边观察小电视中的影像的男人按下一个按钮,示意可以了,身边的AP立马大声喊:“卡!”

  

  “休息二十分钟!”拉库斯拿着扩音器传达米迦尔的指令。

  

  一直屏息在旁边等候的人们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工作人员赶紧上前送水的送水,补妆的补妆,静谧诡异的教堂一下子活了过来,那些演员们也松了一口气,想着总算过了。

  

  优还沉溺在加比的角色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结束拍摄了,依旧跪在原地。

  

  “百夜君?”醇厚的声音唤醒了出神的优,优抬头,是《沉沦》中的祭师,这名演员名为高桥裕也,现实中也是年过半百,出演过不少经典的影视剧,戏外的他亲善和蔼,优对他也很敬重。

  

  优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啊,抱歉前辈我走神了。”

  

  高桥裕也哈哈一笑,“刚才的眼神非常好哦。”

  

  “您过奖了。”优摸摸鼻子,如果没有高桥裕也的摄魄力,他也难以将加比的情感表达出来。

  

  高桥裕也的助理从他身后递上一瓶水,请他去旁边的座椅休息,优自然不再打扰,他还没有正式的助理,之前拍戏都是柊筱娅给他准备东西的,现在柊筱娅忙了起来,这次来北海道拍摄也也没有呆很久。优润润喉咙,觉得嗓子有点干,打算自己到工作人员那里领一瓶矿泉水。

  

  基本所有的群演都挤在小教堂里,优不得不说了好几次“麻烦借过一下”才能走出小教堂。

  

  “呼……”优长吁一口气,深呼吸一口清新自然的空气,不得不说,山中的空气简直比城市的空气好太多了,清澈新鲜,仿佛带有山泉的清甜味道。

  

  一瓶水横空出现在优面前,还顽皮地晃了晃。

  

  “辛苦啦,这是慰问品。”

  

  优笑着抢下那瓶水,转身嫌弃某位帅哥,“就拿一瓶水打发我啊,未免太小气了吧。”

  

  某位帅哥摘下驼色的侦探帽,屈膝给优行了一个滑稽的礼,“行行,那我回去给公主殿下准备最豪华的晚宴赔罪。”

  

  米迦尔抬头看向优,眨眨眼,“这下您满意了么?”

  

  优故意板着脸,“完全不!我可是帅气无比的男人!”

  

  话音刚落,两人都绷不住地笑了。

  

  “哈哈哈这算什么呀,还公主殿下呢!”

  

  “哼哼~小优就是应该被呵护的公主呢。”

  

  优拿着水,捏来捏去,也不扭开来喝,都快把瓶子捏变形了,最后还是讲心中的忐忑吐了出来:“嗯……那个,刚才这段还OK?”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当电影主演,刚才那场戏需要很强的表现力才能感染观众,他怕自己的表现不够好。

  

  米迦尔故作玄虚,皱着眉道:“嗯……怎么说呢……”

  

  优性子急躁,你倒是说呀,追问道:“什么怎么样?要不要再拍一次?还是补些镜头?”

  

  米迦尔玩够了,不再逗优,“安心啦,看我的神情像是没过么?小优真是好骗呢。”

  

  优立马多云转阴,阴郁地盯着米迦尔道:“哦,我好好骗哦。”

  

  咳咳,米迦尔掩拳,猫咪不能一下子逗得太过,要顺毛啊。

  

  “我们过去看一下回放怎么样?刚才和副导演讨论过了,加比最后的眼神很不错。”

  

  如果说在优生气时送他绝版游戏光碟能消百分之三十的火气,草莓蛋糕能消百分之五十,那真心称赞他演技好的立马能消百分之百,屡试不爽。

  

  优头上的小乌云也消散不见,脸上更是笑容灿烂,甚至有点傻气,“嘿嘿,是么?”

  

  米迦尔宠溺地看着优,而优心中的石头落了地,正大口地灌水,错过了米迦尔的眼神。

  

  米迦尔也不在意,没关系,我还有很多时间,很多机会,让你慢慢陷进我的布局中。

  

  这厢在北海道紧锣密鼓地开拍,柊筱娅这边则是内心吐槽满点地赶去安缦东京店,柊筱娅是去北海道的第三天就赶回来的,只因为米迦尔的几句话!

  

  当时优正在拍在树林中奔跑的场面,柊筱娅在场外看着他们拍摄,没想到米迦尔会扔下审查工作来找她聊天。

  

  “听说你最近在接触各方面的人脉。”在别人面前,米迦尔永远都是这么单刀直入,毫不客气。

  

  柊筱娅不可置否,“是啊,有什么可介绍的呢?”

  

  柊筱娅绝对不傻,脑子转的可快了,这时候来说这句话不就是变相地拉一把么?或者说,拉优一把。柊筱娅不知道米迦尔为什么会对优这么上心,但是别人愿意提携一把,牵个桥搭条线柊筱娅是无比乐意的。

  

  米迦尔笑,这女人倒是聪明。

  

  “最近A国的奥古斯特·伍德导演会来日本寻找灵感,顺便为下一部电影找男二呢。”米迦尔也爽快地告诉柊筱娅这个消息,毕竟在北海道要留近两个星期,柊筱娅一直在这里他会很困扰的。

  

  米迦尔看得出,优对他亲近了不少,但是更信任的是柊筱娅。

  

  奥古斯特·伍德这个名字让柊筱娅动心了,毕竟那是获奖无数,执导过的电影多次获得东京国际电影节奖项的奥古斯特啊!如果能和他接触上并让他收下优的一份简历,那就相当于多一分接触演艺圈顶端的机会!

  

  柊筱娅莞尔一笑,“那不介意透露一下具体时间吧?”

  

  米迦尔报以同样的微笑,“要见到他的话,估计今天下午就要出发了呢。”

  

  柊筱娅听后纠结了,这还是第一次外出拍摄她没有一直跟着优……

  

  米迦尔不遗余力地煽风点火:“我推荐你去安缦东京查查近期入住的客人。”

  

  柊筱娅沉默了。

  

  “听说奥古斯特喜欢京都呢,那里的清水烧挺出名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柊筱娅也不愿意放弃这个和大导演牵线的机会,只好等优拍完林中奔跑的场景后耳提面命地告诫优要保持警惕心!尤其对某人!

  

  当然,优听没听进去柊筱娅就管不了了。

  

  柊筱娅想到这里,嘴角微微抽动,不爽地踩下油门,银色的汽车如流线一样冲出去,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驰,遇上车辆柊筱娅就毫不客气地超车,还要炫技。柊筱娅有个习惯,一不爽就会飙车,这台车是她自己的,公司分配的丰田根本漂不起来。柊筱娅降下雨蓬,夜风猎猎吹动,将她精心挽起的紫发都吹散了,柊筱娅索性解开发带,让头发在风中飘扬。

  

  “百夜米迦尔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对优有别的企图!”柊筱娅冷冷一笑,再度加速冲了出去。

TBC

#女人可怕的直觉#

#啊小优好可爱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心计BOY的逆袭#

#更新好勤快快夸我#(要点脸……)

陷入两天的感冒终于快好了!!写到后面感觉我是神经病233

那只兔子不是凑字数233

这个柊筱娅帅吗HHHH

欢迎探讨~~谢谢支持~

评论(25)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