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沉沦》Chapter10 (真·第十章)

食用提醒:

1、导演米X艺人优

2、全程发糖

3、之前的第十章调整了,已删除,现在是真正的十章,之前有一部分分到第九章WW所以开头有一部分可能看过了,可以选择性忽略~~刨去看过的也有四千五+~~

前文链接:目录

祝食用愉快!

  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挂在四月末上,搭上了樱花季的末班车,拖出一条粉嫩的小尾巴。

  

  《沉沦》的拍摄已经完成了一大半,还剩下最后几个场景。《沉沦》开拍以来都是顺顺利利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差错,没想到在最后出现了幺蛾子。本来剧组预约了影视城的一座古宅,租借二十八号上午八点到下午六点去拍摄一个场景,没想到那座宅子在前一天有个剧组借用的时候不小心点燃了道具,引起了小小的火灾,火虽然被扑灭了,但是宅子的一部分墙面被烧得焦黑,这个变故让剧组的人十分为难。电影一开拍,每时每刻都在烧着钱,事先定下的拍摄计划一被阻挠,很有可能拖累后期的剪辑和修片。如果临时调动其他计划,剩下的几个场地也改不了时间,不得已,米迦尔决定放一天假,先拍其他室内戏,把这个外景压在最后。

  

  剧组人多,不可能一下子回家,除了在东京有居所的人方便回家,许多人都选择结伴去上野公园赏樱,《沉沦》开拍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几十号人东奔西走,还没有几天真正的假期可以休息,连樱花盛开都无法悠闲地观赏,这下子倒有了理由去游玩。

  

  剩余的人有的选择了留在酒店荒废人生,有的人赶紧去银座进行大血拼,优很久没回家了,和米迦一合计,两人一起回了家。

  

  “呜哇!”优一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满室的灰尘都飞扬起来,惹得优咳嗽连连,赶紧捂住口鼻站在窗前通风。

  

  柊筱娅有约钟点工阿姨每周来这里打扫一次,不过家里没有人气总是容易积灰,优刚打开门,连空气都是闷滞的,一片死寂。

  

  米迦尔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他那边家具少,显得更干净而已。他们两家的门都开着,正对着一眼就能看到对方客厅,米迦尔走到优门口靠着,看优在拍打靠枕上的灰尘,一拍一股尘,于是开口说:“枕套床单之类一次性换下来扔洗衣机好了,换上新的不是更快?”

  

  优停下手,想想也是,本来也没多少天住,后天还要去其他地方,现在这么累死累活完全不值得。所以他直接把靠枕一扔,自己蹦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躺下,“那就不管它们了,让钟点工阿姨帮忙吧~”

  

  “谁说不打扫的?我说的可是换洗哦。”米迦尔对优无语了,看优断章取义用得如此娴熟,说到底就是懒散惯了,对居住环境半点要求都没有。

  

  “啊……可是一整间房子打扫起来会浪费大半天啊。”过了打扫劲头儿的优此刻只愿化身咸鱼,与沙发永不分离。

  

  米迦尔走进来,伸出一只手指一抹桌面,一抹一层灰,然后乘优瘫在沙发上松懈的时候迅速地往优脸上一揩,优干净俊朗的脸蛋顿时变成一只小花猫。

  

  “哼哼,让你偷懒。”米迦尔手速快,几秒内已经完成了掏出手机、点开相机,偷拍优从一脸懵逼到气急败坏的表情包十六连拍。

  

  优整个人像弹簧一样弹起来,扑向米迦尔想要掐断他的脖子,“啊啊快给我删了!”自己好歹还是个小艺人这种黑照怎么可以留下来!!!

  

  米迦尔嘿嘿笑,露出尖利的虎牙,把手伸得老长,他比优高大半个头,经常拿这个欺压他。“我要拿去当表情包~”

  

  “怎么可能??米迦我不会放过你的!”

  

  “嗯嗯。”

  

  米迦尔像逗猫一样把优耍得团团转,优挠他痒痒也不起作用,最后优火大了,反而冷静下来,冷哼一声又坐下来,不管拿着手机的米迦尔。

  

  优打开电视机,插上游戏卡,连好线自顾自地打游戏。优背对着米迦尔一声不出,看不出喜怒,但从拿游戏手柄当打地鼠的锤子一样使看来是气得不轻。

  

  米迦尔也坐到优身边,用肩撞撞优的肩膀,“小气鬼,真的生气啦?”

