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沉沦》Chapter9

    食用提醒:

1、导演米X艺人优

2、有原创人物

3、深红两人上线

4、过渡章……

前文链接:chapter1chapter2chapter3chapter4chapter5chapter6chapter7chapter8

祝食用愉快~

  东京,涉谷柊氏事务所。

  

  “我之前和你说的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柊筱娅面无表情地向前走,优跟在后面讪笑。“那个……怎么可能会说提防一个人就要将他隔离啊,米迦和我只是玩得来的朋友啦。”

  

  柊筱娅好不容易接触到奥古斯特·伍德,忙完之后没想到公司突然让她帮忙带另一个艺人几天,导致她直接错过了回去的时机,昨天优拍完外景回东京了,她才乘机扔下那个包袱。

  

  柊筱娅昨夜直接杀上优的家里,一进门,优正瘫在地上躺尸当咸鱼。两个多星期的拍摄让他身心疲惫,仁慈的是,米迦尔大手一挥放所有人休息两天,两天后再去影视城拍接下来的部分。

  

  柊筱娅还挺好奇居然没看到米迦尔过来“蹭饭”,问起时优的表情居然莫名变得诡异……柊筱娅身为一名专业的经纪人,加之女性这层身份,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在北海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优由大字正面躺着翻了个身,抱着方枕背对柊筱娅缩起来,“米迦他也很忙啊,哪有时时刻刻都过来。”

  

  柊筱娅停下脚步,看着优,叹了口气,“希望你记得。”

  

  然后又拖着半死不活,一路上抗议剥削劳动力的优进了公司总部的大门。

  

  尽管米迦尔给假放了,柊氏事务所可不会放假,鉴于优的人气急速上升,公司也分配了更好的资源给优,乘着拍摄期间还要压榨优的剩余劳动力,请了一名著名音乐制作人酒井御来给优下半年的单曲谱曲。

  

  优尽管本职是演员,但公司定位必须要全面发展,无论是歌手还是舞者还是声优,优都有接触过一点,除了演戏外,优比较喜欢的就是唱歌了。优的歌声不好也不坏,起码没走调,唱元气类的歌也很有感染力,一年出一两首单曲还是有的,坦白来说,也就粉丝买账,吊着人气别太难看。

  

  柊筱娅看快到约定的地点了,戳戳优的脊梁骨,“精神点,酒井先生可没那么好见的。”

  

  优站直了身子,清咳两声,把那个邋遢的废宅形象换成阳光帅气的青年。

  

  酒井御是个风趣幽默的人,刚过32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具有成熟男人魅力的时候,他和优聊天也没有端着大牌架子,让本来有些忐忑的优轻松不少。酒井御说他并不着急一下子给优谱曲,两人这次会面只是简单的了解,酒井御会根据艺人的形象量身打造只属于他们的曲子,这种专属性极强的定位会让更多人去记住这艺人。

  

  “看来银幕上与银幕后的形象还是很不一样的。”酒井御拿着钢笔在白纸上写上几个关键词,他接下这个工作也是意外,没想到柊氏金牌经纪人居然为柊深夜以外的艺人请他出手,基于两人关系不错,凑巧他也对曝光度突然猛增的百夜优一郎也感兴趣,就这么定下单曲的事情。

  

  优哈哈笑道:“是不是不像一名艺人?”

  

  酒井御点头,“嗯,像个大男孩。”

  

  酒井御期间也提到《沉沦》,说定妆照很具迷惑性,比私下成熟多了,优吐舌:“毕竟还是一个演员啦。”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很愉快的,两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酒井御还有一堆工作等着他去“临幸”,酒井御临走前无奈地摊手,“很快你也会像我这样的。”

  

  优打哈哈地道别,柊筱娅已经和他提过了,让他做好今年一直忙到元旦都不能休假的准备,只有这时候优会怀念之前的空闲。

  

  柊筱娅送酒井御离开,优则下楼在车库等柊筱娅。

  

  优独自走在走廊上,右侧是一溜水绿色玻璃窗,光影投在地上,似水波荡漾,湖水一层层地荡开,形成波纹,然后又被撞碎纹路,缭乱一池湖水。优看着窗外的高楼林立,怀念起以前在孤儿院的景象。

  

  对了……那时候是不是还有谁出现过?

