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樱寄 —

【米优】《沉沦》Chapter12

被删了……再发一次(补档(

 

 

  百夜优一郎,现年20岁,一个半红不火的小演员,现在正面临着演员生涯中的第一座大山。

  

  如果说荧幕初吻是划分演员纯洁八纯洁的分界线,那么……床//戏则是区别演员污不污的临界点~

  

  今天的摄影棚内人格外稀少,除了必要的导演和工作人员外,其他闲杂人等都被请出棚外,对比米迦尔导演的解释是:人太多会影响演员发挥。

  

  优对此掩面,他正坐在床边找状态,待会儿要拍的戏份是整部电影的最高潮——床//戏。

  

  早在定妆照发出来的时候便有一大波人刷这个话题,诸如#沉沦上演大/尺度#、#米迦尔与优一郎床//戏#、#禁忌之恋#等等等等,看看人家这剧照,这姿势,这咬痕,说没点大/尺度别人都不信啊!

  

  要不怎么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呢?官方敢发这张图就表示一定有料啊,不然半脱半露吊得人幻肢都硬了,最后电影上映的时候你告诉我剧照和内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你呐!

  

  这也是当初柊筱娅纠结要不要拿给优看的地方,身为一个一直走清爽阳光路线的演员,突然戏路一歪歪到禁忌暧昧向,观众在惊讶之余第一时间就是揶揄无路可走只有下海呢,这年头搏出位赚眼球的招数数不胜数,这出演禁忌之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柊筱娅不想因为搏出位而毁掉优苦心经营的形象。

  

  “小优,你在紧张么?”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盯着台词的优吓一大跳,一抬头差点撞上米迦尔的下巴,“哈?!我、我没啊。”

  

  “小优这么慌张还说不紧张。”

  

  米迦尔穿着白色蕾丝边衬衫,搭深灰色高腰西装裤,十分复古典雅,衬衫上的扣子只扣了两颗,露出一大片胸肌,引人口水直流。

  

  优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在心中唾骂自己的意志不坚定,不就是长得帅了点,性格好了点,做饭好吃了点,才华多了点,胸肌大了点而已嘛!……数数好像不能嫌弃地用‘而已’啊……

  

  “不用担心,顺着你的感觉来演就好了。”米迦尔也坐了下来,大床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发出一声嘎吱响。

  

  优捏着剧本,一点点收紧,把剧本卷成一个筒,又捏扁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米迦的观察,米迦总是这样一针见血地指出自己看不到的不足。

  

  “嗯,我会的!”优扬唇一笑,自信满满。

  

  “好,那待会来试试。”米迦尔看到优如此有活力也放心了,和优简单对一下台词就准备开拍了。

  

  所有人准备就位,场记拿着板子拉开,对着镜头狠狠一拍合,“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第十幕第一次,action!”

  

  伯爵宅邸,侧卧。

  

  当加比被发狂的约书亚绑在床上的时候才真正地认识到这个平日里温和的吸血鬼中也隐藏着暴虐的本性!

  

  “哐当!”

  

  “约书亚!你在干什么!?”加比惊恐地盯着一幅杀红眼的约书亚,约书亚解下自己领口的白色丝带,一把抓住加比的手死死地捆住,又将加比的手腕和床柱绑在一起,加比胡踢乱踹,想要约书亚退后,约书亚即使被踹狠了也不为所动,已经粗鲁地将加比绑好。

  

  “约书亚!!!”

  

  直到约书亚保证自己将加比绑得牢牢的,不可能再逃走的时候,他将腿卡在加比的大腿//内/侧,压制住加比挣扎的动作,“你还问为什么?”

  

  “我给了你机会离开我,你却自己冥顽不灵地回来……”

  

  约书亚压低身体,盯着加比的碧绿眸子,此刻加比的眼中倒映出来的他是眼神疯狂,他侧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加比的耳廓,引得加比打颤。

  

  约书亚在加比耳边吹气:“那我怎么可能还会放过上门的美食?”

  

  加比咬牙,忍住快要出口的呻吟,自从成为约书亚的血仆以来,每日的定时调教让他对约书亚的动作十分敏感,甚至只要约书亚的一个眼神,他就会扯开领口,让越发贪婪的约书亚吸食血液。

  

  “清醒一点,明明是你推开我!”

  

  “说好的家人你却要这样设计推开我?”加比朝约书亚怒吼,他此刻眼角也红了,是被气的,明明之前千方百计逃跑都会被他捉回来,结果到最后他却要将他远远推开,还说永不相见?

  

  加比之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甚至在怀疑自己幻听了,还故作轻松地说:“你开什么玩笑?”