  

  “哼。”优嫌恶般地坐过一点,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上的那个像素小人,半个眼神也没给米迦尔。

  

  屏幕上的勇者拿着一把小铁剑冲向面前的一堆史莱姆小怪,典型的RPG,烂俗的勇者斗恶龙,看着那像素小人和简朴的背景就很有年代感。但是毕竟是老牌游戏,特耐操耐玩,优特地从网上的跳蚤市场收来的,用来回忆童年。

  

  现在这个傻瓜般的游戏就是拿来出气的,优把里面的怪物通通当做米迦尔那张俊美的脸,毫不留情地砍砍砍、剁剁剁,表情凶恶,操作凶猛。

  

  “小优好过分,居然不理人。”米迦尔没有再厚脸皮地靠近优,孤零零地坐在地上,在一边唉声叹气,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过分?!你这个家伙更过分吧!总是戏弄我!优才不管他,自己打自己的游戏,告诉自己要硬下心肠对待这个演戏上身的混蛋!

  

  “明明只是想和小优一起打扫好屋子然后去做饭的……小优完全不理人……”米迦尔开始在地上画圈圈,周身都围绕着一种“被小优无视了我好难过”的阴郁气息。

  

  哪、哪有啊……是你先动手的!优动摇了一会儿,咳咳两声继续操作小人向前冲,小人已经打倒了史莱姆小怪、树妖小怪和石头人,现在面临着最大的BOSS:喷火恶龙。

  

  “我还是自己随便做一点咖喱饭就好了,一个人也不用太麻烦……”说着米迦尔就要起身回对面。

  

  米迦尔站了起来,却感觉裤脚被什么扯住了,他低头一看,是优伸手扯住他的裤脚,但是依旧没给他正脸,语气还特别别扭,“咖喱……不许加青椒。”

  

  “小优难道讨厌我到不想看到我么?”米迦尔长叹一声,叹气的尾音绵绵不绝,绕的优烦死了,他回头盯着米迦尔,“米迦你再装!”

  

  混蛋,这么蹩脚的演技也好意思拿出来!

  

  优没有操作小人,可怜兮兮的勇者直接在恶龙面前灭成渣渣,屏幕响起了欢欣鼓舞的背景音乐,然后跳出血红色的“GAME OVER”。

  

  米迦尔一秒换脸,讨好地蹲下身,“我错了,小优别生气嘛。”

  

  “哼!除非你删掉照片!还有……还有饭后甜点要巧克力千层!”优得寸进尺,米迦尔只会不断的好好好,想吃什么都给你做。

  

  得到了口头的满足和精神的补偿,优才算消了气。

  

  两人磨磨蹭蹭,又打了一把游戏才开始收拾房间,优提议直接过米迦尔家里吃,自己只要带个人过去就万事无忧,米迦尔不客气地戳穿他纯粹不想收拾自己房间,但还是放这个懒癌进了门。

  

  他们认识几个月,这还是优第一次进米迦尔的家,之前都是米迦尔端着咖啡蛋糕过来,然后没几天他们又跑到北海道,优进到米迦尔的家,第一感觉就是——单调。

  

  黑白是这里的主色调,黑色皮质沙发、黑色的电视机、黑色的实木桌椅、黑色的门,连厨房的色调都是冷谈的黑白。不过似乎看得出主人有尽力去柔化这空间的冰冷感,处处都会看到蓝色或绿色的小配件,杯子、碗筷、台灯都是清新明亮的颜色,蓝绿色虽然是冷色调,和黑白空间搭配起来也不会太过冰冷,体现出夏日的清凉和主人的干练。

  

  “你这里东西会不会太少了?”

  

  “以后慢慢买,况且,不是还有你么?”米迦尔将毛巾浸湿,冲洗碗筷,听后抬头一笑,“我可是很擅长蹭饭的。”

  

  优撸起袖子,过来帮忙,对方死皮赖脸自己也不会放过这个劳动力,“蹭吧蹭吧,我等着你做饭。”

  

  在去优家里之前米迦尔已经简单擦过桌椅沙发,现在他正在打扫许久没人使用的厨房,优身为客人也过来打打下手,大厨都在干活,他总不能腆着脸敲碗等吃的吧?

  

  两个人一起干活效率不管怎么说都比一个人快多了,说什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都是扯淡,无关性别,无关物种,最重要的是颜值好么?