  

  优停下脚步,怀疑起自己的记忆力。百夜孤儿院不大,接收被家人抛弃的孤儿,断断续续也有孩子被新家庭接纳,领养走,优则是自己在孤儿院待到14岁,自己打工攒够钱上高中,然后又结识了柊筱娅与君月士方等人,优平日爱玩爱闹,表达能力也不错,柊筱娅发现优意外地会演戏,变相拐他去当群众演员赚外快,按柊筱娅的话来说,优就是智商没见多高,成绩永远倒数,意外地能记台词会演戏。

  

  优通过赚外快发现了自己的爱好,他很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将剧本的台词表现出来,柊筱娅是个天生的商人,在本家的耳濡目染下果断把优推荐为练习生,年纪虽然大了点,但勤能补拙嘛。

  

  “这条路,势必艰难险阻,这样你也要走下去么?”在正式签约的时候,柊筱娅拿出前所未有的严肃对优说。

  

  她可以帮优提供机会赚外快,但一辈子的路却要他来决定是否走下去。

  

  “我相信你的选择。”优将自己的未来都赌在柊筱娅的判断上,她说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而自己也不排斥,那就走下去吧。

  

  柊筱娅翻了一个白眼,“自己的人生大事别说的这么轻巧啊。”两人之间的严肃氛围顿时消散,飞到九霄云外再也找不回来。

  

  优耸肩,“我很严肃啊,很认真地想过了。”

  

  柊筱娅于是把笔摔到他面前,恶狠狠地逼他快签字。

  

  面上轻巧,柊筱娅心中还是立下誓言:绝对要让优站在演艺圈的顶端。

  

  优站在走廊发呆,神游时被一个声音拉了回来,嘲讽满点。“哟,咱们的大明星这么空闲,居然出现在公司了。”

  

  优一听到这声音,刚才在想什么也忘了,转头就是对杠:“红莲你这个黑心的家伙才是奇怪为什么得空吧?”

  

  优的面前站着两位成熟帅气的男人,一黑一白,黑发红眸的一濑红莲挂着嘲讽的笑容,“小鬼能耐了啊,会顶嘴了。”

  

  优不屑地甩头,面对这个黑心的家伙才不需要客气。“拜你所赐。”

  

  优不管一濑红莲如何,向一濑红莲旁边站着微笑的男人打招呼,“深夜前辈好久不见。”

  

  柊深夜向来喜欢看戏,尤其是一濑红莲和优两人幼稚的吵架场面,看到这么快结束斗嘴还有些可惜呢。他对这个后辈印象也很好,有活力,勇往直前,“好久不见呢。”

  

  柊深夜问:“怎么回公司了?电影不是还没拍完么?”

  

  优耸耸肩,“哦,米迦放两天假,筱娅就拖我回来见酒井先生了。”

  

  柊深夜自身也有拍摄任务,对于同一档期上映,或许还会在电影节遇上的《沉沦》也是上了几分心的。“很期待你的新电影哦。”

  

  优嘻嘻一笑,“深夜前辈的电影更值得期待。”

  

  一濑红莲背着手,闭着一只眼看优,没个正形,一眼看过去没人能想到他就是柊氏事务所的金牌经纪人,一濑红莲与柊深夜走在一起就是行走的美色,说他们是模特组合都有人信。

  

  然而一濑红莲有着与工作能力不相上下的技能:毒舌。“小鬼终于接到像样的戏了。”

  

  优挑衅地看着一濑红莲,“以后还有更多的!”

  

  一濑红莲勾唇,不在意似地应一声:“哟呵。”

  

  一濑红莲说话通常尖锐又不客气,有不少年轻的小艺人惹到他后都被说得体无完肤,泫然欲泣,优粗神经完全不会这样,一来二去他还能反驳一濑红莲的话,他与一濑红莲是在练习生的时候认识的,一濑红莲临时帮指导老师上课,没想到第一天优就迟到被捉包,两人就这么结下“不解之缘”。

  

  虽然一濑红莲总是打击优,但是优炸毛的同时也会分辨其中的好意,一濑红莲的警告往往是正确的,更何况,在清太之后,优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接不到好一点的剧本,还是一濑红莲不着边色地帮优介绍了几个剧组。这一点,优是永远不会忘的。

  

  “就这样先吧,深夜还有戏要拍。”一濑红莲看看时间,他们回来是为了宣传新剧,下午还要赶回剧组拍戏。

  

  “小鬼要更努力啊。”

  

  “嗯!混蛋红莲。”


  *

  

  东京某影视城。

  

  “这条过了,今天收工!”