  

  结果得到的是约书亚的突然袭击,约书亚伸出锐利的指爪直接将加比压倒在地上,手掐着加比的脖子分分收紧,加比的脸色涨红,直翻白眼,出气多进气少,断断续续的吐不出一句话。

  

  ……约书亚居然想杀他?!!

  

  加比的第一反应不是求救,而且难以置信的心痛!

  

  约书亚冷冷一笑,“自诩圣父的信徒,却在吸血鬼脚下匍匐,你一定很耻辱吧?”

  

  “我没……”

  

  “那伊桑·霍德又是什么意思?!嗯?以为他是代理家主就能放你走么?”

  

  伊桑·霍德是约书亚一族的代理家主,性格温和,与人友好,正是因为他的容忍约书亚才能安安静静地在自己的宅邸里熬过一年又一年的嗜血/欲/望,不然依照吸血鬼一族的荣耀:血统至上,约书亚做出的种种足够他们对约书亚进行家族审判。

  

  “没……”加比此刻神志不清,脑子又沉又重,杂乱的回忆片段间歇性蹦出他的脑海,伊桑·霍德?那个伪善的家伙……

  

  约书亚长久不接触族人,更不要说世事,对人对事全看心情,加比一开始也胆战心惊地陪在约书亚身边,但最后,他却慢慢发现约书亚的笨拙与温柔,约书亚傲慢又偏执,但对于看准的东西绝不放手,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的感情让加比莫名动容。

  

  相比起来,加比在几次接触之下发现了伊桑·霍德的怪异之处,他实在是太圆滑了,人类的狡诈精明学得十成十,甚至比人类的贪婪更甚,他有着一颗贪婪并冷酷的心,带着甜腻温和的假面游戏人间。

  

  要说加比为什么会注意到,他只能苦笑,大概是吃一堑长一智吧。

  

  “你这个胆小鬼!”加比乘约书亚被自己的话震慑到的时候捉住机会反扑,手不能动,脚踢不了,那就用嘴咬!加比侧头就咬住约书亚的肩膀,本来就是山野人家出身的他力气也不小,这一口代表了他的怨气和怒气。

  

  “呃啊!”约书亚被咬了一大口,疼痛感让他的神智清醒了一瞬。

  

  “不就是怕有一天控制不住自己么?我不会逃的!”加比狠狠咬一口后终于解气了,他早该想到的,约书亚这样偏执的家伙怎么会放他走,在掐住自己脖子的时候没有发现约书亚的异常,还留出一个大空档让自己逃跑,在逃出宅邸一天一夜后,加比一直躲在林中,夜晚在溪边喝水的时候看到天上的圆月,猛然想起伊桑·霍德的话:“失控的野兽才有价值。”

  

  那个笨蛋!!!

  

  加比顾不上喝水,摸着自己脖子上还残留着的指痕,大为恼怒,连夜赶回宅邸,果不其然,在自己的房间中发现了濒临失控的约书亚。

  

  约书亚闭上眼,紧皱眉头,现在理智在和失控撕扯着他的神经,一个在劝导着不能再伤害加比,一个在引诱着把身下的人拆吃入腹。“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如此迷恋血液……”

  

  血!加比想起了自己的血液,不知为何,在吸血鬼一族看来,恶魔之夜出生的人的血液是最为致命的,吸血鬼最迷恋的就是恶魔之子的血液,“血!是不是只要吸我的血你就能保持清醒?!”

  

  加比知道自从上次约书亚弄伤自己后一直小心翼翼地克制自己的吸血欲//望,但没有想过在月圆之夜缺少血液的约书亚会如此癫狂。

  

  加比心一横,咬破自己嘴唇,鲜红的血珠从缝隙中挤出来,那么一丁点的血珠就散发出了浓郁的香味,约书亚盯着加比的嘴角,血色的瞳孔亮了,在吸血鬼过人的嗅觉闻来那血珠的香气被扩大了数十倍。

  

  约书亚看着那颗血珠,喉结上下滚动,“即使你有可能会死?”

  

  加比干脆伸脖子过去,“那又如何。”

  

  “况且,你不会让我死的。”

  

  约书亚强势地逼向加比,“你可别后悔。”说完,约书亚不给加比喘息的余地,直接吻上加比的嘴唇!