  

  既然已经收拾厨房,那就顺便把整间屋子都扫一下吧。米迦尔在擦干净碗筷,将碗筷放进消毒柜后这样提议,优顺口就答应了,然后接到了米迦尔扔过来的扫把。“小优开始吧?”

  

  “啊?”

  

  扫地、拖地、换洗被褥,擦窗……经历了一番大扫除,优满头大汗,身上的汗把T恤衫都汗湿了,贴在身上黏糊糊的,刘海也湿了,贴在额头上塌塌的,分外狼狈。优不断地扯着衣服扇风,而米迦尔只是稍微出了点汗,汗珠挂在发梢上还增添了几分诱惑。

  

  ……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优放弃和面前这个非人类比,走到空调下对着风口乘凉。冷风呼呼吹出,吹得优的头发都向后飞,不过刚出了汗又来吹冷风,那温度差冷得优直打冷颤。“收拾得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要出去采购食材了?”

  

  “待会儿再说。”

  

  米迦尔不赞同地将优拉远空调,还把空调调高几度。“不许这样吹。出门前要去洗个澡。”

  

  然后他甩了一条毛巾到优头上。优眼前一黑,被毛巾遮盖住视线,“呜哇……”

  

  米迦尔拖着优的手到沙发上坐着,用毛巾帮这个懒鬼擦干净脸上的汗,“听到没有?”

  

  优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待遇,仿佛一个小时前甩他脸的不是同一个人一样,笑嘻嘻地说:“收到!”

  

  米迦尔看看墙壁上的圆形黑色时钟,五点二十三分,他捏捏优脸颊上的软肉,催促道:“十分钟后出门买菜,我们还能吃上晚餐。”

  

  “哦——”优将毛巾搭在脖子上就起身哒哒哒趿拉着拖鞋跑回家洗澡,关门前还不忘冲米迦尔喊一句:“我肯定比你快!”

  

  拿着换洗衣物准备走向浴室的米迦尔笑,小优真是爱争个高下呢。

  

  男孩子洗澡不比女孩子,不洗头三分钟战斗澡能搞定,加上洗头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五分钟,十分钟后,优已经站在自家门口擦头发等米迦尔出来了。

  

  米迦尔掐着点出门,头发也是半干未干,两人默契地不评价对方的造型,毕竟没拗造型的明星看上去也只是帅点的路人。

  

  “你开车还是我?”优扬下巴问米迦尔,虽然他被柊筱娅称为马路杀手,但好说歹说也是拿了驾照的人,……咳,虽然考了三次才过。

  

  “为了我们的生命着想,还是我来吧。”优的事迹米迦尔也是听说过的,第一次开车就敢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横冲直撞,幸好当时训练场上没有其他学员,而身边还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教练及时阻止了他才没有酿成车祸现场。

  

  优掂量了下自己的实力,不甘心地同意了。

  

  这个小区采用的是隐私性极高的防卫系统,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这个出了名的保密措施是他们选择在这里买房的重要原因。两人走电梯到了停车场,米迦尔带着优走到自己的车旁,空旷的停车场上停了不少豪车,这一辆纯黑色的保时捷Panamera在一群酷炫的跑车中倒不起眼了。

  

  米迦尔按下解锁,车灯亮起,优看清了这辆车的全貌,吹了声口哨,“Panamera 4 Edition,米迦尔大大喜欢低调的?”

  

  “方便出门,小优喜欢高调的?那我改天买辆雪铁龙?”米迦尔亲自为优打开车门,优顺势坐下,然后赶紧让米迦尔停止那丧病的想法,“别!千万别,我还想安静地拍戏。”

  

  米迦尔微笑不接话,点火启动,没表示同意也不是拒绝。

  

  过了几个月,优就看到了出现在他面前的Survolt,还特意选了双色调的黑绿色,优崩溃地抱头,这车开出去你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喜欢我么?!米迦尔从背后揽住他,得意洋洋地说:小优世界第一可爱,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么?

  

  太不对劲了啊!!!