  

  又一段拍摄结束,导演宣布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快要累趴了,一天的劳累让所有人都面带倦容,休息两天的代价就是第三天加倍补回来。

  

  优也累得不想说话,今天的拍摄工作非常紧张,一共拍了二十几条,台词也很多,万幸的是没有打斗场面,不然这时候他可以升天了。

  

  “优君,辛苦了,需要喝点水么?”优瘫在草地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有一道阴影帮他挡住了火辣辣的阳光,优挣扎几次,挣开沉重的眼皮,对面前的清秀青年道谢:“谢啦与一~”

  

  早乙女与一将伞撑在优头上,又把冰冻过的矿泉水递给他,腼腆地笑笑,“应该的。”

  

  早乙女与一是柊筱娅给优找到的助理,一名艺人身边没个正经的助理实在不像话,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会说公司有意冷冻艺人,……虽然之前的情况确实差不多。

  

  柊筱娅戴着一副墨镜站在树荫底下乘凉,顺便看看拍摄进度,现在她要跑的业务多了很多,不能时时刻刻守在优身边,但让优天天和米迦尔黏糊在一块儿她又不爽,早乙女与一是她特意从公司找来的助理,细心好脾气,又不会多生是非,让他打理一些事情也很方便。

  

  所以,米迦尔导演,是不是该把你的爪子收一收了呢?

  

  柊筱娅抱手看向临时搭建的棚子,那里的导演们正在讨论接下来的拍摄场景,米迦尔本想给优递水,带他到阴凉的地方休息,不然以他的楞劲儿多半会躺在地上。奈何工作繁重,每一条都需要经过再三研讨确定是否需要重拍,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拉优起来,再看时已经有一个青年给优递水了。

  

  米迦尔若有所思,视线转向了柊筱娅所在的那个地方,柊筱娅也看到了米迦尔,微笑着收下巴,抬手将墨镜摘下,露出明亮的双眼。

  

  米迦尔点头就当看到了,然后回头继续讨论场景。

  

  柊筱娅也不恼,毕竟人家还是百夜米迦尔导演呢。然后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走向优和早乙女与一,收工回下榻的酒店咯!

  

  优在和柊筱娅离开的时候,米迦尔还在商讨,看着米迦尔没有留露出任何疲弱的样子,优总是会想起在温泉中卸下盔甲,疲惫不堪的米迦尔。

  

  “……”

  

  “要走了,优?”柊筱娅看优傻乎乎地站在路上,都挡着工作人员搬运道具了,忍不住拉他回魂,这笨蛋几天来都是这样,一拍完戏就神情恍惚,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什么。

  

  “啊?嗯、嗯!”优赶紧跟上,对剧组的其他人说一声就离开了。

  

  优刚才也来问过米迦尔要不要一起走,不过米迦尔手上的工作没做完,又不想让优等他,只能说回酒店见。

  

  拉库斯侧身出现在米迦尔面前,挂着可疑的笑容,“啊咧?你家小天使走了哦?”

  

  米迦尔直接给他一把眼刀,将写得满满笔记的纸张折好夹进笔记本中,“不用你提醒我。”

  

  拉库斯捂心脏后退几步表示好怕怕,“哇呜好可怕。”但脸上的笑意没有半点惧意。

  

  拉库斯本就是BLOOD的员工,一早与米迦尔认识,况且在BLOOD也有一点点职权,混个小经理还是可以的,偏生他要跟来剧组,心甘情愿当AP,还拖上雷奈,美曰其名:观察人生。

  

  米迦尔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唰唰唰写好,把那张纸伸到拉库斯鼻子底下,“明天的订餐。”

  

  拉库斯接过来一看,立刻抗议表示不满:“你让我亲自去市中心的一家老店排队买春末限定和果子??明天拍摄前买回来?这里是郊区哎!”

  

  每次都让我跑腿亲自买好吃的给百夜优一郎还说是订餐可以送货上门,我是快递小哥么?!

  

  米迦尔淡漠地说:“谁让你是AP。”

  

  之前小优提过这家店,现在刚好有跑腿的可以压榨。

  

  拉库斯震惊,咬牙切齿地跑去和雷奈倒苦水,没想到收到了来自雷奈的暴击:“自作孽,不可活。”

  

  其实还有一句雷奈很想说出来喷拉库斯:你自己作死别拖我下水。人类……好麻烦。

  

  拉库斯表示再也不瞎掺和这档事儿了。


  *

  

  “小优,你在房间么?”

  

  米迦尔回到酒店已经是八点多了,简单淋浴后去优的房间串门,他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里面有动静。“米迦你等一会儿,哎呀我面膜裂了——”

  

  优在下榻的酒店房间躺着敷面膜休息,刚敷到一半就听到敲门声,优昂着头艰难地爬下床,磨磨蹭蹭地挪到门口开门,半途面膜还裂开了,优无语地扶着那小半块纸膜不让它掉下去。

  

  门一开,米迦尔看到的就是一张惨白的脸,优为了方便把刘海用一字夹夹上去了,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他现在用手撑着面膜不让它自由落体,整个人看上去无比滑稽。


  米迦尔一看就笑了,然后反应迅速地掩住嘴。小优可是最好面子呢。

  