  

  说是吻,倒不如说是索取,约书亚贪婪地舔/尽加比嘴唇上的血珠,一滴血入口,全身的嗜血因子都活跃起来,约书亚抬起加比的下颌强迫他仰起头,加比也没有想过约书亚会直接吻上来,一脸呆滞地出神,约书亚笑,他可不会就这么放过这个机会。

  

  吸血鬼特有的蔷薇香气侵占了加比的所有感知,约书亚霸道地把加比按在床上,以吻封缄,不,不,不!远远不够!约书亚的内心在喧嚣,渴望了许久的人终于得以亲近,甜美的血气、青涩的身躯无一不在挑//拨着他所剩不多的理智,约书亚乘加比发愣的时候再度贴上,舌头强势地打破加比形同虚设的防备,舌头在加比口中大肆扫荡,卷走所有的唾液,加比被吻得发昏,口干舌燥,约书亚又渡过自己的唾液逼加比吞下,加比艰难地吞咽,过多的唾液顺着加比的嘴角延下。

  

  约书亚在加比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时候就解开了丝带,加比下意识地回手搂住约书亚的脖子,这个举动让约书亚更为振/奋,引诱加比伸出自己的舌头与之交缠,两人就这么在偌大的摄影棚中亲吻/交/缠,那啧啧作响的声音让两个年纪轻轻的女化妆师都羞红了脸。

  

  结束了长久的亲吻,加比满脸潮红,大口呼吸,约书亚倒是面色平常,只是眼中的情//欲明显得让加比脸红。

  

  紧接着,约书亚残暴地撕开加比的上衣,露出加比蜜色的肌肤,为了拍戏优常年运动,身材虽然没有八块腹肌,但也是有吸引迷妹的轮廓的,优大口大口的喘气,胸腔上下起伏,摄影师赶紧前移镜头,抓住这个好角度。

  

  米迦尔顺势而为,叼住优的脖颈一阵吮吸/亲吻,后期会加上皮肤被刺破的细节,优昂首,对于吸血这一点他们也算轻车熟路了,优知道怎么表现加比的难耐惊慌,他揪住米迦尔背部的面料,让背后的那台摄影机将他的手慢慢收拢抓紧的动作一一拍下来,之前米迦尔说过优的手很漂亮,有种力量美,在镜头面前会很色//气。

  

  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一再告诉自己这只是拍戏,但优在米迦尔轻轻咬住自己ru//首的时候还是一阵战栗!

  

  与亲吻与舔/舐与手yin都不一样的触感!网传男人的ru//首可不是装饰品,只要调教得好会比女人的更敏感、以及……性//感。

  

  米迦尔也感受到了优的紧张,优整个身体都绷了起来,没有之前的放松沉迷,米迦尔顺着胸/部往上吻,想要缓解优的紧张,“不是说不后悔么。”

  

  米迦尔的台词给优一个喘息的机会,他的慌乱也符合加比当下的心情,“我,我只是不习惯。”

  

  “我会让你爱上的。”米迦尔飞快地在优嘴角留下一个吻。

  

  接下来的互动又自然流畅了许多,电影中不会放出直白的床戏,但他们必须要一遍又一遍地拍,直到找到想要的效果,镜头中的青年被吸血鬼压在身下,欲拒还迎,吸血鬼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引起青年的颤抖,他是那么的青涩,吸血鬼忍不住用尖牙去逗弄、轻划青年的ru//首和肚脐眼。

  

  “呃嗯……”优发出了让自己都惊诧的呻吟,米迦尔一笑,得意又魅惑,其中一台跟踪米迦尔的摄像机完美地收录进来,米迦尔接下来做了一个让优震惊的动作。

  

  米迦尔将大手覆上了优的大腿/根/部,然后顺着大腿/根/部往中间移。

  

  “!!!”优不自主地捏紧米迦尔的衣服,剧本那里有这一段么?!不是说借位含混过去就好了么?

  

  优的身体顿时僵硬起来,他不知道米迦尔接下来要干什么,这毕竟是片场啊,米迦尔再怎么大胆也不可能当场上了他吧。

  

  米迦尔的动作虽然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但也没有第一时间打断,毕竟亲自撰写剧本的米迦尔对这个故事更有发言权。

  

  相比起米迦尔色/气迷人的动作和眼神,优的动作明显僵硬了起来。优在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心态,想要尽快投入到拍摄之中,可是越是胡思乱想,他与米迦尔的互动越是苍白乏力。

  

  “卡!”

  

  当米迦尔准备安抚优的情绪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动作,优有些发愣,身体上的僵硬感还没有消散,过了两秒他才意识到是导演喊停。

  

  优赶紧从床/上下来,站好等待鹤田导演的点评。

  

  米迦尔暗中叹气,是自己的突然加戏吓到小优了么。

  

  鹤田世也走到两人面前,先是和米迦尔沟通了为何突然加戏,经过讨论后决定按米迦尔的意思做。然后又对优说:“第一次拍这种戏份,难免有些紧张,放开点,投入加比的感情。”

  

  优以为会等来鹤田世也的责怪,没想到只是稍微严肃地提醒,优连忙点头,“好的!待会儿我会更努力。”

  

  “好,这段再来一次。”

  

  “全世界准备——”

  

  “第十幕第二次,action!”