  

  然而现在的优是不能穿越时空去冲米迦尔吼这句话的。

  

  米迦尔将车驶出车库,接受了警卫的盘查后出了小区门口,两人大概走了十五分钟的车程,最后选定在一个小型的超市里采购,居民区没有市中心的人流密集,快过买菜高峰期让他们放心地走进这家小超市。

  

  不过米迦尔盛名在外,两人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做了些小伪装。

  

  在外人看来,两个高挑的帅小伙走进这家超市,两人散发的光芒顿时让这家小超市蓬荜生辉,金发的青年身高起码180+,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像高定一样有范儿,简单的V领白T恤外套一件深灰色长款薄风衣,做旧的牛仔裤带出一点颓废文艺,还戴着一副墨超,整个人站在那里不动就是发光体。

  

  而金发青年身旁稍矮一点的黑发青年穿衣风格较俏皮跳脱,他穿着一件黑色短袖外套,帽兜上带着猫耳,青年没戴墨镜,把帽兜一盖就遮住了不少样子,裤子是灰色硬料的七分裤,脚下还蹬一双高帮的运动板鞋。青年的手上叠戴着几个运动手环,站在原地也不安分地搞小动作,与金发青年形成强烈的对比,两人一动一静,相得映彰。

  

  “那俩人好帅啊……怎么没在附近见过?”

  

  “街拍模特么?下期的杂志记得买来看看!”

  

  “哎……那两人走了……”

  

  两人没敢在门口呆太久,推过一辆购物车就往里走,本来对他们投来好奇探视眼光的人们见主角都不见了,没意思地散了,谁也没往大明星那边想。

  

  优走在前面扫荡,米迦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优看到满架子的速食产品就倍感亲切,拿起一杯新口味的杯面想试试,当年他也是一日三餐靠这个度过的啊。

  

  不过……优向后瞄了一眼在隔壁区域选购咖喱粉的米迦尔,心底动摇了一会儿,现在好像没有理由再吃这个了。

  

  优最后还是将杯面放回货架,拿了对面货架的几罐调味料。

  

  “米迦,家里的调味料也快过期了吧?顺便买新的。”

  

  “好啊。”

  

  买完土豆、鸡肉、洋葱、胡萝卜后,米迦尔又买了做千层必备的面粉、鸡蛋、淡奶油、牛奶、巧克力等食材。一切搞定后两人准备去结账,再次经过零食区的时候优被一个东西吸引住目光,将手上的菜扔到购物车里快速走到那边,动作迅速得像在和别人竞走。

  

  “啊,真的是限定发售的芝士龙虾味美味棒啊!”优拿起货架上最后一盒美味棒,限定版居然没有被第一时间抢购完,是托了这个小超市人少的福么?

  

  “好久没吃了,嘿嘿来一盒……”优拿着美味棒就想扔进购物车,米迦尔在优放手的前一秒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话:

  

  “那你待会不能吃蛋糕了哦?”米迦尔扶了一下镜框,镜片受灯光一阵反射,头上顶着大写的要我还是要它。

  

  怎么可能被那些垃圾食品抢走在小优心中的位置啊。

  

  优鼓起脸颊盯着米迦尔,拿着美味棒的手收紧又放开,最后还是把美味棒郑重其事地放回货架上,回头怨念地盯着米迦尔,“……算你狠。”

  

  “乖啦。”

  

  两人回了家,已经是六点四十分了,米迦尔事先煮着饭,这会儿已经煮好了,两人分配好任务,优负责洗菜切丁,米迦尔去做面糊,期间优又被洋葱辣到泪眼朦胧,米迦尔看不下去了,帮他擦干净眼睛之后把他踢去看电视。

  

  优看着米迦尔一个人忙来忙去有些于心不忍,米迦尔甩他一本剧本,说:“那你先看这个吧,吃完饭我们来对台词。”

  

  优接过来,是《沉沦》,翻开被折起来的那一页,是后天要拍的戏份。

  

  优一看剧本就入了迷,直到米迦走到他面前将剧本抽走时他才发现饭菜都盛上桌了,米迦尔无奈地说:“没想到你居然没听到我叫你。”

  

  优双手合十赶紧道歉,表示待会儿的碗筷都由他承包了!

  

  七点十二分的时候两人才坐上饭桌吃饭,米迦尔第一次做咖喱给优吃的时候优简直要哭了,这种手艺不去考个米其林三星太屈才了,再简单的食材在米迦尔手中都能变成让人吃后满脸幸福的美食,优那时候停下狼吞虎咽的动作,严肃地对米迦尔说:“千万别干厨师这行,以后要是开店忙起来我就吃不到了。”

  

  米迦尔表示自己并没有给其他人做菜的想法哦。优大喜,然后拿起勺子继续吃吃吃。

  

  吃完饭,优自动自觉去洗碗,米迦尔用静置好的面糊开始做饼皮,预热平底锅,刷一层黄油,倒面糊,将面糊摊平抹匀,动作娴熟优雅,不慌不忙,连在隔壁洗碗池洗碗的优都伸个头过来观赏这艺术般的过程。

  

  怪不得最近的妹子都爱暖男,看帅哥做糕点真是赏心悦目~

  

  洗完碗后,优又继续看剧本,米迦尔已经摊好了所有饼皮,正在往淡奶油中加白砂糖,然后等饼皮晾凉后就可以着手抹奶油了,优看剧本看的一点也不专心,看一会儿,偷瞄一眼,最后直接放下剧本跑到厨房,磨拳擦掌地跃跃欲试。“米迦米迦我也要试试!”