  优嘴角向下耷拉,想表示他的不满,一秒后又赶紧收回去,再动来动去这张面膜就算报废了。

  

  “笑个鬼,你自己敷面膜也还不是一个样。”优只能通过翻白眼来吐槽一脸蜜汁笑容的米迦尔,然后让出身子请他进房间。“先进来吧。”

  

  不用优叫,米迦尔也自动自觉地进房,然后熟门熟路地往里走,“我挺少敷的哦。”米迦尔没事就喜欢往优房间跑,通常都带着“送货上门”的“诱饵”。

  

  “米迦尔导演天生丽质,我等凡人只能通过护肤品养脸啦。”

  

  他们两人的房间就在对面,单人房,除了几位主演和导演之外,大家都是两人凑合着住双人房,毕竟剧组再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嘛。

  

  虽然米迦尔一点也不介意和优挤一间,但是某人介意呀。

  

  柊筱娅身为经纪人也住在这里,虽然出现频率不高,但是订房时明里暗着要求优要住单人间,优也朝米迦尔吐舌,最后米迦尔住在了优的隔壁,柊筱娅则自己出钱住在了下一层的单人间。

  

  毕竟男女有别,这一层大多都是男人,柊小姐在这里也不放心吧。

  

  柊筱娅笑笑表示最不放心你。

  

  “一天下来怎么样?”米迦尔坐在床沿上,优直接把自己摔在松软的床上,颤得实木床的床板发出吱呀声,床垫也抖三抖。

  

  优面朝上躺平了,发出老人家般的感叹:“啊——累死了。”

  

  米迦尔坐在床边也被晃得一上一下,好笑地拍优的大腿,“到时候老板娘找上门索赔我可保不了你哦。”

  

  优嘿嘿笑,彻底放弃那张面膜,直接掀下来扔到垃圾桶里。

  

  “我相信米迦尔导演会用美色解决的。”

  

  刚敷过面膜的脸光滑油亮,半透明的精华糊了优的整张脸,优用手去按摩脸让精华吸收地更快,明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动作,但是米迦尔愣是瞧出了情色的意味。

  

  情人眼里何止出西施啊,妲己都出来了。

  

  米迦尔俯下身,带着暧昧的笑靠近优,“一般我轻易不用这招,不然喜欢我的人会吃醋的。”

  

  优觉得自己可能玩脱了,明明是自己想要让米迦尔轻松一点,却貌似点错了开关?

  

  “哦,能被米迦喜欢的人,真是幸福啊。”优维持面上的冷静,平静地说道。

  

  “那当然呢。”

  

  米迦起身,拉了一把优。优顺势起身去浴室洗干净脸上的精华,让米迦自便,等过了几分钟再出来的时候,优发现米迦尔已经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米迦尔这几天一直都是睡眠不足,白天拍戏,晚上回房间还要看录像、安排明天的任务,再者他自己也是主演,精益求精的他更不会对自己放松,这样几天下来,再强悍的米迦尔也快撑不住了。米迦尔喜欢待在优身边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只有在优身边他才可以彻底放松下来。

  

  “笨蛋。会冷啊。”优站在浴室门口好一会,最后干巴巴地说了这一句,又低又轻,只有自己能听到。

  

  这间房间靠山面水,大床的对面就是一整面的落地窗,外面还有一个小阳台,放着一张藤椅,午后晒晒太阳也是无比惬意。然而现在无云无月,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料峭春寒的晚风呼呼地刮着玻璃,房间内开着二十度的空调,优光着脚踩在地毯上,走到桌子旁拿起遥控器“嘀嘀嘀”调高了几度。

  

  优坐在地上,米迦尔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这样他刚好可以看到米迦尔的睡颜。

  

  这几天优也想了很多,米迦尔的态度确实可疑,但自己又何尝不是在默许他的得寸进尺呢?两个人似乎都在无条件包容对方的任性,这种感情优从来没有过,所以他不敢轻易往那方面想,万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未免太尴尬。

  

  况且,……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小艺人,光是在圈子中挣扎就快耗尽他的精力,现在几乎是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沉沦》这部电影中,如果无法获得成就,却又贪婪地奢求更多,这样得寸进尺的想法让自己难堪。

  

  优沉默地守着米迦尔,直到他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TBC

#小优攻防战#

#新晋快递小哥拉库斯#

我现在心方方,明天第一天实习……现在是最后一更,这一个月更新估计会变成周更……十七天四篇大概是我这个懒癌的巅峰……(让我们铭记历史……躺平)

过渡章节,预告一下接下来有高甜和高虐WW

谢谢喜欢,欢迎讨论!

PS:个人很喜欢快递小哥哒!

评论(1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