  

  “卡!”

  

  “请再来一次!”

  

  “卡!”

  

  “再来一次!”……

  

  “卡!!!”

  

  鹤田世也再度挥手喊停,脸色有些难看。鹤田世也向来铁面无情,对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最为厌恶,对于演技画面精益求精,执导过多部出名纪录片和电影。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空有脸蛋演技不高的演员在鹤田导演的面前都战战兢兢,不敢造次,这可不是靠爬床就能得到番位的下三滥导演,在摄影面前他不会给任何人留情面。

  

  在鹤田世也喊停的时候优和米迦尔就停了下来,优的脸色也不好,他知道错在谁身上,优向鹤田鞠躬道歉,“十分抱歉!!请让我再来一次!”

  

  鹤田世也前几次看在米迦尔的面上没有对优过多责怪,之前的拍摄也给他留下不错的印象,但这一场戏拖得太久了,他越拍越不满意,两人之间的情感完全没有碰撞,尤其是百夜优一郎的肢体动作十分僵硬,这样拍下去简直是浪费胶卷。

  

  “不行,再拍一次你也找不到感觉。”鹤田世也直白地戳破优,让准备辩解的优哑口无言。

  

  米迦尔没有为优辩解,站在制作委员会的角度看,他也不能纵容优白白浪费金钱和时间。

  

  鹤田世也在说完后也没有再说话,他的指导方式是点到即止,演戏,尤其是床戏他也不能给出太直白的提示。两位老大不说话,整个剧组的人噤若寒蝉,优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辩解是没有用处的,但自己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这种无头苍蝇乱撞的情况让优十分烦躁。

  

  “这样吧,大家先休息十五分钟。”米迦尔选出一个折中的办法,和鹤田世也说了几句话,鹤田世也勉强点头答应了。

  

  其余人员自然乐得有休息,这种时候得远离战场,身为剧组食物链最底层的他们,遇上脾气不好还爱摆架子的演员就倒霉了,出气筒一个,做什么都惹人不顺眼。

  

  “小优,你和我过来一下。”米迦尔微笑地对优说,优却难以回应同样的笑容,开拍前的信誓旦旦在多次喊停的事实前简直啪啪打脸。

  

  “嗯。”

  

  米迦尔带优来到摄影棚的角落,随便拉了两张椅子过来,“先坐吧。”

  

  优沉默地坐下,开口就是道歉:“对不起啊,米迦。”

  

  米迦尔坐在优对面,顺着他的话往下接,“哦?对不起我什么?”

  

  “我的演技太差了,想跟上同一个步调反而暴露自己了粗糙的演技。”优将脸埋在臂弯中,不愿意抬头面对米迦尔。

  

  “我认识的小优可不是你这样垂头丧气的噢。”


  优遮着眼睛,一片黑暗,听到米迦尔的话优以为是安慰,索性反问:“……那你眼中的我是怎么样的?”

  

  “嗯……小优最争强好胜了,总是斗志满满,在被冷冻的时候也没有懈怠自己的演技,身为一名演员小优是合格的哦。

  

  “你现在演不好,是因为遇到了瓶颈,只要打碎它,就能更进一步。”

  

  优抬头,一入眼就是米迦尔的蓝眼睛,他喜欢看米迦尔的眼睛,那双眼睛总是有着温柔的目光,“那我该怎么演?”

  

  米迦尔抿嘴,“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加戏么?”

  

  优丧气地摇头,要是知道了你的意思我也不会这么没有准备了。

  

  “约书亚是个很骄傲的人,面对加比他不知所措,他只有通过侵占、掠取才能确认加比的存在,去确认加比的爱。

  

  “约书亚就像美女与野兽中的野兽,他在幽暗的城堡中孤独地守候着,看着自己的本能一次次地占据上风,他将自己锁在了外界进不来的世界,直到加比闯进来的那一天。

  

  “你想想,对于约书亚而言,加比是什么的?家畜?血仆?都不是。”

  

  米迦尔握住优的手,一一将两人的故事道来,优在米迦尔的解说下才真正理解到约书亚的心情。正因为如此矛盾而富有吸引力的角色魅力,加比才会在约书亚的攻略下一步步沦陷。

  

  “对于约书亚而言,加比是比家人更重要的阳光。”

  

  米迦尔凑近优,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来,看着我的眼睛——

  

  “它只能追随我。”

  

  正如加比只能追随约书亚。

  


TBC

 

评论(7)
热度(93)