  

  米迦尔将位置让给他,递过一把小铲子,“我已经印好饼皮大小了,小优你只要把奶油抹平就好了。”

  

  “哈哈,那不是很简单么!”优挖了一大勺奶油,“啪叽!”一声甩到饼皮上。

  

  惨不忍睹……大团的奶油砸在饼皮上,还有溅出白砧板外面的……

  

  “哈哈哈……我一定温柔对待它们……”优缩缩脖子,没了之前的气势。

  

  “嗯。”米迦尔很想笑,但又不忍心打击优,只有应声。“奶油不用涂太厚,薄薄一层就好了。”

  

  优连连点头表示记下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一大部分奶油挖走,又将残留的奶油抹平。

  

  有了第一次的先例,优接下来的动作都无比轻柔,小心翼翼地抹奶油,叠加饼皮,当叠上最后一层饼皮,均匀地撒完可可粉的时候,优的额头布满细细的汗珠。

  

  “呼——”优放下可可粉,想直接伸手擦汗,米迦尔快他一步,扶着他的脸,仔仔细细地擦干额头的汗,“小优做的很好哦。”

  

  米迦尔比优高,这样一站,米迦尔的气息扑面而来,加之巧克力的味道围绕着优,这种甜蜜的氛围让优的脸有些发烫。

  

  “嗯嗯……”

  

  “好了,小优你去坐一会儿吧,我来整理东西。”米迦尔擦完汗就站直了,优赶紧去喝水,再留在那里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东西啊!

  

  在等待巧克力千层放冰箱冷冻的一个小时中,优和米迦尔对了几次台词,后天的戏是约书亚因为抵制吸食加比的血液陷入了痛苦的挣扎,加比通过契约找到了约书亚,此时约书亚已经陷入缺少血液的反噬中了。

  

  约书亚痛苦地倒地,蜷缩在阴冷的角落,加比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刚抚上约书亚的时候就被约书亚打开了手。

  

  “滚!你不是很想逃走么?走啊!”约书亚狠狠地盯着加比,鲜亮的红色瞳孔透着危险的意味。

  

  “我……我是想走,但我怎么可能会让你一个人在这里痛苦啊!”

  

  优一手拿着剧本,一手抚上米迦尔的脸颊,“我知道你不是残暴的吸血鬼,甚至……你比很多人都要温柔。”

  

  约书亚停止颤抖,愣愣地看着加比。

  

  “所以,别伤害自己,即使你不老不死,可还是一样会痛啊。”

  

  优拉着米迦尔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你说你自己冷血,但是你看——”

  

  优笑着对米迦尔说:“你是温暖的。”


  *

  

  夜深,米迦尔坐在漆黑一片的卧室中。

  

  月色皎洁,月牙儿高悬空中。米迦尔手中捏着一个东西,拿起来对着月光仔细把玩,那是一片银杏叶,金黄色的叶子被做成书签封在薄膜中,将它的纹路细节永远地保存了起来。

  

  就像把那段时间也凝固住一样。

  

  米迦尔拉开床头柜,将书签轻轻地放好,然后郑重地锁好。

 

TBC

你们说甜不甜!!我都不发刀了!街拍模特是不是潮男~~

跟你们港我对车一窍不通,全看颜值,那辆雪铁龙Survolt貌似还是概念车,但是不要在意啦,上图给你们看有多骚包!


  

嗯,现在我正在纠结一件事情,就是沉沦应该继续连载还是停更我专心写完它……我更新龟速,没有一个准点的时间,然后直接出本会不会比较爽?最起码差不多写完再更新(极有可能你们明年才能见到HHHH)

目前已知:会出本,有番外,婚后生活,有没有孩子你们猜~然后预计有18X的特典,不确定的是用什么工艺,印什么赠品……

有什么想法请告诉我,喜欢也请告诉我,不然我真的不知道的QAQ

谢谢喜欢,欢迎讨论~

评论(2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